真情“流芳” 舞剧《流芳》云南红河州试演结束

2020/9/28 17:14:00

 

真情“流芳” 舞剧《流芳》云南红河州试演结束

 
  9月27日晚,由中共红河州委宣传部、红河州文化和旅游局统筹,红河州歌舞团创作出演的原创民族舞剧《流芳》在红河大剧院圆满结束试演。


  演出当晚,薄云映月的夜空下,灯光照射着红河大剧院正门口的白色罗马柱,拿着演出票的观众们陆续踏上剧院门前的台阶,疫情之下,安保人员井然维护着现场秩序,难得高朋满座的剧院现场显得久违的热闹并让人为之感动。


 

  驻村扶贫的感人故事•切合当下的时代潮流
 
  众所周知,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地处云南省东南部,有10个世居民族、241万少数民族人口,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边疆少数民族自治州。这里有着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悠久绵长的传奇历史,而近年,更是在党和政府的帮助扶持之下,数不清的扶贫干部前仆后继,无悔奉献,其下村县,无论经济还是文化上都取得了卓越的发展。
 
  原创民族舞剧《流芳》所讲述的就是奋战在大头村的驻村第一书记刘亭亭的故事:扶贫干部刘亭亭因车祸失忆,在丈夫王东的悉心照顾下陆续重拾记忆。刘亭亭经历了与王东的矛盾,拉祜族(苦聪人)安于现状、扎莫醉生梦死、茶叶滞销等多重困境后,最终和拉祜族(苦聪人)众志成城,发展茶叶种植和直播带货,实现了整村整族脱贫致富。


 

  浓郁鲜明的民族特色•新时代审美的创新融合
 
  《流芳》一开场就让人惊艳,多媒体投影的运用让原本空间受限于舞台的舞剧有了电影感,各主创主演的名字出现投影上,配合着神秘悠长的音乐,让人在感慨主咖阵容强大的同时瞬间被带进拉祜族(苦聪人)的生活环境里。
 
  从天顶挂垂而下的大型树干道具不仅还原了森林的真实感,还为舞台带来层次丰富的可调度空间;由主创团队实地采风搜集而来的拉祜族语言也派上用场,背景音乐里混杂着不同的古老人声,既在剧目开篇强烈地体现了刘亭亭初来乍到大头村的不安,也在之后的情节中表达了拉祜族(苦聪人)对刘亭亭的态度转变……此外,还有源于当地但经过了精心改编的晒茶舞:振奋人心的号子声、舞者裸露的匀称肌肉、漫天飞舞的茶叶,无不充满力量,让人为之震撼。
 
  源于民族,拥有浓郁的文化底蕴和地域特色,但不受限于民族,而是将民族特色和新时代审美相结合,实现编舞、舞美、音乐上的多重创新,舞剧《流芳》看似讲的是边陲地、小人物、小故事,但其实眼光深远,格局宽广。


 

  敢为人先的挑战精神• 扎根生活的时代芬芳
 
  编排扶贫题材的舞剧是非常困难的,舞剧本身的语言限制,过于写实的题材和讲究艺术审美的舞台冲突,种种原因导致了当下虽然文艺作品百花齐放,却鲜有讲述扶贫故事的舞剧作品推向大众舞台。
 
  舞剧《流芳》敢为人先。面对挑战,红河州歌舞团迎难而上,以拉祜族(苦聪人)脱贫攻坚真实事迹为原型,通过高度提炼和概括人物和事件,将历史真实聚焦于刘亭亭的命运和情感上,深入描摹共产党扶贫干部与苦聪群众在脱贫致富过程中产生的朴实无华却又真挚感人的情感;在编导手法上,突破传统的线性叙事手法,打破僵化的时空概念,回归舞蹈本质,充分发挥舞蹈艺术的抒情和内心刻画功能,虚实相融地展现时空对话,探索更具艺术性、创新性的舞台艺术语言表达。
 
  《流芳》突破了扶贫题材在舞剧上的创作壁垒,用舞剧讲好了红河的脱贫攻坚故事。该剧的圆满试演不仅意味着脱贫攻坚题材在文艺创作形式上的突破,更将拉祜族(苦聪人)的古树茶香,糅合着时代的芬芳和人性的光辉传递到观众的心里。


 


  “民族特色的歌舞和扶贫故事结合在一起很出人意料”,“非常感人,扶贫干部的事迹就在我们身边,应该被记住。”
 
  演出结束,演员们在观众的高呼声中三次谢幕,剧院里余音绕梁;大厅里,记者们对主创进行着采访,夜幕下,观众们一边讨论着演出一边依依不舍地散场。
 
  经过主创团队精心打磨的舞剧《流芳》,其艺术特质突破了传统现实题材、严肃主题剧目的情节雷同、悬浮架空、审美情趣不足等通病,使剧目的表达回归剧目本身,为观众献上了一部精彩的、有所启发的舞台大餐。试演之后,《流芳》还将在10月17日-18日,于昆明云南省大剧院正式首演,10月25日-26日,公演于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歌舞不散,真情流芳。
 
摄影:刘海栋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