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林石子短诗5首

2019/3/12 6:40:00

幽林石子短诗5首
 
林子 
 
在进入风景之前
让我想象叶子的业绩
以及被梦想固定好的根与土地
每翻一页
红日自觉站到东边
细细清点着装
接下来,侧腰
盘点生长艺术
 
我的想象属实
你的儿子跑那么远,追鸟
捉住了妈妈的青春
放走年龄
儿子的手掌
一次次把你的眉毛
折成了阳春三月
开心的林子
别人是怎么也走不出
那样飞翔的舞步
 
爱情素描 
 
来,点笔吧
因为你是我深爱的素描
我相信我也是
画家悟性极高
我们定能牵手
在洁白的纸上走成波浪
多情荡漾的线条
进入墨海的内心
或深或浅或浓或淡
多么辽阔的爱情山水
简单明净的情感
温润深情的原色
你,并不需要历尽艰辛
走向我
真诚而朴实的爱情画卷
唯一不褪色的语言
便是纯黑与洁白
 
耳光 
 
是谁扇了冬天一耳光?
让他情绪如此低落
草木都停止生长
为这一巴掌
愤愤不平
任由伤心欲绝的冬
远远地抛一次倒春寒
 
一片嫁错了土地的叶子 
 
娘家肥沃
严厉的阳光
摧毁了她舞蹈的手指
风,让她远去
从此,错爱一生
 
来到这片土地
就是嫁入了季节的豪门
但她没有快乐,歌唱就地喑哑
说了半辈子的气息与颜色
就这样落进了虫子的陷阱
爱,一点一点
被命运的锁链绑架
 
雪,连夜落进江南
 
甜苍苍,蜜茫茫
哪片天心儿碎了
雪,连夜落进江南
山啁啾,路缠绵
呢喃中,蜿蜒向远方
雪的心压在枝头
一树一树
泪眼飘飞
那赶马之人挥鞭
追山山水水
身子一滑,绊进了
江南之恋
  
【幽林石子,实名石世红,《中国当代汉诗年鉴》编辑部主任,鲁迅文学院诗歌班学员,音乐诗人,写诗与诗评。作品发于《中国儿童文学名家名作》、《诗选刊》、《西北军事文学》、《山西文学》、《中国文学》、《散文诗》、《草堂》诗刊、《星星》诗刊、《世界日报》(菲律宾)等全国数十家报刊杂志。作品入选《2012中国当代汉诗年鉴》《2015中国年度作品.散文诗》《2015中国诗歌排行榜》《2017中国诗歌排行榜》《2018中国诗歌年选》等多种年度选本,并被译成英语。出版诗集《草木的事业》。】
 
附:评论
 
草木皆诗
——诗人幽林石子印象 

 
邹联安/文
 
认识石世红是从“幽林石子”这个网名开始的。我的新浪博客曾经多次出现过她走过的足迹,她那些足迹犹如幽林深处的花朵,有一种暗香,有一种果实的饱满与坚实,有一种石子般的质地。那就是她的诗,抑或是她的人。其实那时候我们并没有谋过面,这都是我曾经的揣测,或者主观印象而已,因为我认同“文如其人”的说法。
 
诗人与一首诗是一种缘分,诗人与诗人的邂逅更是一种缘分。在一次诗人的聚会上,她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哦,原来她就是幽林石子,一位很文静的女人,笑起来连周围的空气都有些甜味的女人。
 
记得那次在湘潭“湘西土司城”酒楼聚会时,一帮疯狂的男诗人在那里高谈阔论,从天上侃到地下,从大象侃到蚂蚁,从索马里海盗侃到和尚尼姑……而她,却在这个男人的小圈子里像一名爱听故事的小姑娘,专注地聆听着我们的海侃,甚至是有些言语暴力的海侃。我后来想,这她得承载多大的对男人的尊重与包涵啊?假如我是女人我会在男人们的喧哗中玩手机去了,抑或偷偷地溜之大吉。而她却像一棵微笑着的树,面对我们高昂的激情和雷鸣般的声音,谦逊地聆听着,不停地频频点头会意。这的确需要有很深厚的修养才能抵达如此做人的境界。
 
也就是那次聚会,听吴投文先生和另外几位诗人介绍,石世红的歌唱得很好,于是我们全场鼓掌要她高歌一曲。她腼腆地站起来,清唱了一曲宋祖英的《小背篓》,一阵掌声之后,大家一再要求她再唱一曲,接着她又唱了一曲彭丽媛的《父老乡亲》。我曾经学过声乐,我觉得当时大家的掌声不单是出于礼貌,更不是凑热闹或者起哄,而是发自内心的一种赞许。当时触动我的不仅是她的歌声,更是她那份情感的真实投入。我一直记得她在大家的掌声中微笑着拭泪的情景。我想一个用心歌唱的人,她的内心世界一定是细腻的,温暖的,色彩斑斓的,她的诗歌也理当如此。诗歌是诗与歌的艺术,她们应该是孪生姊妹,尽管当代诗歌没有了旧体诗词那样讲究平仄韵律,但其中依旧隐含着音乐的韵律和节奏。我曾经说过:当代的每一首好诗都是可以谱成曲子吟唱的。石子的诗更是如此,她的诗饱含着音乐的旋律和节奏,是从传统诗歌里脱胎出来的新诗,好诗。
 
石子的诗带着生命的体温:读石子的诗你会读出生命的气息与温暖,她的诗具有强烈的生命意识,因此就有其生命力的存在。诗人应该写“活诗”,而不应该写“死诗”。诗人的任务应该是在生命意识里去寻找,去耕耘,去收获。无论是爱情诗还是哲理诗,或者其他什么诗,都要立足于“生命”和“人性”这两个本质。在读到石子的《把月亮倒满》《月亮已老》《在你的血液里播下一颗种子》等诗作时,你肯定会浮想联翩,个中之“性”、之“情”,你不得不为之动容。“请用你坚硬的骨骼/撑开一条河流/请你在河流的上游/撒一部诗经/请你在诗经到达的地方/深深刻上一个人的名字/她需要日夜流淌//河流开花时/他必定要把细细的忧愁/与一生的梦想/埋进深情的土地/地里结出了丰硕的果实//鲜红的流水/他把一个男子的身体/编织得深邃而肥沃/而我已决定好在花朵中/播下一颗细小的种子/让未来的枝叶/去追赶另一个名字”(《在你的血液里播下一颗种子》)   。细细品读,你一定会读出人性之本,读出某种冲动,读出人生的体验,读出生命的感悟来。
 
石子的诗散发着草木的芳香:我并不赞同“草根写作”这个概念,但我认同书写“草根”的审美取向。一滴水可以反映太阳的光辉,一棵草的枯荣可以寓意时间与生命的内涵。石子把一本诗集的名称命名为《草木的事业》,这足以说明她的诗有着芳草的香气,有着大自然里的“自然呈现”。在她的诗歌里,一蔸蔬菜、一束谷物、一片树叶、一块菜地、一片树林都是鲜活的,抒情的,都赋予了它们的快乐与忧伤。在她笔下所有草木都有诗情,诗意,诗魂。在今天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一个情感冷漠的时代,石子把她满腔情怀注入一草一木,给人以爱怜、怀想、顿悟。如《一棵树》中“你是大地的妻子/一直紧紧相依/沉静而温柔的妻子/从饥荒的年代开始/你默默承受呕吐、浮肿、抑郁/腹内钻心的痛/拒绝最近那棵灌木的抚慰/娩出季节的见证/许多像你一样坚强的孩子/在风雨中爬向高空/层层叠叠的眼睛/和太阳一起/照亮人间的黑暗”。这棵树不单是植物意义上的树,它已赋予文化意义上的鲜活历史的象征了,它哪是一棵树?它完全是一段苦难与光明的化身了。又如《含羞草》《林子》《长成庄稼的模样》《父亲的菜地》等等诗作,都有着很鲜亮的人文情怀。看起来这似乎与时下某些人提倡的文学应当书写时代之声、社会之声的主张有些相悖,其实不然,石子的诗歌在技术层面上却做到了“大”与“小”的辩证统一,做到了“小题材”里蕴含着“大情怀”。
 
石子的诗还流动着爱的清泉:人若其诗,石子是一位重情义的女人,更是一朵温柔的花。她有着一颗透亮的心,一颗薄如蝉冀的青瓷般的心,这颗心一碰就响,一碰就碎。情为何物?无论爱情、亲情、友情,所有带“情”的事物都是透亮的,敏感的,易碎的。石子的爱情诗很灵动,也很婉约,是一杯美酒,但不是那种浓烈的老酒,而是那种有着淡淡的甜,淡淡的香,淡淡的醇的陈酿红葡萄酒。比如石子在写两性之间的爱的时候,总是以水的意象写出彼此间的交融与柔情:“什么都不用说/让水静悄悄流/离开的在你那儿回来/回来的从我这儿离开/两种性别的水/没有源头/也没有尽头”。诗言志,但从某种角度来说诗更应该“言情”,诗是“情”的艺术,再高明的说教,也不会有最真实的抒情那样打动人。在我所读到的石子的诗歌中,大多数是抒情诗,在她的《草木的事业》这本诗集里,有很多关乎爱情的诗并没有归类爱情诗之列,但不少的字里行间无不洋溢着爱情的血液。
 
也许因为女人的缘故,石子的抒情诗感情细腻,一些词语到了她的笔下就立马变得温暖起来,所产生的意象就灵动起来,美丽起来。譬如在《河流——写给哥哥》一诗中,她这样写道:“母亲的血液里没有忧伤/那时我们一前一后/谈论活着的事宜/你告诉我/在贴近大地的空间里/生活着很多美丽的母亲/她们的身体里/贮存着辉煌的涛声//后来我们决定用一生/证明说过的话题/证明花开花落/一先一后冲垮了闸门/让母亲为幼小的河流/一生护堤”。这样形象生动,感人至深的诗,读罢这首诗,你就会感到有一股热乎乎的母爱的血流,在你的血管里汩汩流动……
 
2017.2.22
 
【邹联安,男,土家族,1958年生,湖南湘西州人。《风雅》文学执行主编、《诗界》主编。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在海内外发表诗歌、散文、散文诗、小说、文学评论若干。有“忧郁诗人”之称。出版专集有:诗集《流浪的情歌》、《爱的疼痛》、《邹联安诗选》、《大地的隐痛》、《逃亡者》(长诗),散文集《乡情悠悠》等。作品被收录多种选本,曾获第二届世界汉诗编钟奖等多项奖。】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