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健近作小辑

2020/8/26 6:20:00

陆健近作小辑
 

作者:陆健

 
世界刮蹭着生活
 
关于这一点,我特别有信心
比握着刚才还在飞的
一只麻雀还有信心。疫情来了
 
勤洗手,出门戴口罩,离保安
五尺远就伸出手腕测体温
给朋友打电话憋住不打喷嚏
 
去菜市场先写满纸的购物清单
使用天气预报和哑语。阿拉伯
数字付帐。饭前先摆好公筷公勺
 
幸亏电视基本是正能量消息
相比之下儿子的作业接近头疼
太太发火,即使把房顶掀了
 
也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只要
不妨碍邻居。生产正恢复
人民币就微笑,洪水会被季节牵走
 
这些都不叫问题。我放心不下的
是喀喇昆仑山口,风呜呜地刮
还有麻烦制造者——那个超级大国
说是讲道理,但声音太小我没听见
 
你和我一个中国的退休老头
讲什么妄议?我最佩服的是脸对脸
的新闻发言人,舌头是什么?
舌头是车轮,跳蚤和大象都能飞奔
 
万一你的什么海豹突击队
冒充蒲公英,降落到我们小区
看我不举起菜刀往外冲
 
菜刀见血了、卷刃了明天我
凭身份证买把新的,切菜方便
 
玩具店老板说,人工造雪。今晚
趁月明星稀,把班公湖的环境
美化到毛主席诗词千里冰封那样
 
20万大军穿上溜冰鞋,倒着划
拔寨回营,是何等的壮观
 
那群大鳄在中东就曾蛮横地
取了石油,丢下人头。伊朗
 
不喜欢美元,美元有很多错版
警察要跪下,向藏纳毒品的
肚肠赔罪。公共安全不要不要的
 
特朗普这位英国总裁——错
是美国总统,以为他的拇指
比别人拳头还大?于是乎向南海
洒下航母战斗群的一些麻麻点点
 
社稷危亡关头——我们社区卖西瓜的
小哥挺身建议:咱豁出去把地球炸成
两半,让战争在陨落的半球上掉进黑洞
和平的半球继续它在太空的飞旋
 
——不行不行,刚才那两行半不算
删除!半个地球?啊飞旋?关键是
谁头朝上面谁头朝下面
还是另寻胜负进退之良策
 
我想,硝烟散去,我会各处走走
看非洲的白人,美洲的黑人
分别过得咋样?捋捋黄种人
的心思和胆量。世界广阔啊
 
能过的不能过的,好歹都过了
老花镜的反光中,嗬,旧金山政府
刚刚指示:必须带口罩
 
毕竟是“旧”金山。缺乏新意
接着就有青年人戴口罩,裸体
 
骑自行车上街了。几个身体零部件
晃里晃荡的。却不违法违规。看来
教育年轻人,是所有的长辈责任
 
奇怪,都日上三竿了,上帝还没
发今天的抖音来?满杯满盏愁煞人
的事,又把他老人家灌到酩酊大醉
 
2020年7月26日。
 
黄河入海口
 
说这不是最好的季节。待十月再来
但对于我,任何一个节令
都是最佳首选。你的黄河,我的黄河
我们幸运地共有的黄河
 
宽阔的河面如行进着千万人的队伍
激烈的河面,如上天与神共同的
极度眷顾。黄河入海。如洪雷的
集合列队,滚动。迅猛的爱
推倒一排排时间。这一瞬胜过我的一生
 
神一般的巴颜喀拉,意志。泪水般的
巴颜喀拉,仁慈。水,古老,必然
我看见神的食指——指着劳动
所指之处,冰雪有耐心地消融
母亲乳汁般的圣水。流淌
甘愿倾尽所有
 
溪流,吸吮过母乳之后,满足地
自母亲光洁的腹部滑下,试试腿脚
跳荡着、踢踏着,一路奔跑,向东方
 
晶莹的,贵重于宝石、和其它
一切价值的水。带着种族密码和
矿物质含量的水,带着使命
滚动着铁和金子的致命辞章
 
碾压了谵妄的箴言、巫术
从篝火旁、刀尖上掠过的
滴血的大把岁月
 
狂放的水,隐忍的水。穿过虚无
穿过苍老的豁缺着牙齿的光阴
穿过恶毒的诅咒和无以复加的赞美
在山东东营,这个叫河口的地方
入海而回到青春
 
涓涓细流。汹涌。皮肤的颜色
农耕文明的黄的底色。犁尖的锐利
在壶口瀑布,我见到水的骨骼
见到她临渊长啸,站起来
她义无反顾的跳崖的方式
 
就义的方式。我倾倒了大梦
和想象的玉制酒杯,在她裹挟着
翻滚着泥沙的波涛里看见国土
 
看见父辈满脸的沧桑,粗糙的皮肉
和紧攥着未来的牺牲,和悲喜之状
水的流动是血液的脉动,奔突的
延展。惟有她的衣襟飘扬旗帜
掰开星宿的硬核,教会我言语
 
不改色,不改写。几多千年
在这水天相接处
完成了她与天空等高的誓言
 
悬空寺的主题,不是空,是凛然
向上攀援。鹳雀楼再上一层楼
是唐诗,豪情,是穷尽人间的眺望
其视力之极限,正在我今日站立之处
 
灼热感,纵深感。黄河是纵揽江山的臂膀
捣衣声,羌笛暗飞声,战马的嘶鸣
飞天的飘带,王朝的鼎盛与无可救药
把强敌推出疆域的愤怒和手
 
这地球板块冲撞、镇灭、挤压
掏空不了的腔肠,隧道连接桥梁
龙,图腾,非如此不可的超现实
浩荡,巨大的肺叶,横贯今古的歌
同时化作亿万人的呐喊和生命
 
壮阔的河面如行进着的千万人的队伍
朝前方赶去,千万个浪头如千万个
人头,航船与水手,旋涡和英雄
即使砍头也要蜂拥向前走的头颅
 
荻花,芦苇,一万九千亩的槐林
油井,太阳能光伏板,风力发电的
旋转和速度。这明媚的愿景把
每一声白鹳的啼鸣擦亮。其中
也有我倔强的肉体和滚烫的眼泪
 
黄皮肤的浪,鲤鱼、鲫鱼、黑鱼
刀鱼穿透她的胸膛,跳出又返回群体
击响太阳的金箔之声。她冲进大海
融入大海,她就是大海。海洋上的
 
蓝天。阴晴明灭。崩塌了悬崖和困苦
大海等候她,拥抱她
归还了她的清白之身
 
2020年8月7日至8日。东营——北京。
 
夜饮酒
 
明天是我的生日
六十四岁生日,不可无酒
 
第一杯,敬我父母
带我来世上,苦吃蛮作
我面朝西南——洛阳邙山方向
再拜,流下热泪行行
 
第二杯,祝我妻子病体康复
有力气把笑意和菜肴一道端上桌
儿子能从游戏机里趟水上岸
赚个比我稍好一点的人生
 
第三杯敬我的朋友,尤其是
被我无意伤害过的人
我内心的感激和痛苦胶着
我的诚意,比这酒杯更满
 
敬天地之大,使我自知渺小
大,取我所需。我因为小
而不至于惭愧到没脸活下去
 
最后我要向酒敬酒
美好的夜,英雄的胆
你给过很多人。你慷慨
从不介意我把满满的杯子喝干
从不骂我是个酒鬼
 
2020年8月22日。
 
时光从四面八方涌来
                                           
脚跟追着脚跟,时光正从四面八方
朝这里涌来。还有天空,还有
大地的方向。飞鸟,飞毯,飞蛾
 
飞鸟一面飞一面为自己的叫声数数
飞毯飞着飞成了飞机。飞蛾扑向火堆
春秋的车辇,也许比唐朝的五花马
先到此地。长安如今叫西安
地球把脚藏起来,用头颅走路
 
山鲁佐德的嗓音不停传递着。今日
恰好是第一千零二夜。瑞士手表和
大本钟旁边的天文台仍然坚持自己的
时间概念。普林斯顿实验室保留加速度
 
只有道义和信用踌躇不前。它们伏在
时光的巨大翅膀上,有的摔下去
有的借势斜线而行。各种颜色、形状的
时光,有的以我们为食物,有的
饲养我们。我们正常,也许奇形怪状
 
苏格拉底的木桶重新在电脑里出现
我们在一次论争中打了两个败仗
娜拉出走时啪地一声把易卜生的书
合上了,怎不叫人担忧她的前途?
 
孔德走错了路,他的名字和姓氏
不小心分开时遇到兽医给国王看病
2022年来时,绕开一位物理学家
的烧杯及其真空环境,证实正义
与道德离开空气也是无法存活的
光阴永远找不到属于它自己的座位
 
不休息。巴伐利亚的蜜蜂
准备好了狙击UFO的编队集群
吃白饭的颤巍巍的和平。我们
餐桌上的食物正被反刍成经验哲学
一条消失的撒哈拉沙漠的昨日河流
缠绕在被黜公主的手腕上
一位印第安射手单膝跪姿,瞄准
黑暗中我食指和中指间的烟蒂
 
核反应堆注入燃料。埃及长老
探头看到芯片,把头缩了回去
河外星系的箭簇也向这里俯冲
万亿天体被微缩进几颗人造卫星
 
发现鳄鱼豆牌美肤膏,高位截瘫者
运动器,价格裹挟着价值奔跑
一条鱼咬紧一条鱼的尾巴
排列千里以至于河流。夕阳
在一匹大象的残躯上化成脓血
火山准备了岩浆的行囊
 
回忆偶尔切断自己的退路。假设
如此壮观,艰难。还有一些美好
和叫卖。一只青蛙懊悔,忘了
把千年前那口枯井背来享用
公孙龙自言自语:白马非马
重复到累了,干脆翻身骑了上去
 
产自奈良的无良印品。转基因
转动着,玉米转成财富收割机
面对所谓的错误,人们晃了晃
随即站稳了自认为正确的立场
阿姆斯特朗的一小步,人类的
一大步。关键是——必须迈步
超音速,光速,统称飞速。代价
为了明天的B付出今天的A
 
尤奈斯库继续用他的台词
把又一批歌女剃成秃头
靡菲斯特的灵魂找到宿主
他的身躯横着在街上飞
像空中潜水艇。没有不可思议
时间的绣花针假如足够多
比大刀更厉害。莫非注定如此?
 
假如“莫非”是一个人的名字
那么我们呢?前辈们是消失
还是隐藏于我们的一举一动中?
或是来自明天的
混迹于人群的不速之客?
 
时光,你以往隔三岔五地
流来,如今结伙破门而入
把窖存的善恶之酒——那波尔多
或某处的酒桶木塞冲荡而开?
阳谋在酝酿中,阴谋附着在
葡萄表面,也能称得起上等原料
 
时光涌来。急匆匆黑着眼圈
铺设更多目的地不明的航线
安检,登机,把云彩割下一块
未来就是人总想跑到自己的前面去
 
我所保留的无用之用的忧虑
已经快用光了。是的,迅猛
向着这里踩油门,向着这一刻挂挡
公平不是这个星球的事,和初衷?
时间之箭只射中了可能的靶心?
 
快了,疫情的、粮食危机的车
越造越美观。人们呼喊着乌拉
也忙于走进战火和饥肠
大地上所有的钟鼓将同时敲响
放射游蛇似的无数神秘裂纹
 
那位伤风许久、鼻音过重的元首
——当代西塞罗,褪弃古罗马风度
靴底朝上从演讲桌上下来
一个主义和围着它的主义们殴斗
抽象、逻辑,只剩半张皮
事物的摇椅压在它躯体上
 
未来的速度比回忆的速度更快
水的脚力火的腕力都要拔头筹
科学之手深入微生物脏腑地带
也深入自我细胞内部。映照
半边脸哭半边脸笑的尴尬表情
夹杂侠骨柔情的半新半旧
 
意义在哪里?无数新近发明
早已瞄准众多脑袋里的猝不及防
物质和暗物质,反物质却不是精神
火箭弹,太空舱,防毒面具
享乐主义分子驾驶一只海绵拖鞋
滑向天际外。纯粹。逃亡。有个
中国词叫远遁——比较文雅的贬义
听觉把鸟鸣拉成丝,丝绸的“丝”
士兵失去国土,只守卫手中的枪
金钱多得银行放不下,堆到街上
堆到贫穷的口袋中,堆到摹仿的
摹仿里兀自叹气——何不顺应民意
换个不伤人类自尊的说法?
 
时光带着更多未知强行进入
快了。我的眉头紧皱又松弛
松弛又紧皱,种植鲜花和苦菊
只能说走着瞧,多走几步,试试
快了。快了。广场上那尊塑像
双手抱拳,拳眼中挤出冲天喷泉
又像举起舞蹈着无边欲望的火把
 
时光只是
无法颠覆一首忧虑的诗歌
 
2020年8月22——24日。
 
我爱织女星
 
又到七月初七
牛郎早早准备好箩筐
说话间就上路了
 
爱妻在河那边等得急得不行
 
喜鹊们实实在在挺累的
总是重复劳动,没多大意思
 
渡银河渡了千百回
牛郎已龙钟老态
再说关键功能无奈退化精尽了
见面也是重复一遍旧事
一些旧词。不如省了罢
 
儿女长成几百年岁
继续坐在箩筐里扮作孩童
类似于搞笑。他们
去过他们的幸福有什么不好?
 
白盔白甲的天兵天将
挺出银枪,也就是挣工资的
摆摆样子足矣。可怜那
牛郎双肩吃力,脚下发软
差点把孩子泼到九层地狱
 
差点,又一个差一点
王母娘娘脸扭到旁边
她才无所谓呢。断子绝孙
是她预料中的事
 
2020年8月25日。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