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星佐的诗

2019/8/25 6:50:00

董星佐的诗  
 
《聚会:变脏的镜子》
 
聚会在命题作文中
缓缓展开
上一句是笑脸
下一段是握手寒暄
 
我藏在一串省略号里
看窗边的雨水
缓缓滑落,滑落并且
一点一点地模糊了
我内心的镜子
 
《去北京然后又回长春》
 
去时坐在窗边
车窗太小,梦太大
速度翻乱了景色
空调锋利的冷气
为我的胡思乱想,反复降温
记忆的喧嚣中,传来了
遥远的梦呓?
醒时阅读,倦时昏睡
北京,梦要去变成现实
 
归途依旧坐在窗边
车窗太大,梦太小
黑夜将一切藏到黑里
心灯为什么总是要去照亮
乌有之乡?
醒时阅读,倦时昏睡
反复算反复错的
是一道生命的选择题
长春,梦还没有标准答案
 
《一天》
 
我与清晨对视
她的目光炙热,刺眼
 
恍惚间拿起笔
甩出几滴墨水
 
灯光下抬头
懊恼的望着
 
被我染黑的天
 
《读书》
 
又一个声音
穿破耳膜,从我大脑上划过
质问我,命令我
若一粒一粒一粒一粒一粒一粒
压迫的沙。再次坠落在
我即将反抗的意志上,掩埋
又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
 
我为什么不学习?
我为什么不读书?
我望着桌面
不知道能从那些泛黄的纸张中
摄入多少能量
那些干涸的墨渍中
又是否真有一艘
能航向未来的
圣玛丽亚号?
 
《这一夏》
 
没有人站出来反对
烈日的独裁
野草在《野草》之外
茂盛并且碧绿
天边,偶尔会有一朵云
和我的心
擦肩而过
 
躲在空调建造的牢狱中
聆听风扇里
那些不知名物种的
窃窃私语
让皮肤在科技中四季如春
 
却丝毫不知
原野上的空气
才是,生命的原乡
 
《方形世界》
 
方形的电梯
进入方形的大楼
在方形的房子里
躺在方形的床上
用越变越方的手
握着,方形的手机
在方形的屏幕上
操纵方形的游戏人物
然后,透过方形的窗户
看一辆辆方形的汽车
在方形的街道上
开远
 
方形的课本
是否己教出
方形的思维
方形的思维
是否将带来
方形的未来
方形的未来
是否将遍布
方形的人类
方形的人类
是否会拥有
方形的宇宙
 
我停止敲打方形的键帽
审视这方形的宋体
面对方形的界面
眨了几下
不方形的眼晴
 
《城市病》
 
你挥舞着
你的画笔和蓝图
涂抹和改写
我脑海中的记忆
还强迫我
追随你,赞美你,为你自豪
 
那里曾经有一条
充斥着泥泞和欢乐的小径
我的童年经过那里
现在,你却让我
在远到天边的柏油马路上
迷失了心灵的航线
路边已不再有,泥土和
野草地,也不再有山楂树
点起
曾经照亮我童年的
红灯笼
 
只有一栋栋一幢幢大楼
在越长越高
夜空
也永远的蒙上了一层
灯光的面纱
蟋蟀的歌声败给了
汽车的喇叭
那科技和进步的咆哮
响彻云霄
我们的手里已不再能握住
《红楼梦》的闪光
唯有手机的光芒
彻夜不眠
连夜晚最美的星星
也被你尽数摘下
 
你为这个城市,整容
连骨骼也被你换成
科技与钢筋的硬度
我早就认不出
它拥抱我的童年和初中时的样子
那些美丽不在了
那些记忆被你用高架桥和高压线
无情分割
可你对我说
这,才是进步的
才是美的
才是未来的
我却再也无法从中
寻找一丝
让我心动的痕迹
 
如果我说你有病,你
生病了
你承认么?
 
《霾葬》
 
抬头
眯眼寻找
天空的伤口
一具失去血色的尸体
不再透彻,不再蓝天白云
 
我想躲进寂静
把黑夜撕出一块缺口
但我只能
微微挪动
沾染恐惧的躯体
伴随着
风中奔跑的它
 
它住在哪里?
是水泥堆砌的山丘
还是汽车的喉咙
还是工业那看不见但无边巨大的
肺?
我只知道,它遮盖着
这城市钢筋构筑的骨骼
在模糊的路灯中
用苍白的手
扼住我的颈
用灰白的唇
轻吻着我的口
那气息和血液
让我
被迫迷醉其中
 
我躲不开它
只能在
一阵阵的咳嗽中
任由汽车的轰鸣
侵扰和预言着,我的未来
我只能看着它
把它白色的血液
输入时代的血管
我只能深叹一口气
关上因果的抽屉
任由它不定期袭来
埋葬
我关于我的城市的记忆和

 
《虚构》
 
思念和友情
被泡在时间中
发酵
 
偶尔在嘴中泛起的甘甜
你不知
是叫爱情
还是痛苦
 
这美丽的一切
都是我的妄想
不要轻易触碰
十字架上的花
不要轻信
甜蜜的低语
不要爱上一瓶
胴体中的
烈性毒药
不要去
中毒
 
你看到的
可能都是
假象
你听到的
可能也只是
谎言
 
在我的世界
你早已经迷失了

只能活在我
虚构的快乐中
在时间与大海旁
慢慢挥舞着
灵魂的沙
 
《二零一八年:一月到十月》
 
1.
第一场雪白得像一张刚从心上撕下来的纸。
 
2.
鞭炮响过之后,满地都是年龄的碎片。
 
3.
日子没有和平凡离婚,孤单和我继续同居。
 
4.
梨花缝合了汽车带给街道的伤口,却画花了城市的脸蛋。
 
5.
名古屋的空气比故乡清淡和甘甜,我的鼻子里却总是飘进八十年前的硝烟。
 
6.
藏在家里,本想和空调一起推翻夏日的暴政;鼻子,却被花粉趁虚而入。
 
7.
在北京的蒙古包里偷听诗人们相互打趣,口腔里飘满了云的舌头。
 
8.
站在校门前,想起我好像弄丢了一种名叫四年的东西,以及脸上还没来得及定义的表情。
 
9.
哈尔滨的风很大,大到总是把我的视线吹回长春。东北的城市,穿同一套制服。
 
10.
优秀的人,把未来和幻想装进钱包;颓废的我,只愿和记忆一起躺在床上。
 
 
《一行诗》
 

敲碎天空的蓝玻璃,汗珠是否就会长出翅膀?
 

落下来了,又是全球通用型号,雨是永不升级的产品。
 

又一年,雪把地面吻成了冰,像那年的爱情。
 

大雨拍窗,同样的声音,杜甫听见的比我多。
 
中秋
话说,苏东坡曾在今夜和月亮一起熬夜。
 
人心
人心膨大得只留下了一丝赞美的缝隙。
 

河中的鸳鸯,街边的情侣,我的心房。
 
绿皮火车
气味博物馆,时速80公里,在深夜穿越省境。
 
新时代
大楼梳光了风的头发,手机里有一个孪生的地球。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