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黑的诗

2020/9/9 9:58:00

浪黑的诗
 
作者:浪黑

 
飞行手册
 
星星自己从来都不发光
它们之间
需要用几根电线
连起来
 
这样危险的工作
往往非他们莫属
几乎不曾失手
 
我放学的时候
刚好赶上他们出门儿
背负绿色的光
在森林里不断前进
 
不过还是有几只
贪玩,迷了路
烧死在我的台灯管上
 
马虎脸
 
多次谈论起那些河流
弯曲的日子,填满了呓语
涨潮的时候,
重拾过往的脚印,
视野的航行从一口井
开始,抛锚在你的化妆镜
折射寒冷的声音,
黄昏巨大的螺旋桨开始转动
释放群鸟的秘密,街道追着
轮子,跌倒在我们脚下
马虎脸了,天空猎取
尚未归家的色彩,黑色名单
摇摇欲坠,月亮也不能逃避
没有机会了,牧羊人萃取
最后的银
仿佛你手中紧握的光
你没有病
玫瑰代替你咳嗽
 
哥德巴赫猜想

白色情人节到了
我却穿了一身黑,违背了
节日的色彩,不解风情
还惹了女朋友
她生气,不让碰
脸蛋不再红红 冷冰冰的

都怪我
其实出门手机就
收到一则推送
福建大部分地方要降温
林子都要上霜
更何况像苹果的脸蛋

她后来羞涩的解释说
天气太热
心情不好

老天爷
请你再热些吧
那该有多好

长梦坡
 
那就做个水手吧
留一头卷发
蓝色的,模仿着波浪
沙滩是我故乡
人不多
要出船的时候
大海一声吼
贝壳晾开嗓子歌唱
叫醒鱼叉鱼网鱼罐头
我不是个好渔夫
拒绝成群结队
船少,力气小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还有一天去找她
隔壁村的美人鱼
住在贝壳里
许多人为了你
常和大海拼刀子
我也不例外
即使留下血光粼粼的脚印
有一天倒下的不是我
趁天还没亮
套件海魂衫
向着大海更深处的黑
流浪
 
谷雨记
 
别人的房子还在淋雨
他提前结束了自己的雨季
 
蝙蝠聚集在屋檐下,仿佛一些
收起来的伞,淌流天边的色彩
 
为了找回那个遗失的夏天
他决定出门。穿衣,戴帽
 
与一群蚂蚁独步远方
把每一个夜晚收集,贮藏在地下
 
乌云返乡的时候,它们
会变质,成为一些迷人的花朵
 
传说
 
老家的南山上
上岁数的人说
有狼,只是
它们很久没有下山来
羊群反而上去了
漫山遍野的羊粪蛋
腥膻所到之处都是梦乡
牧羊人无精打采
吸一口黄昏的金
再也不用
为亡羊补牢发愁
 
寻暑记
 
一区园子里有棵树
我不知道叫什么
三月过后
它的叶子开始掉
和新生的花儿一起
混在泥土里
让人分不清楚
直到蚯蚓的出现
我跟着它
造访地下世界
寻找更多的花朵
黑暗中
在人们目不可及的地方
有一场雨
躲了很久
旗山不远
离吃饭还有一会儿,雨下起来
我撑起黑色的伞往回走
 
和人群不一样,松鼠跳出来
搬运一个个潮湿的果
 
雾停留在它们脚下,榕树
一棵躲在另一棵的后面
 
夏天已经无处可藏,随手
就捡到其中一片叶子
 
风告诉我:这是它们
曾经点燃的火
 
出船
 
三月来,我一直蓄水
雨不停下。天台,街道湿润
为了腾出更多的空间
我在身体里纵火,赶走
客居的人群
拒绝星辰月光的借宿
甚至不让一只鸟儿儿入场
等待下一个雨季的到来
再蓝一些吧
我即成为大海
我的心上人泛舟而过
 
一日三省吾身

我总是沉不住
不光沉不住气
还沉不住这世界

沉着,沉着,气就跑了
人就飘了,扶摇直上九万里
不知道咋停下来

沉着,沉着,就沉塘了
水底下捡几个粽子
一时半会上不来
就看看斜阳

沉着,沉着,就沉过头
沉到别人肚子里
开动宰相的小船

沉着,沉着,就不想沉了
从一个小胖变成瘦子
从一个学生变成小孩
从这沉甸甸的人间抽身而去

原载于《草原》2020年第七期

作者简介:
浪黑,本名刘祖新。出生于1998年,现就读于福建闽江学院。诗歌见于《青春》《散文诗》《福建文学》《特区文学》《泉州文学》等。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