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琪:白纸青春(组诗)

2020/5/6 18:41:00

白纸青春(组诗)
 
作者:安琪

 
真实与虚无
 
从地平线的方向看
一辆宝马在不断向它碾压过来,车轮滚滚
这宝马不是那宝马。很明显
布连河马场更喜欢那宝马,肉身的宝马
红鬃飞扬的宝马、矫健马蹄的宝马不会
在它的躯体上切开一条路,一条
钢筋水泥路
现在我就在这钢筋水泥路上
奔驰的宝马,不断冲向地平线,地平线
不断后退,不断后退
这是真实与虚无的对抗,我拿起手机
隔着车窗玻璃录下了地平线不断后退
的步伐——
它后退的速度远远大于我们冲向它的速度
一整个天空都在后退
太阳也在后退
我们的宝马多么孤独,浩瀚的布连河马场
冬日
浩瀚的冷和寂寞,我知道我们永远也冲不出
地平线,就像真实
永远打败不了虚无。
 
2019-11-28。
 
白纸青春
 
穿白衣的少女,她蓬松松的裙子
也是白的,她的腰带是白的,低帮鞋是白的
她的面孔也是白的,心灵也是白的
她是一张白纸尚未涂上莫名其妙的一笔
她和一张白纸共舞,白纸时而在她脚下
时而在她手上
白纸就是她的青春,无邪。
白纸就是她的爱情,虚空。
一张白纸的少女,双手提着裙裾,躬身前行
起初只是踱步
后来就是旋转,啊清秀的少女,天地辽阔
如无边的白纸,适合你奋笔疾书
美好诗篇。
你旋转、旋转,仿佛一支永远也不想停下的
笔!
我看见月亮倾倒它的光芒到你身上
鼓声激荡
箫声神秘,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纸,和笔。
 
2019-10-22,北京
 
一次性
 
自然是花谢更让人惊心
一朵一朵,或独自萎顿、飘零,或三五成群
从枝头跌落,泥土地里打滚、翻转,渐渐地
渐渐地
退出了宇宙、退出了
自己的生命。柔软的身子,依旧那般娇美
却也是那般绝望,一朵,一朵,从我们的
视线里消失,我生命中的那些亲人
也是这样走出了我的视线
我也会这样走出
我的亲人的视线。会有绿色枝干的花苞
从我的躯体长出,回到我们
共同热爱的尘世,我和花拥有同一片大地
同一轮日升、月落——
 
这一次性的生命,我们茫然无知地出生
却无比清醒地离去。
 
2019-10-23,北京
 
冬,希拉穆仁草原
 
冬日,彻底颠覆了
我们对草原的想象,希拉穆仁草原
 
绿色不在,柔软的草不在,惊叹不在
我们木木地站在辽阔又辽阔的黄色面前,木木地
希拉穆仁草原
 
蒙古高原在这时终于坚硬,风坚硬
日光坚硬,草皮坚硬,无牛,无羊,无马
无人,希拉穆仁草原
 
我们千里迢迢,从北京来到这里
只为看一眼传说中黄色的河,无边无际,无边
无际,希拉穆仁草原
 
这是寒冷的地盘,这是荒凉的地盘
人啊,你永远拿这冬日的希拉穆仁草原没有办法
你没有办法!你连多呆一会儿都不行
 
你缩回宝马车的窘相寒冷看了会笑
你缩回宝马车的窘相荒凉看了会笑
那就驱使你的宝马车回到你的来处,这里不是
 
你该来的地方,冬日的,希拉穆仁草原!
 
2019-11-28
 
重回呼和浩特
 
写下“重回”,眼泪盈眶
有一件往事你不懂,我懂。有一件往事
现在还不能说,不能写。有一件往事埋葬
一个我,一个他
有一件往事已死14年却在我踏上呼和浩特
的瞬间突然复活
必然复活!
有一件往事已找不到痕迹以致我怀疑我是否
曾经历,有一件往事其实被我有意遗忘因为
我不想它存在但呼和浩特说
它确曾存在
呼和浩特,青色的城!你青色的记忆
那么鲜活、那么旺盛好比他
和我的青春
呼和浩特,青色的城,你永远青色满是
勃勃生机但我已然老矣
我已然老矣
既然已老为什么不让往事就此消隐?
让往事消隐吧呼和浩特我是全新的一个我
是落日雄浑的辉煌包裹着的这个我
我决意遗忘
彻底遗忘
有一件往事必须遗忘必须彻底遗忘我来到
呼和浩特
就是来学习遗忘,这是我写给遗忘的一首诗
一首追忆和悼念的诗。
 
2019-11-27
 
塞上老街有感
 
往小布袋里
塞进小饰物的男人还坐在塞上老街
他的摊位前,案板上整齐堆放的玛瑙
玉石、木雕……曾经吸引过我的目光
我在它们面前挑挑拣拣
终于一件也不曾购买,我感到羞愧。其时
日光渐软,太阳就要落入阴山,落入阴山
的太阳和落入圆山的太阳是同一枚太阳吗
我不敢确定
当我走了一遍塞上老街回转身子
案板上的小饰物已被男人
一一装进小布袋里。他将和这条老街
一起被夜晚装进睡梦里,我也一样。
我一直记得他平静的脸容
面无表情的表情
我在远离呼市的此刻把他装进
我的这首诗里就像赵卡在远离我的呼市
把一整座国家图书馆装进他的脑回沟里。
 
2019-11-28
 
黄河在老牛湾
 
一条河怎么也不明白
为什么转个弯就从内蒙来到山西
一条内蒙的河
和一条山西的河其实是同一条河
黄河
黄河不黄,在老牛湾,黄河很蓝
很绿
还闪着玉石的波光
正是初冬,大部分黄河在默默流动
小部分黄河已结冰
青翠的冰面上滑行着我的注视,你的
注视,我们从呼和浩特奔赴前来
经过葵花杆地
地苹果地,经过枯萎的谷地
和武则天的出生地可镇
我们带来了一路的壮阔和感叹却突然
在你面前哑静
黄河黄河
伟大的河
我得有多么爱你才能离弃长江居住的南方
来到你居住的北方!
黄河黄河,你一路蜿蜒,所到之处
我也一一到过
现在是我身上的血和你呼应的时候
现在是我对着亘古不变的山川大喊一声
“黄河”的时候!
 
2019-11-29
 
秋到
 
秋天先我一步来到延边
它左手持调色板,右手执画笔
给枫树上点红色
给杨树上点黄色
给金达莱上点紫色,只有樟子松
特顽固,怎么也不让上,好吧,秋天说
你就在你的绿色里呆着吧
 
一人高的玉米杆子
玉米已被摘尽,秋天秋天,我也要上色
秋天一泼颜料桶,哗,满满的,满满的
金黄色。稻子被晃得两眼发光,秋天
秋天,我也要金黄色!
 
秋天再泼一桶颜料
真痛快啊!稻穗亮了,稻秆亮了,一片
亮堂堂的世界
秋天秋天,我刚到延边,我也想要通体
金黄,我也要发光
我也要发亮
 
秋天唤来太阳,一瞬间
我金碧辉煌,无比美丽!
 
2019-10-22,北京
 
在鼓声中
 
在鼓声中
在鼓声中数一数
今年收获了多少稻谷、多少玉米
鼓声咚咚
鼓声恰恰,鼓声中的男男女女
满脸喜悦。在鼓声中
在鼓声中数一数彼此心里的小秘密
爱情爱情,就藏在那里
即将开始的崭新日子,也藏在那里
他们把稻谷搬回家
他们把玉米搬回家,再多的稻谷
再多的玉米,也能数清楚——
 
两个人的小日子,可以吃三年
三个人的小日子,可以吃两年
四个人五个人……

他们把鼓敲得惊天动地响
鼓声恰恰
鼓声咚咚。在鼓声中
在鼓声中与大地定下盟约:
我许你以汗水
你回我以丰收。
 
2019-10-23,北京
 
尹东柱故居
 
有一个人,他在龙井市
智新镇明东村等我,等我一步跨进
金达莱的秋色,等阳光
把他的诗照得分外明亮
一块块石头上的文字,朝鲜文
留给他们,汉文留给我,我们
挨个站在你面前
默读你的诗
默读你的人,瘦削忧郁的青年
胸中藏着愤怒的火焰
在反日民族独立运动中被捕
被注射海水,永诀人世
仅28岁
但文字不朽
青年留下的117首诗,至今依旧
温暖着朝鲜族诗人
 
要合照了
他们突然齐声朗诵你的诗篇,语调悠长
伤感,一个诗人就在这样的朗诵中站起
尹东柱,虽然我听不懂他们的朝鲜语
但我听得懂他们对你的敬仰
对你的深情
你是朝鲜族伟大的诗人
“热爱所有将要死去的东西”,之后
继续走你,“命中注定的路”
 
我们也要走在我们
命中注定的路,这路上有光,自诗歌的中心
发出,这路上有你、你们
在前面引领——
 
每一个不畏强权、反抗侵略的人
都值得我们热爱。
 
2019-10-23,北京
 
在泸州
 
在泸州
语言习得了酿酒法,太多的语言
在心头缠绕,久久不去,于是发酵、郁结成味
成诗,再被大屏幕播放出来。文字的语言发光
发亮,朗读的语言南腔、北调,但都一样醉人
 
在泸州
我用闽南普通话朗读了一首,写给故乡的诗
故乡在千里之外的福建,故乡在漳州,那里
有一个善饮的人,他一生的时光都浸泡酒中
他是我父亲
 
在泸州,沱江
长江,皆是美酒。幻想我体内,亦有这样的
江水,江水滔滔,如永不枯竭的灵感,供我
舀取,供我挥洒。
 
2019-7-13
 
纯阳洞
 
进入此洞
必须放电,放掉自己体内的静电
我们把手放在一个圆球上,直到红色指示灯
变成绿色,此时我是一个没有电的人
我一身纯阴
走进纯阳
 
进入此洞
必须穿上白大褂,白之又白的大褂
黑之又黑的巨大陶坛,每一只陶坛
都可以装进一个乾坤,陶坛外粘湿的陶泥
取自沱江某处
这秘而不宣的遗产,被泸州老窖神守护
成千古传奇
 
进入此洞
我是一具幻想汹涌的躯体,全身
三万六千个毛孔
无一不被酒的烈焰焚烧,诗酒人生
诗酒人生!当我从纯阳洞走出
我说出的每一句话
我写下的每一个字,都足以让这个世界
 
沉醉,不已。
 
2019-7-13
 
原载于《文学港》2020年第5期。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