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氶:呼和浩特手记(组诗)

2020/6/6 6:23:00

呼和浩特手记(组诗)
 
作者:许氶

 
行驶的冬,如大风过境
 
风如雪山压在我的脸上
冰冷一步一步沉重
地平线,窜动的鞋来回交替
没有毅力闭合,接触
整个过程让我想起日月
弥补相互黑的缺陷
把夹克比作肉体本身
关闭温暖就像关闭一扇词语
你我,在苍白的事故中行走
朝终点迈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终点
就像季节有季节的终点
今天,大风勒索最后一片叶
搜刮流浪狗身上的虱子
芝麻般掉进枯黄的陷阱。
整个现象好比黄天厚土
勾勒一场雾,天空不会就此
熄灭行驶冬天的火车
火车头的大灯在黑暗中
翻山越岭
 
回忆
 
我走在路上
脚跟的鸡眼阵阵作痛
让我想起
比幸福悲伤的事
初一那年
轮椅上的爷爷
把自己推到太阳下晒太阳
 
余温
 
西风猛嗅
换气,一夜啼鸣
冬天的叶子
被无形的声音撸萎
掉在地上。
环卫工人手持扫帚
呲——呲
几只呲牙的野狗
吐舌,哈气
朝向隆起的黄叶。
黎明昏黄
我看见它们
踩着大地干瘪的乳房
走进温暖
 
带我朝天空走去
 
我能看见的,天的部分
最深处,有我空旷的伤痛
 
朝陌生的方向走去
抵达不了的地方
没有鸟,没有飞机
 
一万米的空气是白的
一场雪,盖住冬天所有的缺点
 
我背起自己沉重的影子
脚步,带着它离开
 
两条结巴的印记,从深到浅
遗失我的来处,也遗失我
泥泞和跋涉是我的宿命
 
无垠
 
触觉感知血液里的困兽
顶部沾满蜡笔红
涂抹的过程就像擦拭
被时间覆盖的画面
音符打开倒带
谁撞击早已失灵的开关,
谁不是它,是运气
还是巧合
在倒影上播放涟漪
黑白色光晕,轻轻闪烁
分离一些旧图像
过去,都浮在假想的水面
拿起树与树间的光线
比神剑有力
神经元相互接触,传递
到行为,就是被迫灌满
无意珍藏的二锅头。
谁能料想廉价的空气醉人
味蕾对它的麻木始于遗传
做不出改变的,正在改变
点火,烧毁我的水吧
那镜子破碎,犯柔
在沉重的头颅里,油滑机敏
我回忆近年大于遗忘
它们丢掉焦虑,还剩满
装集成箱的油焖瓶
隐匿在思想的芦苇草之间
跳动的音符就像跳动的火石
伺机碰撞,伪装摩擦
哦,上帝,我要投一纸诉状
诉告我,幼小的大脑
深夜,很深很深的夜
被人点火起飞
炸裂记忆的鲜花
缤纷
璀璨
像手机里播放的
一首忧伤的歌
 
行夜
 
黑夜射出黑色的闪电
冷风充满激情
火般,物极必反的刺,
收买路边松树
那一尾柔软的诱黄
从月亮掉落
遥远的部分,暗处尽失。
寒夜挥动无形的手
捕捉霓虹,闪动
像被戳破的巨大口袋
头顶,万点星蓝
它们包括乌鸦,喜鹊和鸽子
白天的离开白天
将剩余的夜,打包
铺满黑色的半空
我从路边走过
穿过昭乌达路
有灯,像母亲的眼睛
 
 
作者简介:
杨坤,笔名许氶。1997年生。陕西咸阳人。曾创办内蒙古农业大学鹿鸣文学社。有诗歌散文见报刊杂志,现居呼和浩特。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