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芝红的诗

2019/8/25 6:49:00

钟芝红的诗
 
作者:钟芝红
 
教员日记
 
这些年,他被激情消耗了身体。
前往学院的路上,他想起昨夜小粥的热气
更加晶亮了,一如那种缓慢的美德
被动,却存在,生活使不了解的人安全。
 
暂时的目光,他是每个人的同时代人。
黎明的路灯还未熄灭,便摘下今天第一颗
果实,浪费多余的光晕。不断更新的瀑布
努力学习生者的语言,喧哗使它们隐藏更多
 
快乐的片刻。他,或一些别的人
是滞留在当代的人。前路无路,他从书架上
取下过去的幽灵,那是他为数不多的、愿意在当代
投入精力的时刻。没有手了,他独自被人包围
 
文明史尚且是他的空白。不曾辜负清醒,难道
我们得到的还会更少?洁净之人,有他的赞美!
离开出生的墙壁,仍可牵引那些
热情的阿佛洛狄忒?
 
必须恢复对感觉的轻,选择街景的人
不擅长取消分歧。在爱的政治中
万物寻找合适的名字,等待脆弱地
被爱。这伶仃的平原总是漏风
 
决心日落时去散步,而后知后觉的蒙太奇
用尖锐的怠慢表达着他。是要回去了
他,一个普通的教员,重新穿过华北的
楼梯。晚来欲雪,雪声充满冬日的消失。
 
寂静与一日
 
十一月是你而你不愿触及湖面。
天又要暗了,你我之间的亲密
完整、成熟,一些别处的瀑布
在等待更新,你的目光游移我的
目光,审查的昼,时间是多余的
信心。美总是不足的,太远与太近
他人身上我们完成自己,寂静中
美显现为缪斯,它只是如此简单
以深渊的方式问候。我们,两个
普通的年轻人,在越来越瘦的树林
大胆而充满希望,似乎激情必要时
是概念一种,“上帝是假命题”,
你的决心曾使我茫然,审美是另一种
品质,在界限外被提起。没有不解了,
欲望是纯正的日子,我想要热情的
已在辩论中返回,在此之上
索取是水与平衡。你的承担是
我的承担。走吧!更高处的信念,
你我都需要的人间,存在的
与比这更存在的,
抵达无须太多纠正。
 
学院生活
 
得到是未成形的传统。你几乎要接近
我们唯一的语言了,影子在提示中减少
因多余而不足。毕业热潮中,你始终是丧失激情
的学生,学院生活耗费在叙述的
楼梯上。回去了吗,你卓越的朋友们
是常常的书写者,你假设所有的
园子,疏离有亲密的体验,我的身体
我被拥有在无限宽阔的潮水中。这薄弱
是与自己的距离,更加小,更加
无望。日复一日,地铁接受灰蒙蒙的人
你不是最多的那个。便背上书,匆匆赶去求学的
不是你。二〇一七年,过去每一年都
失去了参考,南边有新人,你已
不属于那里。如何排列消磨的限度
你,一个渴望光荣的练习者,究竟
还有多少歧途等待被收回。
 
再见,世界夫人*
——给陈丛
 
我年轻的自己离开了我,时代中
游离的人,渴望甘甜的革命气息
掉在他那支很久的笔上。孱弱的
正确,必将有更好的时光撤退却
我是不成立的。偶然有光附议了
墙上多余的人,渴望以新的沉默
去宽阔。纸上终究疲乏,寥寥于
并不完整的湖,命名在勘测得到
确认。书生无用,承担是修辞而
反复言说,言说是虚弱,不足于
每一面镜子的霜。小路轻薄的夜
头脑警察被提起,分别仿佛经年
在垮掉的建筑中恢复。恢复仍是
借用的技艺,遗憾总是我大约无
如此的天赋,美之上还有美本身*
等待建构。健康是短暂,偏遭遇
结构的持久令人惊讶,亲密关系*
将在更大的界限被讨论,缓释了
困于人间的雨。清洁而寡淡,这
到底的忧愁!冬日磨损,内部的
自我观赏暗的我,而和解与影子
有你重新的给出:不安分的清醒
要反复成为主题。你曾到达那里
 
*「再见,世界夫人」:原文「さようなら世界夫人よ」,出自日本地下摇滚乐队「頭脳警察」单曲「さようなら世界夫人よ」。改编于赫尔曼•黑塞在二战末期写的同名诗。
 
晚祷
 
刚才它又出现了,真空的不是
未填满的部分,他为每天的不足
感到遗憾。建构的风景随时能被
撤销,他想起曾经渴慕的
几次面容,在片段的南方
变得清冷。多年来他侥幸于
一些别处的悲悯,在很少的光中
他来到湖边,可见了,不可见的
忽然的晚祷造访了他,是年少时
的夜,恐惧家中晦暗的书,
“生命在他里头”*,不,他不同意
荣耀以天性占据了他,成年后的
积雪,亦无法令他信心。他拒绝的
不愿显示为一次表述,未开口是
湖最静的一面,万物皆有秩序而
激情是不确定的:爱也是
不确定的,它具体,又不具体
在怀疑的时刻降临,充满他那颗
敏感与黄昏的心。一个普通的夜
神迹悄然说服了他,如此困难的
外部,新闻属于不幸的清单,他
终于在短暂的祷告中停留,祈愿
世上多些湖边的光,在我们承受
的有限中。
 
2016.11.29 过初阳湖
 
*出自《圣经•约翰福音1:4》。
 
骆家塘
 
荒废的那些年,我感到痛心。
如今,一丝不用力的影子
从别处回到了我体内。
迫近的细节有尚未告知的
美德,邀请更多水雾加入。
 
被认真的时候,我渐渐感到:
重复不是多余,塘非塘,
发出者与拜访者的界限小巧、包容。
 
而对于我们这样毫无热衷的人,
忍受是最接近的母语。
人们伟大并且不乏漫长,完成的是
一些必要的生活,剩下太平
馈赠我不遗余力的慌。
 
骆家塘一直存在,今后也会
缺少一家书店。
它被借用为一种返回,在仪式中
未来提前到来,像一面镜子
变得整齐、清晰,让我想起那个傍晚
 
曾在受洗中消耗殆尽。
慢慢地,那些叫不出名字的店
会恢复到原有的位置,而被遮盖的
也将在水中被冲刷出来。
春色荡漾,遗憾并非只是
遗憾,它也曾走了很久,最后
回到我的身上。
 
琴操
 
夜晚最深的那个生者正饱受
一切开端的徒劳,大地泛着处女的晨。
疾疾之风将我辨认,而思索于
如何睡眠的苦,光线被漫游之人俘获
成有限,荣耀地穿透、偏移,
美德又将使我暗淡。
十年无雨,渡河的蓑衣潦草,
江湖湖而不盈,白刃刳中来。
呜!忍受如具体,生活是次要意义
停留最久的无垠。
书写。每个时代必有无尽的琴操显现,
真空的真,想象的远,
纷纷向当下借酒。
 
*琴操:借《琴操》。传东汉蔡邕所著琴曲。
 
火烧云
 
等待不尽是等待,只是看着天
又暗下去一些。更暗了,仿佛我们之间的
消耗就不再清晰。凌晨四点,是成片的火烧云
令我觉得美是费力,你也看云。风景在
更高处被遗忘,不如这小吧台的
人工的冷。他们谈情,厌弃之外是我
身体快消失的留住,读诺瓦利斯使夜晚
稍微变轻,与下沉的我
相互拥有而取消。隔壁热烈却
缺乏,这索然的生活的蜜汁
总是溢出,甜是危险与
影子,无法克服。不再争执而终于
普通,这预见般的凉
被反复交代,我们是最后的。
 
官渡区
 
途经是一个悖论,当界限透支它
小巧的疲惫,圆润与消退。
风景将我观望,昨日之树
已生出迟疑的露水。
 
往北是车站,往南是大学城,地铁上
年轻的人们以背影问候,清白是
少有的,这西南的晨总是晚来。
 
中间是一些很少的人,重复地出现在
天桥、公交站,每天我与他们的外部
相遇,这偶然的不偶然
无法言语的外来者相似于同一张脸。
 
后来是古镇,你忧愁它的命运
是否也会在时间里变瘦,我停下的手
局促于字的缝隙,外面,新的博物馆和剧院
将城中村的小冲淡。
 
我们本无须开口,就像停留过的
不完整的屋瓦,草长得低了,是参差不齐的
路,雪融于雪中是水,你我都曾交换过的
短暂的署名。
 
家族辞典
 
这段日子没有雨,却异常泥泞。
我头上的积云缝补着象征的天空。他沉默,
走过的路越来越小,快要走不动了。
有人停下,选块差不多的石头就睡了,细细的风
透过比我们久的苔藓,肌理柔和地舒展。
有时,石头旁站着一个人,指纹的颜色提示
许多相似承受古往今来的命运,曾经与未来。
 
海风被隔绝,在坚硬了几百年的丘陵。
身前是现代,水塘养着乌篷船、水藻, 如今也有珍珠。
祖先在汪洋中,在这块出生不久的陆地
找到安放休息的山野,它从海里来。
 
承认自己健忘的呼吸,和离开一样困惑。
他的影子,在家族的人头攒动中
越来越瘦了,变得可信、独立、流着泪。
 
暮年我回到这里,以身体温度
重拾一件一件陌生的习俗。
时间分割经验就像,一片野桉
在静悄悄的森林开出声音,随即被消失。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