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小克:需要好好劳动

2019/4/9 11:14:00

我们需要好好劳动


  作者:华小克
 
  劳动不仅可以收获成果,展现力量爆发的美,更能给人带来感悟和启迪。
 
  日前,由十九位中外著名作家组成的采风团走进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开展文学艺术创作与森林文化融合的交流活动。这期间发生的一件小事,在较深的层次上解读了创作这种具有特殊性的劳动所蕴含的人文价值。
 
  采风团一行在参观了世界最大花岗石雕观音像及建有老子、孔子和释迦牟尼像的“三圣殿”后,来到观音山书画展览馆欣赏“中国多民族作家书画展”。由于著名小说家衣向东的书法作品、文学评论家兴安的国画作品颇具盛名,在采风团到来之前,展览馆的工作人员已经在案板上摆好了笔墨纸砚,希望他们二位留下珍贵的墨宝。衣向东与兴安也是有备而来,欣然命笔,遒劲刚毅的字迹、形神具佳的飞马随着四溢的墨香跃然纸上,同行的作家们交口相赞。在书画展览馆工作的两位年青姑娘更是喜上眉梢,一脸笑意。但出乎意料的是,两位姑娘的笑意不仅很快淡去,失落还拉长了她们的脸颊。
 
  与两位姑娘的心情形成反差的是同行的作家们,他们不仅因目睹衣向东和兴安的现场创作而情绪高昂,更因拿到自己所求的字画而心满意足。采风团的外国作家来自美国、阿塞拜疆、埃及,国内的作家除来自北京、成都、广州、长春等大城市外,还有人来自汶川、马尔康、呼伦贝尔等少数民族地区。中外作家纷纷向衣向东和兴安索求字画,他们两位忙得顾不上抬头,因时间有限,他们要尽量满足每个人的请求。展览馆的两位年青姑娘,不时地把刚完成的作品摆到地上将墨迹晾干。
 
  两个小时的欣赏创作活动结束时,作家们将自己求得的字画小心翼翼地折起来,放入背包带走,衣向东和兴安也擦了擦手上沾的墨汁,与大家一起步出展览馆。这时,走在最后面的我看见两位姑娘正弯腰把两幅作品拿到案板上,眼睛里蓄满了失望和遗憾,有位姑娘见刚才还摆满白花花字画的地面已空空如野,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很显然,留下的作品太少了。

  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是全国著名的4A级景区,有着“一切为了游客”的服务理念,员工们把中外著名作家采风团成员也看作他们的游客,给予极大的尊重,虽然因时间短两位书画家没有给观音山留下更多的作品,两位姑娘见作家们鱼贯而出,也只能把失望收在心中,未说一句怨言。
 
  采风团的下一项活动是参观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最著名的两个展览馆,即古树博物馆和古钱币博物馆。由于书画展览馆与要去的古树博物馆离得很近,在大家走进去时,落在后面的我也赶上了“大部队”。我找到本次采风团的两位团长王嘉龙和赵晏彪,向他们讲述了两位姑娘备感失落的情形,他们立刻与衣向东和兴安商量,最好能返回书画展览馆继续创作。我以为衣向东和兴安不会同意,书画创作是高强度的劳动,两位都已经年过半百,也为大家忙了两个小时了,再回去接着创作一定会感到很为难。但是,衣向东和兴安二话没说,拎着背包沿来路返回了。天空刚刚下过一场雨,四周是浓浓的雾色,我看着身穿绿色蒙古袍的兴安和身穿白色夹克衫的衣向东的身影渐渐被白雾淹没,头脑生发了一些从未有过的想法。

  创作是怎样的一种劳动呢?是一种为他人、为社会服务的劳动。这种劳动与工人做工、农民种田、清洁工扫马路有相似之处,都需要有热爱、虔诚、不怕辛苦的一颗心。既然创作是一种服务,同样需要作家、艺术家为满足他人的需求尽心竭力。衣向东、兴安两位业界的佼佼者,不摆架子、不怕劳苦的创作态度令我肃然起敬。
 
  采风团一行走出古钱币博物时已经是夜幕将临的时候,我向书画展览馆的方向看了看,希望能看到那对“白绿配”向我们的队伍走过来,但是不远处仍然只见白雾茫茫,没有人影。此时,他们二人一定还在挥毫泼墨、附案疾书,而站在身旁的两位年青姑娘的脸上又绽放出了甜美的笑容,那情形也是如诗似画一般美好。
 
  晚上中外作家采风团与观音山艺术团联合举办“庆祝建国70周年篝火朗诵会”,由电子琴、古筝、小提琴演奏员组成的小乐队来到了现场,为每位作家和专业主持人的诗歌朗诵配乐,琴声悠扬,朗诵声铿锵有力,大家一起以满腔的热情表达对祖国、对大好河山的赞美。

  兴安是蒙古族人,在呼伦贝尔的大草原长大,他亮开草原人浑厚的歌喉高唱著名的歌曲《呼伦贝尔大草原》,衣向东则倾情朗诵北京著名诗人高若虹创作的长诗《让我们一起喊,我爱你祖国》。衣向东个子不高,身材比较清瘦,但是他激情满怀,挥臂高声呐喊,身后的电子篝火“烈焰熊熊”,那情景十分震撼人心。衣向东仿佛又回到了置身军营的青春岁月,全身尽显豪迈之气!他用朗诵把每个人的情绪都带动起来了,大家不时地鼓掌、叫好。
 
  我从衣向东富有穿透力的朗诵中受到启发——噢,朗诵原来是可以这样的。从未登台表演过的我抛开了紧张和恐惧,也挥动手臂高声朗诵自己创作的诗歌《森林之约》《在观音山蝴蝶谷默思庄周梦》,因肢体语言和诗句相协调,很好地表达了内心感受,走到台下时有几位作家向我竖起了大拇指。
 
  朗诵是需要全身心投入的二度诗歌创作,倾情发出心底的声音,能激发人的情感和想象力。由此,我生发出这样的感慨:如果把任何一种创作都当成从业者所热爱的、矢志不移的劳动进行解读,那么创作者犹如一位勤奋的农民,经过日积月累的付出就会收颇丰。但是,对于只看结果,不知内情的人而言,却未必了解创作者所走过的道路有多么艰难。当文学家、艺术家取得较大成就,走到哪里都受到他人的尊敬和爱戴时,那份风光、那份热闹,经常让一些人心生这样的感叹:“你看人家运气多好,没怎么着就成名成家了。”其实不然,那份风光与热闹只是表象,背后隐藏的是超出常人想象的付出。
 
  有位青年作家住在一所师范大学附近。有一天,他独自来到大学校园的小花园里,双手抱膝坐在草地上,两眼茫然地看着天空。这个花园建在僻静处,中间有一条很窄的小路,极少有人从这条小路上走过。青年作家之所以来这里隐蔽自己,是因为创作走入了死胡同,苦闷致极。他不知道自己静坐痴想了多久,小路上走过来一位遁迹文坛的中文系教授。他见青年作家一脸愁苦以为生活中发生了什么不幸,问道:“小伙子,你怎么了?”他回答说:“没怎么,最近没有东西可写。”教授一听这话如同遇到了知音,立刻说:“我之所以放弃写作,就是因为挖掘自己的精神世界太艰难,也太痛苦。最终,我选择了一心一意教书。”青年作家说:“可我不想放弃写作。”教授说:“那我不打扰了,希望你能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挖出宝石。”

  “挖掘自己的精神世界太艰难,也太痛苦。”这句话道出了文学艺术创作与其他劳动形式的区别,任何有创新、有创意的作品的产生都不像外行人所想象的那样“一挥而就”或“一气呵成”,这背后潜藏的心血是很难量化的,即便想一言而概之,数字也是触目惊心的。

  古有王羲之教子习字,用尽十八缸水的故事。这次雅聚我听兴安说出了“不画出三千张画难以成家”的铁律。三千张!那该是多高的一摞纸呀,搬动起来尚且不易,还要一张张画出来,何其艰也。
 
  兴安自幼习画,从小就想成为一名画家,少年时代想考美术学院的附中。当时的考试模式是,需要把习作送到学校去,经过初审合格后再发准考证参加考试。一位好心的朋友想把兴安的习作推荐给美院附中的老师,把他的一卷画(包括大量的写生稿)夹在自行车的后货架上带走了。不成想,途中一路颠簸,这一卷子画全部遗失,而这位朋友又不好意思明说把画弄丢了,就没有回信给兴安。人家美院附中的考试开始了,兴安都没有拿到准考证。他误以为自己初审就被拿下来了,因此受到巨大打击,高考时改学中央民族大学的中文专业,从此绝断画家梦整整三十年。
 
  2013年7月,兴安参加《人民文学》杂志举办的一次笔会,即兴用毛笔书写蒙古文“美酒”二字,受到同行作家的称赞。兴致使然,回京后买了笔墨纸砚练习蒙古文书法,写字剩下了纸墨就随便涂抹,画他少年时代经常画的马和人物,绘画的感觉渐渐地回归于心,兴安的画家梦又被重新点燃了。由于少年时学过素描和油画,内心又拥有沉淀三十年的文艺理论,再度提笔后的作品经常受到作家和书画家的好评。也就是从这个时期开始,文学评论家兴安不辞辛苦,日日作画,为量化的“三千张”而不懈努力。到如今,兴安已经画了四年多时间,但满打满算也就是一千五百多个日子,按每日一幅画计算,正处于目标量的一半,何况他有繁重的文学编辑工作要完成,时间就显得格外珍贵和紧迫。2018年秋天,兴安在现代文学馆举办了具有标志性的“个展”,但画家之路仍然十分漫长。
 
  中外作家采风团最重要的一项活动,是与观音山森林公园所在地东莞市的作家、媒体记者召开“中外作家‘森林与文化’创作恳谈会”。兴安在会上对观音山森林公园如何打造中外作家创作基地提出了宝贵的建议。会议间歇时,他为美国作家史凯文画了一幅肖像速写,寥寥几笔成画,相貌逼真、五官传神,可见造型功底之深厚。在告别晚宴进行得酒水正酣时,兴安悄悄遛出餐厅,在观音山凤凰台的书画创作室,画了一幅色彩艳丽的《达摩图》。这是他听了观音山森林公园董事长黄淦波讲述20年的创业历程后,深为其攻坚克难的精神所感动,专门创作了一幅很有寓意的作品。待大家餐毕,兴安向黄淦波赠画并合影留念。
 
  中外著名作家采风团走进观音山的活动结束了,一个更具有时代性的问题跃入我的脑中:我们未来的劳动会是什么样子呢?由于科学技术以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向前发展,千百年来形容农民形象的“锄禾”二字,已经因除草剂的发明和使用而作废;用来形容开河修渠劳动的“挥锹挖土”一词,也因为有大型挖掘机作业而淡出人们的脑海。从人工智能技术的未来发展而言,许多简单的劳动都将被机器代替,但有计算机专家预言,文学艺术的创作和创新很难被人工智能取代,因为这种劳动集中了人的思维、情感、逻辑推理等诸多智慧因素,创新和创意这种劳动所需要非常复杂的过程,机器人将无法胜任。作家仍然需要一页页地写字,书画家仍然需要悬笔在手,进行从无形到有形、从语言到动态的潜心创作。文学家、艺术家的劳动——创作,会像传承了千年百代的诗词一样长久。因此,我们必须保持高度的热诚和极尽的虔诚,静下心来好好劳动。希望这样的认知,能成为参加本次采风活动的每位作家从衣向东和兴安的创作态度上所体会到的新感知和心灵上的再升华。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