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致庸诗歌作品小辑

2020/3/1 17:14:00

高致庸诗歌作品小辑
 
作者:高致庸

 
夜过贺兰
 
子夜穿行在贺兰山脉
迎面捡回一个个
走失的背影
晚安  贺兰山
你苍莽的脊背
本是我泪水栖息的牧场
 
我一直在深夜里醒着
却会在白昼
悲痛得失去知觉
 
归乡
 
每一个节日都直抵肠胃
千山万水的距离
也跑不出一腔脏腑
转过身
背后即是故乡
生硬的泪水
攒作归乡的盘缠
 
 
 
穿行敕勒川
 
长风如炬
苍山如虎
四野肃冷似铁
历史中满是饥饿的种子
 
三万里长空倾覆
打翻野狗的祭台
尾随一个虚构的誓言
用假肢撬开神话中的宝藏
 
惊蛰
 
一年一度的盛装舞会
是蛹的春梦
意淫的一个和另一个幻像
拥抱在一沓子A4纸里
彼此认证
在这座密不透风的城市
风通过风声获得自由
急赶的春雷
融入万马齐喑的轰鸣
 
戊戌除夕
 
四九天的风 
底气最足
可以让每一根枯草
交出夏天的秘密
 
车灯如两眼深井 
蝌蚪簇拥在尽头
计划为没有褪去的尾巴
劫持光明
 
小年
 
从朝阳路出发
肩扛着阳光一路往北
名义上四环比三环多一环
其实是胖了一大圈
 
北京的年压的沉稳
不会提前就过于鼓噪
没有雪又怎样
无非就像做的梦
自己缺席罢了
 
过了燕山
就是朔北塞上
出了杜家坎
心就飞过雁门关
 
如同站在草原
便开始忘记草原
拐入中轴线
路标就放弃了方向
 
站在草原望北京
 
烈酒严阵以待
陪酒的汉子蓄势待发
旅游的季节,草是多余的
一碗酒,就足以放倒一片草原
 
四季留守的蒙古马
成了历史的注脚
与征服无关
如一个浓缩的象形符号
背对荣光
 
草原的夜晚不需要歌声
不需要赞美的颂词
甚至也不需要那一碗酒
静静的  就已经满满的
 
北京太远了
我站在这片草原
只能   望见另一片草原
 
一个人的旅途
 
在车厢里交换呼吸
在睡梦中彼此猜度
 
在启程时挥手告别
在行走中失声痛哭
 
一个女人迎面走来
一位少年应声倒下
 
一段故事铺陈太长
一个主角自刎沙场
 
二月雪
 
二月的节日密密麻麻
让日历显得有些头重脚轻
烟花还未燃尽
玫瑰花就已开始候场
然而这一切
都不及一场雪
能够模糊整个冬天
二月的雪
被美人的睫毛挑落
二月的雪
被情敌的体温融解
冻泥还未苏醒
被干净的谎言囚锁
草根的春梦
被永久困顿在二月
 
夏天如约而至
 
背离春天
就开始计算死亡
热浪如猛虎
让风屈服
繁花如裙裾下的肉一般炫目
蜜蜂败于苍蝇
夏天与誓言如约而至
然后列出逃跑计划
夏天不会悄悄过去
也不夹杂秘密
今年的雨水充足
应该是云太黑
苍天  托不住
 
盗梦
 
春风温煦
头上顶着浓云
逼百花献媚
唆使泥雨将其悉数凌辱
冬天与暴君结怨
从此四季皆成冬季
 
西山一声早炸的雷
把猪脑细胞打碎
乘一骑白驹检阅过往
潜入它的梦里盗走梦想
 
京城初雪
 
起了个大早
就是为了邂逅这场雪
连年南遁的雪
让古都尴尬了两个冬天
就像燕贼篡位后
没有听到三呼万岁
 
北京与雪的关系
如同鳏居的皇帝没有性生活
而成群的宫娥与太监
一年四季都
生机勃勃
 
相生
 
江河入海是岸的诱拐
礁石知晓真相
但沉默不语
沉默是对真相的敬重
 
航船与灯塔串通失联
谣言从街口的酒馆出发
老鼠成群结队
前爪合拢成喇叭
 
季风湿润的时节
发情的野狗
伏击海盗的骨头
教堂里誓约言不由衷
新娘已旧
 
城市隐蔽在光的漏洞里
为罪恶包庇希望
霓虹郁郁寡欢
昨夜又与流星争宠
被路灯暗算
 
圆梦
 
日光伫立半空
见证粮食与镰刀交易
大道裸如河床
巫师身姿躬屈
摸着石头闭目占卜
如同在胯部摸着良心
 
归途
 
从青芽到青草,
羊群的世界
是《新闻联播》的前十分钟
牧人慈爱如父
繁花争相点赞
一切沟壑山岗
都与它们的肠胃关联
 
母羊与头羊
是牧场主的宠臣
前者增殖财富
后者教化同类服从死亡
 
春夏之交的旅游季一到
一张张血盆大口
就从草原的四面八方张开
游客们即将在欢歌笑语中
把围拢的景区变成
屠戮场
 
屠杀无辜的羊
屠杀自己的躯体
屠杀地平线
屠杀来时清白的路
 
霾&
 
燕山与阴山之间
是朔北的风囊
居庸关东西横亘
线条洗练
若侧卧的老妪
 
皇城的姿势精壮
只是被浓霾
勾了芡
庶民目光如豆
帝国的面目
忽明忽暗
 
冬天的今天
 
天气突然变冷了
秋裤意见很大
 
脱了叶的大树唾骂落叶
质问她们明年还想不想在一起了?
 
左侧那栋楼似鸡
旁边一排商铺像狗
按照规矩它们老死不相往来
 
大树挪了一下身子
把叶子留在原地
 
这时  树影直起了腰
分别去央求那只鸡  那条狗
你俩能不能去  劝劝他俩
 
冬天来了
 
昨天深夜
呼和浩特的雪片在路灯下飞舞
北京的冷雨扑打着千家万户的窗台
今天上午
远在韶关的石总穿着短袖
坐在银杏林掩映下的主席台上
背景很黄
他趁女副市长念稿的空隙
用手指划拉了七分钟手机屏
喃喃低语道:
冬天来了
 
一夜
 
午夜
是我的黄金时段
被黑暗围拢,
感觉自己是世界的王
 
晨醒后
瞬间被光明归于卑微
一只蚊子再次降临
以窃食者的身份返场
我瞅准了一巴掌拍下
开启下一轮的通关游戏
 
强悍的夜
敌不过一只蚊子
我消灭它的刹那
手上就沾染了自己的鲜血
 
作者简介:
高致庸,前媒体人、制片人、国内某著名企业集团高管。二十余年工作生活在北京。曾主持组织策划执行多起国家级、省部级文化推广活动;出品出版影视、图书、音像制品十余部;发表诗歌、杂文、随笔、插画等二百多篇。
 
附:赵卡简评
 
以不野蛮的诗对抗写诗的野蛮
——赵卡读高致庸兄诗随感
 
作者:赵卡
 
对友谊和大酒的无限热爱,对枷锁和牢笼怀有根深蒂固的敌意,贯穿于高致庸的一生。据我所知,他这一生的故事里还有充满争辩的爱和写在心灵上的诗。诚如你现在读到的这些,绝无可供蜚短流长的逸事,亦非苦心经营的警句箴言,在一个过度消费正义和良知的野蛮时代里,高致庸以不野蛮的诗对抗写诗的野蛮,一如阿多诺对“空谈的危险”之警惕,亦如斯坦纳对“诗人是该言说还是沉默”的思考,《惊蛰》给出了明确地回答:“在这座密不透风的城市/风通过风声获得自由”。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