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小组观念、方法与原则

2019/8/12 8:26:00

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小组
观念、方法与原则

 
  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小组(NGO)是由诗人、纪录片导演周瑟瑟发起,2015年10月18日在安徽桃花潭成立,诗人洛夫、吉狄马加为“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小组”揭牌。在安徽宣城桃花潭、北京宋庄艺术村、湖南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湖南岳阳麻布村、湖南湘阴栗山、湖南洞庭湖斗米咀、墨西哥奇瓦瓦市、贵州绥阳十二背后亚洲第一长洞、南岳衡山等地进行过诗人田野调查与写作计划。
  通过诗人田野调查,走向户外的写作,最终获得自我启蒙。中国古代诗人就是这样写作的,李白、杜甫他们不断走向户外,从庙堂走向荒野,他们直接把诗写到岩石上、墙壁上。从肉身到精神的解脱,就是“走向户外的写作”,从修辞的写作走向现场的写作,从想象的写作走向真实存在的写作,从书斋的写作走向生活敞开了的写作。
  我们要寻找活动的有生命创造性的语言,诗人是创造语言的人,没有语言的变化就是僵死的诗歌。我们往往习惯于守旧的写作,不愿走向户外,不敢脱离书本,走向户外意味着离开现成的知识体系,进入时刻在变化的户外体系。户外给我们打开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寻找陌生的经验是“诗人田野调查”与“走向户外的写作”的目的,在户外找到我们所需要的陌生的经验,关于时间、自然、生命、神秘、进化等人类未知的经验,去建立“诗歌人类学”的当代诗歌文明。
  “诗歌人类学”是人类原居环境下的当代诗歌经验,这种经验被现代社会所遗忘,被传统文化掩埋掉了。诗歌不止于文学意义上的诗歌,它同时成了人类学的一部分,诗歌就是人的历史与现实。
  我们所实践的“诗人(诗歌)田野调查”并非通行的“采风”,而是以口述实录、民谣采集、户外读诗、方言整理、问卷调查、影像拍摄、户外行走等“诗歌人类学”的方式进行“田野调查”与“有现场感的写作”。
        “诗歌人类学”是一种写作方法论,更是一种古老的诗歌精神的恢复。当代诗歌更多依赖个体的生命体验,生命体验是最天然的经验,获得经验的重要途径之一是走向户外,进入到“诗歌人类学”的原生地带。
 
        诗人田野调查的五个原则:

        一、我们要像行脚僧乞食一样走向每一户人家,不要事先联系,更不要有任何准备,但要记录对方的反应、周围的环境与你内心的感受。与被调查者第一时间接触时的体验非常重要,要记住对方的表情变化、动作语言,尽可能不要放过每一个细节,哪怕被拒绝,也是田野调查过程中正常的事情。我们自身的体验与感受是田野调查中最为重要的收获;
  二、注意用自身的感受去进入一个村庄(或空间)的地理环境、历史人文,而不必急于收集枯燥的数据;
  三、要有建立田野调查样本的意识,深入到原居民的起居室、厨房、仓库与后院,感受原居民的生活气息;
  四、通过一个个具体的村落(街道、空间)与原居民生活样本调查,获得当下生活的现场感与元经验,试图去回答“传统的现代性”这一命题;
  五、每一次田野调查都是一次未知的经验,我们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不做任何的预设,只是回到生活元现场,通过这种方式进行自我启蒙。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