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马的诗

2019/4/9 6:41:00

侯马的诗
 
冬夜即景
 
走出超市
置身冬夜那广阔的怀抱
我喜欢这清冷的感觉
 
建筑工地上
多么眩目的探照灯
映着北四环的气排和瑕疵
映着庄稼地的荒芜和退隐
 
我左手拎着塑料袋:明珠超市
右手牵着夏尔
那温乎乎又软绵绵的小手
 
在静谧的芍药居小区
我应和着夏尔的步伐
突然看到马路上一小堆积雪
 
发着青青的光芒
无辜地摊平了自己
夏尔踩上去时有一声微弱的响
沙――
 
怎么会有幸存者呢?
就这儿一小块残雪
夏尔仰起了他的小脸
“爸爸,是糖。”
 
空中一声清脆的炮声
夜色显得愈发广阔
春天的庆典就要开始了
大地渗出了甜丝丝的味道
 
2000、2、12
 
春节
 
北方的大地就是这样开阔
我热爱这开阔
即使在冬日也阳光普照
我徒步从白天走到夜晚
 
夜色冷清
我热爱这冷冷清清
我也热爱南方的阴冷
城市在丘陵中错落有致
 
从北到南
又从南到北
南边是舞龙挂灯  求签问卦
北边是空空荡荡  信马由缰
 
就这么一来一往
我长冰疮了
我变得耐寒了
我减衣服  减去带毛的
 
夜晚
我在北方散步
一个春节
 
我同时在南方和北方度过
 
2000、2、12
 
过年
 
他和弟弟到乡下过年
在村口
弟弟掏出火柴盒
准备为他点炮
结果他发现一块叠起来的纸币
赫然躺在盒中
 
弟弟撒腿就跑
他穷追不舍
代行父权
拳脚管教
他视为己任
 
在小麦地的中央
他赶上了瘫软
的弟弟  拿出来
哪儿偷的 他打开火柴盒
取出那张纸币
 
竟然是粉色的五元
这大大超过他想象的数额
他心花怒放地决定
不交还父母
全部买鞭炮
 
他和弟弟认为
那是七十年代过得
比较富裕 刺激
快乐的一次春节
口袋里总有放不完的
小鞭炮哇
 
种猪走在乡间路上
 
阳光
这一杯淡糖水
洒在冬日的原野
种猪走在乡间的路上
 
它去另一个村庄

种猪远近闻名
子孙遍布三乡
 
这乡间古老的职业
光荣属于种猪
羞辱属于种猪
 
而养猪人
爱看戏的汉子
腰里吊着钱袋
紧跟种猪的步伐
 
自认为和种猪有着默契
他把鞭子掖在身后
在得钱的时候
养猪人也得到了别的
 
一个人永难真正懂得
种猪的生活
养猪人又是欢喜
又是惶恐疑虑
 
这时一辆卡车
爬过乡间土路
种猪在它的油箱上
顺便吻了一下
 
<七月诗章>(二十八至五十一) 
 
二十八
 
对自己代表人类
在挑战极限这一点
博尔特有没有一种自觉?
似乎,他只是专注于比赛
从起跑成功中感受到美好的人
是内心宁静的人
从起跑成功中感受到疯狂的人
是不可一世的天才
他的计划简单极了
就是跑在其它选手的前面
所以,当他意识到没人可以追上他时
就让双腿完成剩下的比赛
双臂开始了庆祝的舞蹈
这无比嚣张的动作
让对手心悦诚服
亚军说,他带领我们
跑出了最好的成绩
 
二十九
 
命运是一个极大的谜语
只有上场才可能知晓答案
我从不相信刘翔有意放弃
但偶然因素成为最终的主宰
有人抢跑了
谁能想到,枪响了
有人抢跑了
刘翔已经开跑
但是有人抢跑
必须重新发枪
这一瞬间改变了一切
命运的牙齿咬断了意志之弦
刘翔作了他深思熟虑
反复思考也没能做出的决定
退出比赛
没有人抢跑会怎样?
或者他跑完毫发无损
或者跟腱重伤摔在赛道
这一切无从推断
每个人都在谈论自己的感受
发表慰问或谴责的高见
没有人关心
蝴蝶翅膀的煽动可能引发风暴
这种事无从把握  也不值得研究
 
三十
 
如果你接受赞美
也要承受诋毁
 
如果你接受了祝福
也请宽容诅咒
 
如果没有倒下
请你继续站立
 
我们有所持
故有所待
 
有所放弃
才有所坚持
 
三十一
 
想当年既便是易旱的北方
村口至少也有一池积雨
 
女人说胎娃不是从她们的子宫
而是从水池子里捞出来的
 
夏日的池塘是孩子们的天堂
他们本能地像狗一样浮水
 
这是学校严禁的游戏
老师经常来抱走衣服
 
他的举动相当奇怪
赤裸的我们只好待在水里
 
只要在胳膊上用指甲一划
白线就暴露戏过水的孩子
 
他们无一例外遭到毒打
罚站 禁食 写检查
 
那时人们管游泳叫洗澡
老光棍甚至带肥皂
 
那时村村都有淹死儿童的河
人人都有被淹死的小伙伴
 
三十二
 
黑人善跑
黄人灵巧
白人眼深鼻梁高
 
黑人迅猛
黄人飘逸
加勒比海产海盗
 
加勒比
加勒比
古巴往南牙买加
 
跨栏小将罗伯期
他眼镜镀银
十字架纯金
 
三十三
 
穆罕默德·加穆迪
这位突尼斯老人彻夜未眠
等着电视直播比赛
四十年来他一直期待
有人为祖国再赢金牌
出征前,游泳选手
迈卢利向他承诺
将带着北京奥运会的金牌回国
这是两代突尼斯运动员的梦想
也是知己之间的秘密
看吧,当阳光照耀绿色的屋顶
突尼斯街道长袍曳地
新一代英雄的名字
将传遍阿拉伯世界
 
三十四
 
这名皮划艇运动员
还不了解这块奖牌
对多哥意味着什么
 
他出生在法国
只在童年时候
来过多哥一次
 
这个西非国家
如今沐浴在
举国欢庆的气氛当中
 
人们感激布克佩蒂
为多哥贡献了
历史上第一枚奥运奖牌
 
他知道自己找到了一个机会
返回多哥
他父亲的祖国
 
三十五
 
炎热的夏天即将过去
嘹亮的蝉鸣还会持续
今日处暑,处,止也
暑气至此而止矣
昼暖夜凉的温差
加速了农作物的生长
南方和北方
晚稻即将圆杆
棉花结铃吐絮
田间一夜一光景
埋在地里的薯块
像孕妇一样膨大
广大的乡村用果实
默默地包围了城市
 
三十六
 
半夜降雨 客心难眠
雨总是像絮语
异国的雨仿佛更有深意
五彩的旗帜饱含风情
欲言又止静静地垂首
雨,下吧
东方的情怀是相思
张口就是留客
下雨天  留客天
多么眷恋的感觉涌起
在盛会末期的午夜
 
三十七
 
在鸟巢纵横交错的檐下
两支精锐之师
令人胆颤心惊地掉棒
出师未捷身先死
长使英雄泪沾襟
小小瑕疵葬送绝顶高手
完美如此珍贵
因为无比罕有
美,自身饱含毁灭的危险
深谙此理的中国匠人
烧制出遍体裂纹的陶瓷
它那伤痕累累的内心
浸出华美润泽的表面
 
三十八
 
奥林匹克,一种
崭新而古老的信仰
第一次,金镶玉
赋予这信仰可触可感的
东方形态
千年的冰清玉洁
化为一朝
相聚的泪水
如此这般的灵魂殿堂
也正是玉的安身所在
 
三十九
 
与忠心耿耿的男友分手
形影孤单地独自生活
我劝她回心转意
接受那份爱和照顾
她边往外走边说
我宁为玉碎
 
宁为玉碎 动人心弦
玉有先天的形态
找到了才肯就范
宁为玉碎
这句话赋予了爱情
一种灵魂的气质
 
四十
 
志愿者在赛场服务的时候
他们的父母在家里为他们服务
父母不仅仅是志愿者的志愿者
简直是他们的敢死队
当志愿者在赛场展现微笑
你要想到是他的父母在笑
他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用深浅不一的皱纹在笑
没有什么比未来更能撩拨人心
一种盲目又自觉的冲动
我们制造前所未有的一代
一种被迫又深沉的爱
我们呵护未来的主人翁
 
四十一
 
在海淀区的知春路口
马拉松选手路过荷花盆景
 
光荣属于肯尼亚
黑人最先带回了胜利消息
 
多么让人浮思联翩的译名
马拉松,是一棵傲立雪中的松
 
还是一匹
来到东方的马
 
四十二
 
她在三十四公里处突然停下
双手扒到护栏上
欢呼的观众顿时哑然
投去一片询问的目光
几个医护人员从急救车跳下
仿佛终于派上了用场
不,不要让放弃那么便利
让她自己选择吧
她是国际比赛的马拉松选手
至少知道怎样完成全程
什么样的错误
导致这突然的溃败
是放弃了自己的节奏
还是错误分配体力
人,无论如何都能完成一生
但设定的目标却不一定实现
一个叵测的因素
把这个女人仍在了半途
 
四十三
 
我参与
我奉献
我快乐…能到多久
 
总是这样
集体狂欢后
有人若有所失
 
狂欢未散
硝烟又起
国手已远渡重洋
 
消息传回
有胜利,有失败
这是生活的两翼
 
四十四
 
写不尽夏去秋来
听不清骤雨骤歇
 
正在奥运专线行驶
却突然置身残奥村前
 
工人连夜换标志
最后的旗帜  等待降落
 
经协商  残奥的中文译名
不会有全称
 
两个奥运  同样精彩
这是必须的
 
四十五
 
老爷子赞许开幕式
“把外国人吓死了。”
 
这话让我乐出了眼泪
但我明白没有人死
 
并且,比“吓”征服力更强的
是理解和感动
 
世界更了解了中国
中国更了解了世界
 
介绍自已
不带着委屈和炫耀
 
学习他人
备好脊梁和心灵
 
前一点尚需努力
后一点任重道远
 
四十六
 
我多次讴歌的青砖绿瓦
消耗的不是土,是土壤
 
大自然数万年造化神工
在地表粒粒形成
 
富含有机质
适于万物生长
 
就这样,世世代代
被我祖先和亲戚点点吞食
 
昼夜不息
水土流失
 
蒙昧的田园牧歌
有着贪婪而自得的胃
 
四十七
 
金色九月  秋高气爽
录取通知上的陈词滥调
铭刻在外省少年心间
从北京站到铁狮子坟
几度古槐树  掩映灰砖房
弹指间步入中年
老友聚会定在
母校东北门的御马墩
没想到录音电话里说
对不起 本餐厅
被美国奥运代表团包了
九月二十前停止对外营业
老美真牛  老友愤愤
但其实也可能是自豪
当年上课只听窗外一声巨响
之后高校罕有毛主席塑像
可惜这次母校未能建一个奥运场馆
那儿将会有多少青春的尖叫呐喊
 
四十八
 
从伦敦开往北京的巴士
缓缓驶入国人的视线
这简朴有力的叙述风格
使我对下一届奥运会充满想像
伦敦的承办者满脑子都是预算
但这不是我关心的
我关心已建成的伦敦
那里的河流
河畔的钟声
关心成熟的城市怎样呈现他的激情
在北京之后,他往前跑
还是回到城市的深处。此时
伦敦邀请的一位汉语诗人正办签证
他为未来,也为本来写作
为祖国生长中的现代精神造血
有同行污蔑  有同胞拒绝
 
四十九
 
神奇的戊子七月
与公历八月重叠
初一就是一号
十五正是十五
西历多出来的一天
被瑞士手表咬掉
清明端午已过
中秋的食品上市
它比最圆的月亮
早了一个月圆
法律把民俗定为假日
不是因为农事
不是因为占卜
当代人学习祖先
也经常翻翻农历
 
五十
 
是农历七月三十
还是公历八月三十?
祝你生日快乐
发福的中年诗人
多么困惑呀
这代不算老派的中国人
竟然有两个生日
一个靠妈妈不可靠的回忆
一个由政府简捷的登记
它经常被功利地使用
含混地相互替换
动摇了诞生的庄严
不便于法规的管理
是时候了
在情感上也在法律上
认定那两个时辰
让九万人在鸟巢
用中文也用英文
唱一曲生日快乐歌
 
五十一
 
五十一。从现在起就要忘记
五十一次升旗奏歌
五十一次,白玉雕就
意志、信念和品格的教堂
黄金锻造
更高、更快、更强的尖碑
五十一还会被超越
但是不仅靠国家的力量
五十一不是终点
一迈步就成过去
现在要看谁能做到忘记
灾难不忘,羞辱不忘
乌有操场的小学校不能忘
眼泪、汗水和欢笑要忘
美酒、掌声和鲜花要忘
奖金、汽车和房子要忘
一群家长的成功梦
一帮体育干部的职称
隐匿又复出的主持人
经常熬夜看电视的废物
煞有介事的外行
没被组织起来的观众
遗忘。融入血液的遗忘
这些未被统计的遗产 病树前头
沉舟侧畔  轻舟已过的万重险山
 

 
2008年8月1日至31一稿。北京昌平
2009年6月修订。北京昌平
2010年8月再订。北京新西城
 
作者:侯马
来源:侯马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07f66010121d9.html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