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琪:长教溪(6首)

2019/4/20 10:31:00

长教溪(6首)
 
作者:安琪
 
《长教溪》
 
我决定不要被长教溪淹死
晨起到现在,为了一首长教溪我脑汁
绞尽
不就是一条溪吗
不就是一条身边陪伴着十三棵古榕树仿佛
十三个神灵护卫的长教溪吗
一条溪
凭什么占用我半天时间
凭什么让我灵感枯竭在寂静的北京上午焦急
焦虑,一条溪
凭什么制造这么大的困难给我凭什么哗哗流淌在
我的诗句之外
一条溪凭什么让你的先人选中把子孙后代安置于此
一条可以装进一天空白云的溪
一条可以装进一天空乌云的溪
一条隐身雕刻家日夜打磨鹅卵石的溪,一条溪!
我曾饮你三天三夜
却要淹死在你的冷漠里。
 
2018-6-13,北京。
 
《葫芦丝之夜》
 
葫芦丝
女人唇中吐出的莲花、火焰
会转弯的溪流,溪流的回声
 
在群山间寻找
可以停歇的羽翼,一株小叶榕伸出的触须
静静地睡着金龟和柴龟。风从远方赶来云
赶来水
亚细亚的云
亚细亚的水
一把潮湿贴紧鹅卵石古道,夜之肌肤
清凉。一根粗壮的藤蔓模仿蛇的姿态
挡在你情爱的出口
月亮知道你
 
葫芦丝在女人的唇中
失眠。外出的男人请在夏天回来
夏天漫长
适合筑造土楼
适合生儿育女
 
2018-6-13,北京。
 
《延安北夜市》
 
夜幕降临
魔术般涌出延安北大道的夜市
竹竿
与竹竿搭建而成的简易夜市,电线牵来
光明的夜市,也是漳州百姓活命养生的夜市
 
T恤牛仔裤的夜市
被套被单床上用品的夜市
首饰发夹护肤美颜的夜市
陶瓷木刻铝件小工艺品的夜市
13岁女生50岁大婶都能找到自己所爱的夜市
我的延安北夜市
 
我无数次把自行车架在一旁东挑西选的夜市
度我年少忧伤的夜市
赵木泉陈稻惠陈恋英张志忠冯凤锦陈建民
和我的夜市:往冰激淋的方向走去
就能遇到我们
一口咬下去牙齿都要被冻掉的青春
就能遇到我们的笑声,无邪。
往金谷新村走去,就能遇到黑色纵情摩托车上的
黄长春,他又出发
去赴他最爱的酒局他自我感觉永远良好
一点也不像70岁
他是我父亲
 
延安北夜市,铁打的夜市流水的人间
当我从北京回到漳州,我还在
青春不在。夜市还在
父亲不在。
 
2018-6-12,北京。
 
《芗》
 
一个字贴在一座城市的面孔上
就贴在我的心上因为我是
芗城区人,我和这个字就
血脉相连
也许你一生也用不上这个字
你甚至拿不准这个字的读音
但我不
无数次我在履历表上填写漳州市
芗城区
芗是我中午的白米饭
早晚的稀粥
芗曾经是我的饭碗芗城区
浦南中学,芗城区文化馆

我曾活在你的草字头上
也曾活在你的乡字音上
直到我离开
15年了 
我的笔下不再有你
当我一遍遍把地址填为北京时
芗在沉默
芗的芬芳长出了腿比我更决绝
芗飞跑而逝
芗有思想
会去寻找爱它的人他们在芗城区

一个字,一个只与一个城市相爱的字
芗城区
也许你一生也用不上这个字
但我要你知道这个字
我要用一首诗
让你知道这个字。
 
2018-6-2,北京
 
《在吾乡,雨是寻常事》
 
我见过少年的雨
在我和妹妹共用一把的黄色帆布伞上
跳来跳去,跳来跳去
泥泞的小坑头泥巴路,泥土吱吱
从我们的脚缝里挤出
穷人的孩子
舍不得在雨中穿鞋
四只脚掌噼啪作响
四只白嫩的脚掌,在小坑头泥泞的
泥巴路上劈啪作响。泥土吱吱
从它们的脚缝里挤出
雨水中的姐妹俩
雨水中的四只手,你争我抢,一把伞
遮不住两个人
 
那少年的雨还在小坑头
那少年的雨还在寻找那把黄色帆布伞
那少年的雨不知道
姐妹俩已被时间推出少年,推入青年
推到中年,她们还将被时间推进老年
最终她们,将要被时间,推出时间——
 
那少年的雨不知道!
 
2018-11-9,北京。
 
《秋游清溪峡》
 
秋天穿着小袄子
我妹妹说,秋天像个小老太婆,真难看
难看的秋天来到好看的清溪峡
看到一二三四五条船在码头一字排开
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一百个人依次走上船
这就开拔
秋天说带上我,小脚趔趄
这就挤上了船
你好啊,老墨
你好啊,小美
你好啊,黑兄弟
你好啊,印度大叔
秋天瘪着老嘴一一问候了个遍
老墨小美黑兄弟印度大叔回它以哈喽
好啊油
我的小老太婆,安静些吧
你们吵吵闹闹的溪面上的鸳鸯们都受不了
它们扑啦啦煽动灰褐翅膀飞也似地逃离了
现在
溪面除了寂静
就是寂静
绿色寂静、岩鹰的尖嘴寂静、从高处
撒下来的时光之网寂静
我的心也寂静
我是秋天身上的小袄子
有着碎花的小点,老气
但瓷实。
 
2018-10-17,北京。
 
作者:安琪
来源:安琪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yukb.html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