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廷阶:童年的小动物是一种爱 ——李瑛《蟋蟀》一诗带来的回忆

2019/3/29 9:37:00

童年的小动物是一种爱
——李瑛《蟋蟀》一诗带来的回忆
 
赖廷阶

 


任何人的童年都是一个人一生最重要的财富,童年的经历类似于天堂生活的美好,这在圣经里耶稣基督的话语就已经说明白。
 
童年更加具有自然性的美好,童年是一个人人生的游戏时代与纯洁时代,小时候的游戏与玩耍是以后的人生不会再次回来的珍贵幸福。
 
童年与玩具、游戏、动物都是多多少少有分不开的地方。那些蚂蚁、知了、蚂蚱、蟋蟀、狗、猫、鸡鸡鸭鸭······都是童年时代的动物朋友。
 
蟋蟀是北方童年常玩的一种动物,不仅是小孩玩,大人也玩,蒲松龄的小说里面就写过因为玩蟋蟀、赌博蟋蟀引发的悲剧,这个悲剧也与孩子有关。小动物与那些悲惨的孩子更是互相映照,成为彼此命运的写照。
 
用动物、用其他来写照人的情感与心灵,进行抒情,这是中国诗歌的一种写法。李瑛《蟋蟀》这一首诗歌就写得很好——
 
“产后的田野疲倦地睡了
喧闹如雨的秋声已经退去
夜,只剩一个最瘦的音符
执著地留下来
代替油盏,跳在
秋的深处,夜的深处,梦的深处”
 
在秋天,秋收之后,蟋蟀这样的小动物就登场了,在看不到这种小动物身体的时候,人是凭借蟋蟀的声音对它进行辨认的。声音就是一种动词,声音就是它的语言,表明了它的存在。
 
大地也是辛苦的,因为它要养育粮食与众生,而秋收后的田野,在庄稼潮水一样被收割之后,蟋蟀感到了空廓与自由,然后,觉得就算自己很小很小,但最小的个体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也要唱歌。
 
也许,蟋蟀唱出来的歌也有忧伤,甚至有担心害怕,但是表达出自己的情感,这是生命的普遍特征。
 
最瘦的一个音符,一个“瘦”字,就说明了一个小动物的命运不是那么理想,它的歌唱是一种理想,也是一种抒情,更是一种自身的展示。
 
“轻轻的,胆怯的
一只没有家,没有寒衣的蟋蟀
躲在我庭院的角落
挣扎地颤动着羽翅
如一根最红的金属丝
从它生命的最深处抽出来
颤抖在落叶霜风里”
 
我们回过头来,要理解这一首诗歌为什么一开头就要写丰收的田野之后的景象,我们要看到的是一只蟋蟀曾经是拥有自己丰收的土地的,不过,土地上的丰收被卷走了,剩下来空落落的就归了蟋蟀,所以,无视蟋蟀的存在,把大地上的粮食卷走,这让微小的蟋蟀深深受到了伤害。
 
天寒地冻,没有吃的,小动物只能寻找自己的求生之所,而善良的心、善良的地方,才是这些小动物可能获得生机的地方。
 
丰收的丰收被掠夺之后的小动物,它们也要活命,它们也要寻找度过寒冷日子的地方,如果运气好,就能够找到,多活几天。
 
“会叫的白露
会叫的霜花
是我童年从豆秧下捉到的那一只吗
养在陶罐用划茎拨动它的长须”
 
蟋蟀成为白露与霜花,这都是寒冷的象征,饥寒交迫的日子,蟋蟀希望自己渡过难关。而在这个时候,童年的孩子寻找蟋蟀,希望蟋蟀给自己带来快乐。
 
人的目的与动物的目的不一样,小动物给孩子带来的快乐更是孩子一生的记忆。孩子可能还不理解蟋蟀的难处,长大之后,就会随着自己人生的磨难与成长、经历,会理解蟋蟀的难处。
 
蟋蟀被放到一个陶罐里面,只要只是陪伴童年,没有过多的伤害,这小动物就是一种幸运。
 
“现在,我的童年早已枯萎
而今,我孤凄的叫声
像敲打着我永远不会开启的门
震撼着我多风多雨的六十个寒暑”
 
时间流逝,人没有时间的版权,童年时代与小动物在一起玩的快乐时光,让人怀念。一个人对自己童年的回忆,也会回忆自己最为喜欢的小动物伴随自己度过的快乐时光。
 
当一个人的过去时光远走,无论怎样,在人的能力之内,是不能喊回时间的。当人生到了中年、晚年时光,回忆更加让人珍惜那不再回来的童年。
 
童年对小动物是爱惜,虽然是玩,但是孩子与小动物互相带来了彼此的快乐,这是最理想的状态。而人对童年小动物的爱,那种温暖就成为了人生生命的体温。
 
“六十年和今天的距离只有几米
但我不能回去
在秋的深处,夜的深处,梦的深处
一丝凄清的纤细的鸣叫
犹如从遥远传来的回声
激起我心头满海的涛涌”
 
回忆把时间化为这一种空间转换,虽然近在咫尺,人不能回到过去。人只是生活在自己的三维空间里面,这是人被囚禁的空间,而造物主可以打开四维五维·······空间,时间可以重新回去也可以压缩。
 
人对童年时代小动物的回忆与放心不下,主要是一种良知起了作用,小动物在自己饥寒交迫的情况之下,还给自己的童年带来了快乐,就算一个人老了,也会在自己白发苍苍的时候,想起童年温馨的小动物。
 
李瑛《蟋蟀》这一首诗歌,通过一种小动物来来表达一种爱,对童年小动物的爱,也通过这种小动物来写出了像小动物一样的一种生命群体即社会底层的人们的生存悲惨。
 
附录
 
《蟋蟀》
 
李瑛
 
产后的田野疲倦地睡了
喧闹如雨的秋声已经退去
夜,只剩一个最瘦的音符
执著地留下来
代替油盏,跳在
秋的深处,夜的深处,梦的深处
轻轻的,胆怯的
一只没有家,没有寒衣的蟋蟀
躲在我庭院的角落
挣扎地颤动着羽翅
如一根最红的金属丝
从它生命的最深处抽出来
颤抖在落叶霜风里
会叫的白露
会叫的霜花
是我童年从豆秧下捉到的那一只吗
养在陶罐用划茎拨动它的长须
现在,我的童年早已枯萎
而今,我孤凄的叫声
像敲打着我永远不会开启的门
震撼着我多风多雨的六十个寒暑
六十年和今天的距离只有几米
但我不能回去
在秋的深处,夜的深处,梦的深处
一丝凄清的纤细的鸣叫
犹如从遥远传来的回声
激起我心头满海的涛涌
 
————————————————
分享一种诗意的生活
与其相忘于江湖不如关注微诗刊
 
人人文学网
总编:王博生  主编:刘雅阁
原创投稿:1187295260@qq.com
gege070718@sina.com
 
 
《微诗刊》微信号:renrenweishikan
 
 
人人文学微信号:renrenwenxuewang
 
作者:赖廷阶 
来源:微诗刊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3ODE3MzEwMg==&mid=2650023460&idx=5&sn=d8506c1da55c0ce96f2310cdad8bc83c&chksm=874640e5b031c9f38f20eb8c813436fa1599298287d098f574ca8d9f9331c04d3a100494d65a&mpshare=1&scene=1&srcid=0328pcfyslVHETdq5LcLJRr6&pass_ticket=dB5Ydzn9tdDUviLU9ad01HcE9zg4rvRibxsISG8OIws0AeqCQ5ZaMqCdaNpb4gBW#rd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