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施施然《直到一切归于平静》

2019/12/9 13:07:00


读施施然《直到一切归于平静》

作者:孙大梅

 
  直到一切归于平静
 
  施施然
 
  我曾经对巨大的水域怀着尖锐的恐惧
  大海掀起风暴。无边的引力
  仿如罪孽
  但其实那只是原始的存在
  它容纳生。也容纳死
 
  而今眼见水分在我饱满弹性的肌肤下
  流失如我的父母兄长在生活中隐没
  已走过的日子
  正在汇聚成一小片海
  它敞向好的事物。也坦然敞向坏的
 
 
  有的人的文字读一遍就望而生厌,有的人的诗歌却历久弥新,渐入佳境。
 
  施施然的诗歌就属于后一种,当你闲暇之余,半盅绿茶饮罢,先拂慰一下自己已被世俗红尘扰乱了的心,让元神归位;施施然的诗就如时下的素人登场,只是有的人着旗袍,有的人穿汉服唐装,外在的表现形式有差异而已。
 
  这世界的丰富多彩,纷繁复杂均在于这差异二字。
  
  施施然的诗《直到一切归于平静》,第二次看后有别于第一次的浮浅,麻木;我有些诧异,这首诗的风格雄浑,伟岸,深邃,然而又有大彻大悟之后的虚无,这本应是男性诗人历经生活沧桑之后的长谓,是满腹心酸化为绕指柔之后的平凉,已然达到了见山还是山,宠辱不惊的云开雾散的境界,然而,它的作者是一个性情平和,形象靓丽,琴棋书画无所不能的美女一枚,这就是生活给人的反差,也是西方人所说的马太效应,它让强者更强,也更美。
  
  这首诗的精妙之处在于上天入地,大开大阖之后,又复归于家庭,歌颂生命的载体,赞美弹性的肌肤,悄然而逝的时光汇聚成海,与前文巨大的水域,尖锐的风暴,恐惧,生命的原罪形成了对比呼应,仿如漫天风暴过后,海岸上还有那些不动声色的岸礁与小岛,它们是生活的另一面。
  
  理想需要远航,而生活需要回归。好的诗歌是完美的人格,完美的景象做为载体。而我更认为,好的诗人需要懂点哲学,懂点辩证法。
  
  施施然的这首诗的结尾,向读者展现了世界的双重属性,有天使,也有魔鬼;有真善美,也有假丑恶;它们从来都是并行不悖地存在着,从创世伊始,到世界的终结。
  
  我们看到了世界的辽阔,然而并没有感到荒凉。
  这就是施施然诗歌给我们的心灵带来的大抚慰,也称美感。
  
  美不局限于小桥流水,也有大漠荒烟。
  当一切归于平静,我想起了施施然及她的这首诗。
  也想到了普希金的《致大海》。
  
  作者简介:
  孙大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毕业于鲁迅文学院暨北师大文艺学、文学创作研究生班,获硕士学位。曾任沈阳市文学院专业作家。出版诗集《白天鹅》《失落的回声》《远方的蝴蝶》及散文诗《最后的玫瑰》等。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