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不寒:远游记(组诗)

2019/9/14 10:26:00

远游记(组诗)
 
作者:杨不寒

 
沙坡头沙漠中
 
一队骆驼在黄沙中的脚印
很快消失了
 
乘骆驼的人是轻盈的
像是用四支笔在一小片沙漠里打草稿
 
规定路线是兜圈儿,没有人原路返回
也就从没有人写下修订稿
 
我回头看身后潦草的足迹
生命中,偶然风起
 
只在转眼间,那些细小的沙子
又筑成了一些陌生的形状
 
注:尼采认为,世界是永恒轮回的,且轮回中所有重复发生的事情都一成不变,这样的轮回像是一种沉重的负担。其实,根据一般人的经验来看,我们的生命旅程只有轻飘飘的一次。无论我们的选择是对还是错,都无法重来,像极了草稿。可惜这不是草稿,因为我们没有机会再写下自己的修订稿,乃至正稿、定稿。
 
出塞 
 
须有这样干的烈风,再有
这样黄沙莽莽的大地
千里寸草不生,万里孤烟落日
残照半截白森森的牛骨
这一切,才配得上“边塞”
这个汉语词汇。我在边塞压低了
帽檐,喘息声淹没在风中
而胡琴声,从另一层风中传来
 
他的影子单薄,他的脚步踯躅
那个怀抱琵琶的女人
必是黄沙中的绿洲
是单于的掌中物
可怜的读书人,可笑的怜香惜玉
在怒发冲冠的边塞间一文不值
关于他誓要饮下三斤比风沙更干的
葡萄酒的用意
也只是让贺兰山缺,更高了一截
 
统计月亮
 
月亮,绝不只有一弯
西藏的和别处的,不是同一弯
 
一头牦牛的耳朵间有两弯月亮
一个山谷间有十万头牦牛
 
我们有一个西藏
假设西藏有一千个山谷
 
那么我们拥有多少弯月亮呢?
在这个简单的人间
 
噢,对了,西藏还有五百面镜子
一样的湖
 
在鹅岭公园
 
正微雨天气,我们一起登上鹅岭
一起发现,一座陡峭的山
像是一种陡峭的爱情
攀登的时候,都使人脸红心跳
使人执迷于,那些危险的美丽
我在这边厢低徊,叫往事跌进春风
你在那边厢掩面,让倒影乱了春水
假如遇见了一座古刹
一棵比祖国更悠久的古树
我们静默,直到钟声响起
直到一片叶子飞落
直到打破永恒的,也碎成永恒
鹅岭以千年为一秒的速度伸长了脖子
在永恒中眺望两条江的相遇
 
这是属于长江和嘉陵江的爱情
此刻,无论我用什么样的语气说出“我爱你”
都显得那么形式主义
 
沉江
 
七月的长江,流水汤汤
每一粒水分子都承受着暴晒
和岸边的石头一样
和石头里的草一样
 
我带着我蓝色封面的诗集
走在发烫的石头上
 
在一丛衰老的野草边我坐下沉默
把这本关于长江的诗集,沉入长江
水纹慢慢消失
一本书在浅浅的水底,缓缓向江心摇晃
 
然后我起身了,看见
这条七月的长江
依然承受着暴晒,流水汤汤
 
边塞篇
 
少年人至此,不再翩翩
我试着从盛唐的边塞诗中
打捞一种更合适的姿态
来面对眼前的苍茫和萧瑟
还不够,还要从强秦的明月
与两汉的断壁残垣间
认取那些踏碎贺兰山石的铁蹄
匈奴与汉人洒在一起的血汗
 
少年人,从一阵风中
拉出一把刀片。看群山奔腾
如烈马,莽莽平原是大地上
天生的战场,良家子觅封侯的
好地方,游侠子弹剑的好地方
可那些枯朽的白骨啊,究竟在哪一年
散作了飞灰?史书里,岩画间
我没有看见一个名字和姓氏
据记载:公元xx年,坑杀敌军xx万
 
汉家烟尘,千年萧关。至今
羌笛一声,仍接着下一声
仍没人关心野草的颤抖,就像
没人想到军帐下那些美丽女人的胡旋舞
和这些野草的颤抖,本质上
没有任何不同
 
此后,公元xx年xx月xx日
有少年人至此,找不到合理的姿态
也不再翩翩
 
作者简介:
 
杨不寒,生于1996年7月,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曾获巴蜀青年文学奖,有诗集和小说出版。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