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楼梦》看中国文学的古今演变

2019/5/15 9:01:00

        中国的现代文学发端于20世纪初。至1917年提出“文学革命”口号并进而形成“新文学”(早期的“新文学”也称“五四新文学”),现代文学遂呈现出崭然有异于古代文学的特色和面貌。由于新文学的产生受到外来文化的深刻影响,有些学者认为在中国古代文学和现代文学之间存在着“断裂”,并把这种“断裂”视为中国现代文学的一个致命的缺陷。其实,就中国古代文学演进的总体辙迹而论,本来就是在朝着新文学的方向发展的;外来文化的影响只是使之突然加快了速度,成为飞跃。所以,中国古代文学与现代的新文学之间实有内在的联系;作为其有力证据的,是在文学革命发生的许多年以前,古代文学中就已陆续出现了一些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新文学的萌芽的作品。就其与新文学的出现在时间上距离较近的此类作品而言,曹雪芹的《红楼梦》(这里是指该书的前80回,下同)和龚自珍的诗文等都是重要的代表。关于龚自珍诗文与现代的新文学的内在联系,谈蓓芳教授的论文《龚自珍与20世纪的文学革命》已作了较全面的阐述;本文拟对《红楼梦》的有关情况加以探讨。
 
  对于文学革命以降直至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20年间新文学的基本特征,笔者曾作过如下的描述:“第一,它的根本精神是追求人性的解放;第二,自觉地融入世界现代文学的潮流,对世界现代文学中从写实主义到现代主义的各种文学潮流中的具有积极意义的成分都努力吸取;第三,对文学的艺术特征高度重视,并在继承本民族的文学传统和借鉴国外经验的同时,在这方面作了富于创造性的探索——不但对作为工具的语言进行了勇敢的革新,在继承本民族白话文学传统的前提下作出了突破性的辉煌的成绩,而且使包括描写的技巧、深度、结构、叙述方式等在内的文学的形式改革在总体上现代化了,使文学的表现能力也达到了足以进入世界现代文学之林的程度。上述这三者在新文学中是彼此联系、相互渗透的……”至于《红楼梦》里的新文学的萌芽成分,也可分作三点来阐述。
 
  首先,在《红楼梦》对一系列人物的描写中,至少在客观上体现了人性与环境的冲突以及人性被压抑的痛苦;这与上述新文学基本特征中人性解放的要求显然有相通之处。
 
  以《红楼梦》的男主人公贾宝玉来说,这是一个有文学天才、“任情恣性”(第19回)而又性早熟的男孩;他所要求的,是心灵活动的广大空间和温馨的感情世界。但环境却逼迫着他,要他改变自己的兴趣、爱好和追求,投身于冷酷的仕途。为了改造他,他的父亲甚至不惜加以痛打,几乎置他于死地。这使他的内心深处深感孤独乃至绝望,他只企望在青年女性的爱抚和哀痛中早日死去,形骸化为飞灰乃至轻烟(参见下引第19、36回有关文字)。
 
  他在书中第一次出场时只有(虚岁)7岁(第3回)。据该回林黛玉自述,贾宝玉“比我大一岁”。又据第2回所写,林黛玉跟贾雨村读书时为五岁,“堪堪又是一载的光阴”,林黛玉母亲死了,她父亲就委托贾雨村送她到贾府去,所以她进贾府与宝玉见面时为六岁。到11岁时,他父亲带着他和一众清客到刚建造的别墅大观园去,为其中各处题匾额和对联。据《红楼梦》第17至23回所写,贾宝玉等人于此次题匾额及对联的第二年就搬入大观园。他在大观园中写了《春夜即事》《夏夜即事》《秋夜即事》《冬夜即事》等诗,“因这几首诗,当时有一等势利人见荣国府十二三岁的公子作的,录出来各处称颂”(第23回)。按,这些诗当是搬进大观园后在两年间陆续所作,故称之为“十二三岁的公子”;然则其题匾额对联时为11岁。在这一场合,他不仅显示了自己的才华,而且因不愿改变自己的看法而与父亲贾政发生了冲突——这也正是其“任情恣性”的表现之一。先看其显示才华的一个例子: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