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阿诺阿布诗集《祖国,屋檐下的自白》出版

2020/1/5 22:12:00

 

诗人阿诺阿布诗集《祖国,屋檐下的自白》出版

 
  近日,诗人阿诺阿布的诗集《祖国,屋檐下的自白》由上海文汇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被列入“中国诗歌百年名家书系”中,由诗人中岛、赵艺海担任主编。
 
  《祖国,屋檐下的自白》收录了诗人81首经典诗歌,其中《对庆安,我只有敲打头盖骨》《当太阳甩脱不掉它的光芒》《祖国,屋檐下的自白》具有广泛的影响。
 
  另外,他的诗歌分享研讨会也在北京举行,诗人潇潇,叶匡政、刘不伟、北塔、老巢、爱若、周占林、王长征、王妍丁、夏露、赵福治、舒然、格格、越南诗人梅欣、徐斌、孙文礼、曹谁、刘雅阁、姬国盛,以及该诗集的主编中岛参加了阿诺阿布新诗集《祖国,屋檐下的自白》在北京分享研讨会。



  分享研讨会上,诗人和诗歌评论家表达了对阿诺阿布新诗集《祖国,屋檐下的自白》出版的祝福,同时,也各自发表了对阿诺阿布诗歌的观点和看法。
 
  诗人叶匡政从阿诺阿布诗歌的彝族源渊谈了他的看法。他认为,阿诺阿布诗歌“具有天然的生命状态,与彝族历史悠久和居住环境有关,阿布的诗歌继承了彝族的文化传统,诗歌中充满巨大的生命能量,自然、开放,灵魂与万物的契合,从精神面貌上完成生命与意志”。

 
诗人叶匡政(左)与诗人阿诺阿布

 
  诗人、《祖国,或屋檐下的自白》主编中岛认为,作者的诗充满真诚与渴望,干净得如同纯净的天空;作者的诗有一种和他的内心相融的境界,这促成了他诗歌的精神高度。阿诺阿布的诗歌首先让我感受到的用字的洁癖,他的90%的诗歌都非常短小,都在20行左右,32K的版面正好排一页,我在编辑他这本《祖国,屋檐下的自白》时,读他的诗总是感觉意犹未尽。他的诗干净的就如贵州的天空,游动的白云中,透着湛蓝。第二就是境界,阿布的诗和他的内心融着一种境界,这种境界促成他诗歌的精神高度,我不把这种境界说成深刻,深刻是有些唬人,但境界却是一种开明与自觉,因此,阿布的诗都带着真诚与渴望。从我主编他这书诗集的多次阅读中感受到,阿布是当代中国诗人中不可多得的诗人之一。
 
  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东南亚系副教授夏露认为,作者的诗既有彝族视角的独特性,又超越民族、超越国界,具有广阔的视野,因而有深度、有情怀。北京外国语大学外教梅欣则认为,这本诗集让读者感受到了人类情怀,感受到了诗人对生活、对事物的一种敏感。
 
  诗人艾若表示,作者的诗充满思考,他的表达冷静中带有忧伤。诗人刘雅阁则认为,作者以诗人特有的眼光和角度,特有的担当和使命,对现实和当下进行了思考、批判、甚至鞭挞。她建议,作者可以更好地考虑如何进一步把彝族的语言风格汇入汉语,从而为诗歌带来新的意象。诗人舒然认为,作者的诗是“舌尖吐出的妙音,胸腔呼出的呐喊”。他是一位拥有博大胸襟和豪放情怀的诗人,以豁达与洒脱的胸怀纵横驰骋在诗歌的疆域,亦充满对时代的悲悯,沉淀着岁月的沧桑。

 
诗人潇潇发言

 
  诗人潇潇表示,“北京大雪后的下午。诗人们迎着寒风,赶去参加阿诺阿布的新诗集坐谈会。我相信他们与我一样,能在这样的坏天气,去为一个诗人相聚,决不是为了面子、友情、世俗的人情关系。(因为面子、人情世故颂歌似的的研讨、坐谈会比皇帝的新衣还要过分。)而是像我一样被他的诗歌力量敲打得有些疼痛。被他语言中包裹的批判性、这个时代若隐若现的良心所牵引……是的,为一个灵魂有神在小声歌唱的好诗人而围坐在诗歌的火塘边,分享一部诗集在冬天给我们带来的温暖!在这个最坏的季节,在这个最好的季节,或者把季节转换成时代,能被神偏爱的诗人,能被神的光泽照耀的语词,已经非常罕见了。但阿诺阿布是一个!”。
 
  诗人导演 老巢:阿布是个被严重低估的诗人。他的诗有底线,有激情,有态度。从“弯腰到情人的高度”和“离床越来越近”,到“祖国,或屋檐下的自白”,他从一个情欲旺盛的小说家成长为一位为自由而歌的诗人,作为朋友和同仁,我很高兴。
 
  诗人、《中国汉诗》主编 王长征表示,阿诺阿布作为一位优秀的彝族诗人,其作品不仅具有本民族的传统文化特色,而且也有对现当代社会发展深深的思索,以及世界人文精神深刻的解读。他对中国当代诗歌多色调和多样化发展作出不懈的努力,既有诗歌艺术上的,也有文化上的。从中,你能读到新旧交替与矛盾、东西方价值观念的冲突、个体与整体的对抗,以及神性与人性差异的独到见解。

 
诗人艾若(左)与诗人阿诺阿布

 
  诗人刘不伟认为,阿诺阿布诗歌具有冷抒情。他说:“即使手攥着红酥手一样的喻体或者客观对应物,他的抒情也是心怀天下情系忧患那种潜伏的蛰伏的含而不露的能指所指相互缠绕疯狂纠葛的冷抒情,出其不意,一剑封喉,在一种悖论式的句式组合中完成拐点式暴力抒情。这种阿式抒情风格是独特的也是充满爆破力的。阿布不是乌合之众,虽然他在题记中写到‘我承认/只要看见人群/仿佛就看见了我的一生’,对于这个题记我的解读只能停留在悲悯这个字眼上。阿布不是人群之中的人,阿布是人群之中的黑点。在其庄严戏谑的腔调里,有一种神秘似是故人般熟悉又陌生。有一种疼痛呼啸着戳肝戳胆锥心。有一种沉重羽毛般轻灵自由自在在祖国的夜空闪闪发光”。
 
  北京国华文化基金副主任赵福治认为,作者用宽泛意义上的彝族文化和多种崇拜的民族元素来定位自己的诗人身份。他的诗歌,就像是彝族火把节上举起的火把,照亮自身,也在普世价值间沉浮。诗人、小说家、戏剧家曹谁则认为,这本诗集最鲜明的特征就是隐喻性,在祖国的屋檐下展示了人们的各种生活状态。作者通过隐喻让自身与世界相通,我们通过他的经历看到了时代的进步。
 
  澳大利亚诗人,朗诵家格格表达她对阿诺阿布诗歌的看法。她说:“心情是一种财富。文学的创作过程是一种审美选择的过程,也是一种情绪升华的过程。诗歌的创作需要饱满的情感,进入诗歌中的情感必须是以真善美为核心的,诗人要在真善美的表达中给人以力量,给人以希望,给人以美好的感受。很开心从阿布的诗歌中看到了很真实的一面,相信把自己感动,就可以感动全世界了!”。



  越南诗人、翻译家、北京外国语大学外教梅欣:很庆幸参加阿布老师的诗歌座谈会,读阿布老师的诗歌既有共性也有个性。这本诗歌集的共性就是诗歌的共同语言。在这本诗歌集里我感受到人类情怀,我感受到诗人对生活,对事物的一种敏感。个性在于阿布老师的诗歌给我一种真实感,给我一种独特的语言,深度的隐喻诗词,自由无量的灵魂叫我敬佩。真是“我是自由的,纯向度的,想横就横着写,想竖就竖着写”。我想多向阿布老师交流与学习。
 
  诗人、作家、翻译家 曹谁:阿诺阿布虽然是彝族诗人,可是他的诗更多是从全人类的角度去创作,这也是一个成熟诗人的特征。中国诗坛跟国际诗坛相比具有封闭性,我们最大的障碍不是语言,而是价值观,可是在阿诺阿布的诗中具有国际诗坛所关注世界的方式,他对我们的现实充满警惕,体现出独立的对抗精神,这是知识分子的品格。
 
  诗人、画家 刘雅阁认为,阿诺阿布的诗歌具有,“集中,有力,每个句子都好像是球面的一个点。很多句子,看似信手拈来,却充满张力,开合、收放自如,诗歌容量也比较大,他十分注意诗歌语言的锤炼,诗集中不少佳句。另外,阿布以诗人特有眼光和角度,以诗人特有的担当和使命。通过诗歌对现实和当下进行思考、批判、甚至鞭挞,观点鲜明、独特。他崇尚自由,呼唤真正诗人的回归,严肃的诗歌写作,作一个有良知的人,更要作一个良知的诗人,他的诗歌充满人性关怀和普世价值。希望阿布作为一个彝族诗人,可以考虑怎么进一步把彝族的语言风格汇入汉语,从而给汉语诗歌或彝族诗歌双方带来新的词汇创造或新的诗歌意象。
 
  朗诵家、画家 姬国盛:诗歌和艺术一样应该有特色的感受和观念,有超越别人和自己经验的能力。在普遍“通性”规律中成为自己,向神灵方向接近。看了阿诺阿布的诗已感觉到了!

  “爱自己的祖国,是每一个公民,每一个人天生的权利,是良知,更是文明的体现。”研讨会上,阿诺阿布在介绍自己的新诗集《祖国,或屋檐下的自白》写作过程时说,“没有哪一个人不爱自己的祖国,只不过是方式不同而已。这是我的底气,也是我的底线。”
 
  座谈会由诗人、评论家、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北塔主持 他说,阿诺阿布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诗人,用跳跃的思维、朴实而真诚的语言,写出了心底里最想说的话。
 
  诗人阿诺阿布,为彝族作家,1971年出生,已出版诗集《水一直在岸上》,长篇小说《秋天的最后一个处女》《弯腰到情人高度》《阿西里西的诱惑》等,以及剧本《画家村》《剑比夜黑》《去年的地老天荒》等。诗集《祖国,或屋檐下的自白》收录了他的81首诗歌作品。
 
  分享研讨会的同时,诗人阿诺阿布在他的个人媒体中发布了《北京诗歌二十一条》。

  在《北京诗歌二十一条》中,诗人阿诺阿布倡导诗人用诗歌生命完成自己的精神世界的赋予成分,努力创造一种生命向度。

 

  附:《北京诗歌二十一条》
 
  阿诺阿布/文
 
  据说牛顿花几年的时间,提出三大定律,他却几乎用了大半生的时间研究神学。
  在王府井,一切犹如神示。我们的桌子,最多能坐21人,而今天到会的,不多不少,正好21人。
  这21人,有的是相识近20年的老友,有的是初次见面。但是彼此间没有隔阂感,陌生感。
  感谢兄弟姐妹们对《祖国,或屋檐下的自白》的厚爱。他们精彩独到的发言,让我感受到诗歌的温暖,以及获得往后的诗歌之路所必须的力量。
  自从写诗以来,我几乎从未与朋友谈论诗歌。这次北塔主持的北京研讨会,于我而言,它比我所参加过的任何一次会议都重要。
  我依据大家的发言,整理出和诗歌有关的21条,告诉冬天的北京,不要忘了,冷到一定的程度,人是可以相互取暖的。

  第一条:我们可以虚构一个时代,但是没有人能够虚构出一首诗。
  第二条:自由是人类文明的底线。某种程度上,诗歌的灵性,表现为万物的灵性;诗歌的自由,表现为万物的自由。
  第三条:多年以后,人们将会在诗歌中找到一个时代的难言之隐。
  第四条:作为个体,妥协、委屈求全,王顾左右成为常态,诗歌的真诚尤其更加难得和可贵。
  第五条:抽屉会保佑那些被和谐掉的诗歌,他们的缺席预示了人类要走的路,实在太长。
  第六条:和道德一样,诗歌其实也是被组织起来的。
  第七条:我们知道的越多,掌握的越多,人的部分凸现多少,神的部分就消失多少。
  第八条:当我们在谈论诗歌的时候,战争、疫苗、饥荒、告密,其实与我们寸步不离。
  第九条:人和动物的区别还在于,人类有反思的能力,哪怕这种能力所带来的后果是否定,是摧毁。
  第十条:到达是我们的目的,但诗歌真定的意义在于出发,也约等于克鲁亚克所说的在路上。
  第十一条:约翰堂恩大致这样说过,欧洲缺掉一个角,世界就不会完整。那么当我把手扶在王府井的门框上,人们是否理解我的失望或者忧伤呢?
  第十二条:大多数的诗歌都是在被高估和低估之间。
  第十三条:不管我们如何反对,如何封锁,普遍的爱和恨,普遍的高雅和低俗是存在的。
  第十四条:一个诗人,他可以是冷漠的,是孤独的,是忧郁的,除了同理心,他什么都可以抛弃,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第十五条:在诗歌的世界,我们每个人都是时代正在消失的部分。
  第十六条:万物都需要命名,除了诗歌;万物都有底线,包括诗歌。
  第十七条:现代社会,就算生活允许伪善,但是诗歌不可以。
  第十八条:人类的终极,不管哲学还是政治,其所指都是大同,都是无治。物质文明会一直向前,但是诗歌有可能是往后退的。
  第十九条:反对诗歌过于依附于政治,同时,更加反对诗歌脱离现实。
  第二十条: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都是现代诗人所必须警惕的。
  第二十一条:良心写作和自由一样,是可以不朽的。

 
诗人阿诺阿布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g2MjA5MjE0OQ==&mid=2247484296&idx=1&sn=ee0edb7f5b959ff06e225740e63d6c3b&chksm=ce0c6d92f97be4846ffb446af3e570e9fb56038991c9579722c33c2fe49b4ae5986985590283&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78230893855&sharer_shareid=5d66f87ba78216c0144e5d1b49176177&exportkey=A2qSIs2LRH3rAv98rWqZ89w%3D&pass_ticket=vHeuQd2%2BQE%2F1pP%2BXC6pJ6dSpfp2QsMxyliMw9OqEn67GCIhSXTN22tik87bbgeZM#rd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