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炳蔚的诗(10首)

2019/4/4 5:53:00

马炳蔚的诗(10首)

作者:马炳蔚
 
◎倒春寒
 
经历过许多,便不把一些逆袭的冷
放在眼里。这使得神经不再敏感
直到某一天
 
晚春和煦的风,调集所有的绿
轻轻叩动初夏的门扉
一朵云自北地起兵,千里奔袭
沿途,招集散兵游勇
 
雪刃,突兀而来。所有的绿
惊慌失措。杨柳的腰肢开始战颤
生命在骨缝里喊痛
 
那一年,许多诗意丢失
 
◎一直走
 
一直走。从早晨走到晚上
从城区去向田野
从一个梦
走进另一个梦
 
尝到风温软,闻到花清香
最美的山水画走来
有黄土,有云天
有翠绿的山和碧波荡漾的水
 
夕阳还未西下
月亮爬上山顶
桂枝从月光里伸出
与一棵松牵手
 
◎白云
 
是故乡的羊群吗?
是老屋的炊烟吗?
还是母亲苍苍的白发?
 
其实,故乡的羊群
早已不该用白来形容
山封了,牧禁了——这是万般无奈的事
 
当圈养成为一种风景
老屋的炊烟,再也弥散不出泥土的香
也就是那个时候,母亲的头发白了
白成了一朵云
 
◎看见戈壁
 
这空旷的,洪荒的戈壁。枯树
没有一滴泪水。枯草的白
像被剪成外圆内方的纸
 
天空飞来一只黑麻雀
在惊悚的迷离中
左冲右突
 
它的羽翼下,是一片发蔫的玉米
和几支正在喷火的烟囱
 
◎雪
 
案头。一本素描。叹息
纸上。一行蹄印。延伸
 
远山。戈壁滩。草地
统统是白茫茫一片。就连林海
 
也变成了雪原。一行泪
顺蹄印落下。雪融成一条
 
河。非工笔,也非写意
流水声比风声要动听得多
 
一匹马踏雪而来。听不到蹄声
鼻翼翕动,喷出一团团不安
 
太阳隐入云翳。一匹狼
昂首雪峰。一道青芒暴涨
 
按捺不住与生俱来的欲望
却将幽幽寒光收敛成隐忍
 
一只鹰,盘旋高空
在一张灰幕里绽放野心
 
河水凝滞。雪狼尖啸。烈马扬鬃
一枝笔,将所有阴郁定格成诗

◎孤独时,我会心痛
 
没下雨的日子很久了
河流已干涸。旷野中
只有树冠与季节同行
树下,早已寸草不生
 
时光里的那片湖,不再丰盈
一座峰伸出满是青筋的手
想与那片湖亲近。但拉近这段距离
还需来一场透雨
 
两条鱼搁浅在沙滩上
他们用跳跃的眼神
交流相濡以沫
 
我的时光里,只余一段夕照的清贫
渴望的野草不再疯长
抚慰孤独,还需另一个孤独
你孤独时,我会心痛
 
◎转身
 
风吹雨淋的
那些脚印正在消逝
而一些记忆
已与脚印绑定
 
脚下,那些曾经倒伏的杂草
也开始绽放出浓绿
而那绿,也正试图毁掉一些
苍凉的痕迹
 
我必须转身
那些脚印里有苍凉
那些苍凉里有泥泞
那些泥泞里的故事
想想都心疼
 
我要把这些故事剪辑成镜头
好在夜来临时,一集集
播放。那样,我才不会孤独
 
◎一缕香飘过林梢
 
一缕风,自林间掠过
送来鸟鸣
一柱香,自案头烧起
漫谷蝶舞
 
我们躬下虔诚的腰身
那情形,就像是在恭敬
百年后的我们自己
 
一缕香越过头顶,飘过林梢
袅娜成山的模样
云的模样
溪流的模样
 
天,露出洗透的蓝
蚊与蝇
退避三舍
 
◎祈石
 
我欢喜地把你捧入掌心
仔细地看呀看
然后就爱不释手了
 
山上盛开着石莲花呢
一簇簇,一瓣瓣,浸泡在蓝汪汪的
天空中,一开就是千万年
 
山上静卧着巨石龟呢
饮霜沐雪的轮回中,任时光剥蚀
不嗔不怒不喜
 
我被夏风送上山顶,欢喜着
山上的风景。你就潜伏在龟石下
是故意的吗?硌疼了我的脚
 
我用山泉洗去蒙你的尘。你是怎样的
惊艳呢——凝肌玉肤,温凉沁骨
一幅好山水浑然天成
 
你圣洁得像一朵雪莲花
你就盛开山崖上,有清泉自崖间飞落
我曾在莲花山顶打坐,祈福,祈缘
 
现在,我祈到你了
如我所愿
 
◎一些香,低入尘埃
 
你平静地燃着了
端坐于山之巅,化为一缕轻烟
淡淡地弥散你的体香
 
我以为,你会扶摇直上
便以打坐的姿势仰望
等待你袅袅娜娜的点化
 
是我的心思被勘破了吗?
你居然放低了身端,自峰顶如瀑布般
层层叠叠,流泻而下
 
一些顽石开始顿悟。禅意
自石缝间渗出,与花与草,甚至
与松与鸟,谈论一些感受
 
穿过尘埃,直下三千尺
这些香已经低于尘埃
而我,在仰望与俯视间吐纳
你用体香为我洗髓
 
 
作者简介:
 
马炳蔚,笔名磨子山,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诗词学会会员,内蒙古大学文研班学员。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