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水:志愿者日志(组诗)

2020/4/11 9:08:00

志愿者日志(组诗)
 
作者:弱水 

 
  前言
 
  大概是2月8日,我看到于建嵘老师微博转发的武汉肺炎病人求助信息,后又看到微信朋友圈巫昂发的志愿者信息,就把病人信息转给了巫昂。之后转念一想,我现在工作还不十分紧张,是不是也可以做志愿者,给武汉尽一份力呢?国难当头、匹夫有责,以一个最具体的方式去介入,帮助他们,可能是此时最有意义的选择。
 
  于是立即行动,加入了巫昂组织的“宿志愿者团队”,在“宿核心志愿者群”工作,主要任务是收集确认病人信息,建立病人家属群,将信息提交给负责联络入院通道的其他志愿者。在等待入院期间,与病人家属保持联系,帮他们寻找在线就医平台,对接合适的医生,鼓励他们的信心,帮他们联络解决呼吸机、照顾孩子、往隔离点送药等一些琐碎的需求。
 
  “宿志愿者团队”有若干承担不同任务的群,比如外围志愿者群负责病人信息海量收集,填表群负责病人信息入院申请提交,武汉本地志愿者群负责物资运输、资料整理、制氧机沟通等,人力资源群负责志愿者招新、培训等,此外还有医生顾问团、专业人士群、大V群等。
 
  随着志愿者工作信息的传播,这些群每天都在壮大,我所在的核心志愿者群,从我最初加入时的24人,到目前已经108人,帮助300多病人入了院。许多病人给我留言,病好以后也去做义工,做善事。在这样的大灾大难面前,人们最需要的是爱,爱给人力量,爱让人相信,爱让爱传递。
 
  对于灾难中的人们所经历的惨烈和悲痛,他们的无助和无力,作为志愿者所能给予的帮助非常有限,然而做一点就给了他们一点的希望。如果你不做这件事,你就不会有切身的感受。
 
1. 不可能的,可能的
 
感受他人的痛苦
是不可能的
而爱的传递
是可能的
 
面对灾难中的人们
我们的同类
“写诗是不可能的
写诗是可能的”(阿多诺)
 
2. 立春(一)
 
草木欣欣而向荣
泉水浅浅而波动
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谎言制造者有时也会说出真理
但那个女孩在哭泣,不再需要真理
她只需要妈妈短发拂动
为她擦干泪水
 
3. 立春(二)
 
大地等到东风
小鱼等到冰融
爱等到另一个爱
自然,是最佳安排
 
生命在冬天结束
没有等到春天
而病毒,还在等待罪人忏悔
 
4. “我想活”
 
她有两岁的女儿被感染
照片上发烧的小脸像一颗草莓
她有五十九岁的母亲被感染
在隔离的酒店呼吸艰难
而她父亲已在天堂
她有三十五岁的身体被感染
她说孩子不好我永远都好不了
 
她有一份尚未回报的母爱
她有一份尚未完成的母爱
她有被死神召唤的恐惧
她有被人间抛弃的绝望
她加我微信说的第一句话是
“我想活”
 
5. “我们还要付出多大代价”
 
17年后,在《新闻周刊》的封面
同一个问题再问一遍
雪在窗外,沉寂地起舞
它将化作人间的眼泪
 
6. “我们不需要了”        
 
电话拨通之后
一个男人无力的声音
“我们不需要了
父亲昨天已经去世”
我愣了两秒,说出三个字
"对不起"
电话那头是无边的黑暗
点灯的人没有来得及
送去安慰
执着一根稻草的手
成为永远的亏欠
 
7. 发烧的下午茶
 
她一遍遍呼救,为妈妈
在酒店隔离的妈妈
又发烧了发烧了发烧了
而通往一张病床的甬道
挤满了发烧者,按照标签排队
体温,发烧天数,ct报告,核酸结果
发烧者与发烧者有着医学的差异
一个发烧者追赶着另一个发烧者
漫长的队列仿佛迎接黎明的黑暗
我把专家的自救录音发给她
我把医生友人的名片发给她
我把各种志愿者信息发给她
我把拥抱发给她
此时,她的窗外大雨倾盆
而我的窗外,大雪纷飞
一杯雪中的下午茶
跨越太平洋飞来
我把这救我的橄榄枝发给她
那座封闭的城市挤进去了
一杯发烧的下午茶
 
8. 秀秀要做大太阳
 
这是她的微信名
此刻,这个要做太阳的女孩
乌云密布,在医院的大厅里
瑟瑟发抖,守护着她的妈妈
一个插着呼吸机的肺炎病人
而她的父亲昨天已经离世
一半太阳成为黑洞
一半太阳在祈祷一张病床
面对她的哭泣我可以说什么呢
如果可以,就请天使来
医治这个被病毒吞噬着的妈妈
如果可以,就请亮一盏灯
照耀这颗正在熄灭的太阳
让她睡一觉
她将在这个漫漫寒夜
过完她的青春
明天醒来
她真的可以做一颗大太阳
 
9. 每一个数字都是一个人
 
确诊**
疑似**
隔离**
死亡**
每一个数字都不是数字
每一个数字都是一个人
是一个家
是太阳星星和月亮
是一朵花
是一行泪
是撕心裂肺
是天昏地暗
太侥幸了,同一片土地上
没有成为数字的人
如果以前不懂爱
从现在起,去爱每一个人
每一缕风,每一朵花
如果以前不懂谦卑
从现在起,去敬重土地
天空,以及天地之间的万物
祈求自然之神
宽恕我们的罪
  
10. 为什么
 
有没有想过
为什么换了领导
一切就开始好转
而之前的领导
也是他们选任的
用一样的选拔流程
 
11. 问题
 
科学家争吵的病毒
是学术问题
 
政治家控制的数字
是现实问题
 
知识分子反思的
是问题的根源
 
被感染的病人
是问题
不是问题的本质
 
12. 未完成的捐赠
 
我们选出更为困难的病人
比如一家三口以上感染的
比如残疾人家庭
给他们一份救助款
来自巫昂老师好友的捐赠
我负责转给一位男士
一家四口全部感染的父亲
他回复,“我不需要捐赠
我不缺钱,我只想有一张病床
可以打针吃药”
那笔转账在微信里沉默着
像一面骄傲的旗帜
令我们每个人羞耻
 
13.  在黑暗中
 
在黑暗中
如果你不是一束光
你就是黑暗
 
在黑暗中
习惯了黑暗的眼睛
以为那束光是异端
 
在黑暗中
因为相信一束光
他成为另一束光

 

作者:弱水 
来源:弱水之湄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yODczMjExMg==&mid=2247484220&idx=1&sn=b9bfbf3ea9fd5098b64542a1952f48ca&chksm=e84c3e83df3bb795bd203961d7258e8a057dc14add7410752f39adaa1aafa2e1dd1c514519ae&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82297900625&sharer_shareid=f7b3e89da5b16ad906ef915766cf3a2e&exportkey=AxKI4SN3D3oqKUQP8WvH4%2FU%3D&pass_ticket=jelyJMS64GU0gHycntCR4HhLGsPyAeKDZ39byk6X%2B6oxr4t56EC6exMRnrm529Tr#rd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