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金鹰的诗

2019/2/26 9:32:00

高金鹰的诗

鄂尔多斯印象
(组诗)
 
作者:高金鹰
 
★ 印象
 
朋友问我
鄂尔多斯还没去够
我说
轩辕描述那里的建筑
迪拜就在眼前
 
在那之前的日子里
一个名字,熊熊燃烧着的羊绒
已经温暖了全世界
 
★ 送给曾经乌兰牧骑的姐
 
早晨起来你跟妈说要乘坐一辆勒勒车
你们有九个人
或是十几个人
我的哥、姐都十五六岁
要到赛乌力吉公社、桑宝力嘎苏木、草原深处的边防演出
马蹄后面一条土龙伸延着草原的脊背
 
琴声、歌声、舞蹈的影子还留在那里
你们演出完,匆匆忙忙帮老乡接羔保育
蒙古包上空已炊烟袅袅
奶茶飘出一股一股的馨香
远望牧民忙着宰杀牛羊慰劳你们
傍晚,你们在落日前要赶回家
夕阳藏匿在牧场,如影随形
 
你们回到家中
爱人戴着老花镜正在观看
屏幕上你们的孩子在牧场演出的实况
你突然转身,镜子中看到满头银丝的自己
 
原来一把马头琴伴着好来宝的故事
跟随着时针一圈圈唱了一个甲子年
从蒙古包从羊群中
从开满沙葱花的草叶上
从赛汉塔拉
像阳光像星月
传递
 
★ 萨拉乌苏河
 
那是条黄色河,生长着红色的柳
它是栩栩如生的,做了鄂尔多斯的躯体
一部史诗。
那是鄂托克的长发,飘向乌审
在邵家沟湾右岸河床暗藏着密码
 
那些旧石器遗址堆放的动物骨骸
用破碎记录着完整的骨架
 
每一块打成的石英岩器
都在按住我的心跳
曾经的马鹿、野猪、异鸟、虎象
消失久远。如补丁的伤疤凝固成你流动的泪
奔流亦或盘古的酒,在鄂尔多斯手指间穿行
 
游人落在水中的声音似诵经的禅语
萨拉乌苏河的旧石器恋着水洞沟
那款细小的石器暗示着更远更古
抚摸这柔软的河,仿佛一个坚实的脊梁
从河底升腾。朝圣的蓄群从峡谷中回来
那些骨角器,让我的手指温热了
红了岸边的柳。我听见坠入云间的长调
迎来娶亲的马队,花朵以盛大的名义赶来
萨拉乌苏河,正扶着你的肩奔流你的壮阔
 
2018.12.10
 
★月光下的那匹马
 
似乎人们的视觉错位。然后
你载着父亲从月光下一堆乱枪声中飞出
 
如高山水流那么野蛮。飞过风
撕扯着狂野的鲜花乘着起伏的夜
越入大青山对岸,把踩碎的天空蹚入河水
咽下及时而来的闪电,让号角一起陶醉
 
那是解放前夕。十七勇士的故事
父亲和骑兵团16师某中队的十六名战友     
被敌人围困在鄂尔多斯的一个村庄
 
那天的夜无眠。
村民以夜幕做掩护,将菜团子抛入土围内  
十七勇士得以充饥挺过漫长艰难的长夜
整整一天的战斗,击退国民党几十次进攻
黎明前必须冲出突围,方案一定就等父亲
一声令下。此时,有名小战士却跨不上马背
情急下父亲用臂膀将他托上自己的战马
 
揪住身边一匹未上鞍子的生个子马
 就是这匹白色的马,一直靠近父亲身边
视乎整晚都在等待父亲那轻巧的一跃
 
“跟我冲”一梭子弹从父亲的枪中射出
刹那间敌人狼嚎一片,乱作一团
枪声、战马嘶鸣声,声声震天
十七名勇士,十七匹战马撕开了一道血口
疾风暴雨般地杀出包围的村庄
此时一匹白马,于晨光中
站在鄂尔多斯草原
那些来自土地里的虫子、植物、蚂蚁、蚯蚓
还有川流不息的人他们游走在阳光的水面
而这匹马在等待,等待一个时机一名骑手
远远的向它走近
 
★乌审之辽阔
 
进入毛乌素沙漠就向骆驼靠近
刚好那色泽靓丽的绿与内蒙古有关
不结冰的矿与煤层有关,凝固流淌着河流的纹
 
落日与长调交融。兽皮角扮服饰秀
头顶数碗下腰,手捏酒盅抖肩
最终引出千人马头琴共奏
仿佛大漠朝霞与夕阳的交响轰鸣
巴彦淖尔草原那达慕马术腾空飞落刚好
多骑射箭惊心动魄。罢了,在牧场原野
品尝沙柳枝串起的大块羊肉串
肉香把夜空诱惑出,张着大嘴巴的月亮
 
从祭拜敖包的山上回来好事连连
难道真是苏鲁锭与长生天对话的结果
 
风从沙丘吹来,夜万籁且凉爽
此刻,陶日木庙的喇嘛也合上了经
梦中,一匹骆驼的背上稳坐
留给星辰日月海市蜃楼。我回眸:
从蓝中繁衍生息。牧人在迁徒中
我越来越小,前方很壮观
 
白城子被沙漠吞噬
我来过吗?我的今生前世
天王,大单于雄踞朔漠。荒野的城墙断臂可辨
这里布满情节篇章,太阳会重现旧日的人头攒动
和城里美人浅浅的一笑
 
我抚摸着残垣的身躯。这是谁的伤
又会是谁的痛
 
沙漠,峡谷。千亩马兰花
百年老柳树。万亩沙地柏
浩荡。套马,驼铃,烤全羊
净水, 天蓝,萨拉乌苏秘境
万年前河套人的足迹与它们交流至今
 
苏鲁锭天人合一的神物,在草原上生根
没有宿命的孤独,那鬃毛冽冽
如永远在祈祷歌唱与苍穹对语
白云就显得更加纯洁,它的矛永远发亮
 
我与它并排站一会儿
仿佛真得感受到它的神灵与久远
天的辽阔与深邃草原的天籁与厚重
 
我来了,没有迢遥。只有一匹马
再换一程骆驼,入住一顶毡帐
那是一顶匈奴、突厥、鲜卑、契丹等族
居住过的毡房子吗?我深陷其中
 
★ 鄂尔多斯雕像
 
成吉思汗的马队以浩荡的排列
从天空而降。从红墙穿出
从原野飞驰 从大帐营地
到康巴什的街段 在图书大楼的西侧
在博物馆的前方
铁甲铮铮,雄狮怒吼
墙壁中苏醒,穿透铁石的震颤
驾着旋风灵活的翅膀
铠甲、弓箭、马衔、缰绳
皮制的胸甲、鱼鳞形的铁片
双炯轮耳、方面头盔、头颅圆阔体貌丰隆
柳木盾牌、束腰外衣。呼声一路一片汪洋
 
巨雕崛起马背民族以狂飚万里
驰骋疆场是中华民族不言败的象征《闻名世界》
《一代天骄》八大故事情节
《草原母亲》讲述“折箭教子”
唯才是举长春真人丘处机、畏兀儿人
塔塔统阿、耶律楚材谱《海纳百川》
双骏立下《天驹行空》功劳
在高原,东方风暴淹没暮色
马头琴嘶鸣天马夜空
 
鄂尔多斯,你已身临迪拜
一双风骨的大手捏塑
它们保持着来时的舞动
 
诉说着要述说的那时发生的事情
围着神秘守护的神灯
春季,擦干苏鲁克大典
夏季,淖尔仪式
冬季,达斯玛祭祀
脑际就有成千上万的牛羊驼潮水样涌动 苏力德置身云天
由空下望巨型的雕塑做了 康巴什胸前美丽的别针熠熠生辉
它们是蓝天的灵,白云的子 成吉思汗的箭,穿起历史的长卷
 
 
《草原上的索布德——苏尼特》
 
一:诞生
 
说起赛汉塔拉
要从千年的海水退却开始
那些被弃遗的玛瑙
安静的散落与草为邻
有时被沙子和草掩埋
或被风出卖袒露
布局了千年盛大的棋盘
出局的棋子被设计后
点缀了谁的脖颈、手腕
 
梦和月色沉浸
海浪翻卷着不寂静
就在那石中
 
那是一片辽阔的平原
景色广袤的有些孤独
只需一眼就把你的眼神送往天边
 
二:人们把心事刻在兽骨上
 
有关几亿年前巨兽足印的形成
那江岸好似舞台
阳光爆裂直射台心
刚捕食一只小恐龙的假鳄
闲步在沙滩
炽热的阳光一下子将它的足迹烤干
经过岁月洗礼变为化石
 
撕开的雪地,溶湿风的伤害
苏尼特吉日嘎郎图查沙丘下
暴露出30平米的遗迹兽骨
腚眼望去
陶蓝纹罐与弓箭上的石镞
上面的指纹和汗渍仿佛余温犹存
 
是时候了,研磨器以及捻毛绳的纺轮
要告诉我们
额仁诺尔曾经发生过密谋
一匹马或一群骆驼与主人在风中
待母羊繁殖,看野草狂舞
这一刻,你正在窃听古人
 
大漠、平原、还是海洋热带雨林
他们穿过原生地迈出的每一秒
上帝都在他们身后写下一个符号
黄沙迟迟。想覆盖曾经的悲伤
朱日和的洞穴。一个喇嘛在夜里坐成
带余温的玛瑙石
 
人们把心事刻在兽骨上
转身。千年的风暴隐在草根下、陶片中
认光阴挥霍
 
三:浓缩
 
席草地而坐,与古道对语
小时候这里的孩子都做过一件事
撒欢草原,一个半晌就好
漂亮的石子捡回家
先举在眼前对着塔拉的太阳
然后照出石子里最有意境的
有画面透明的,感动着自己
好像那些玛瑙石修行圆满
取一个玻璃罐头瓶
装上水,开始浸泡
马上一个大海就在眼前诞生
仿佛整个苏尼特的远古都呈现在瓶中
 
四:洞悉
 
来这里的异乡人步步逼近神秘
沿途下车,远远望去像远古的兵马
穿越来世,面向四野
用眼睛打捞着光阴的遗骨
——玛瑙石子
启程,打包。背回家一个赛汉塔拉
 
石子里隐藏着咆哮的风沙
碾碎的马蹄喊停的弓箭裸露的传说
以及伸手触摸到草的馨香和
看日出的你
 
一提马缰一壶干烈
在深邃的蓝天下
不做虚构
也做远古
 
五:能量
 
牛的团队中总有运筹帷幄的。当一群走过
身后就会有美丽的图案坠落
犹如漂亮的花模子扣出的工艺品
散落在草地
那就是原生态,翻卷着花的一坨
等它风干拾回家
备份引火的燃料,无可代替
 
谁说一朵鲜花插在上面怎么怎么样
美女子的女婿就是那一坨
那里的养分很充足
 
六:与草原融为一体的殿堂
 
一只狐狸消失于苍茫。蒙古包
设置在天边那艘诺亚方舟
夜的旷野。天地无缝
黑的夜爬上爬下的星子
掀开毡包包顶往里出溜
 
没有钟表的远古
牧人试探用太阳进包房的日影
推算时辰
影子的长短在改变
利用日晷
把毡包门开启在太阳升起的方向
夜里,马的嘶鸣牛羊的低酣
以及那些迷路小蜥蜴
嗖嗖的爬行
都尽收耳底,了如指掌
那个天人合一的蒙古包
 
七:神灵其位
 
你见过天地通透链接的那片蓝吗
无数的苏木正涌向那里
上路的还有那个时辰
 
浩瀚之上的蓝
扯下筋骨
做了蓝色的哈达、蓝色的经幡
挽着那座蓝色的图标
——敖包,草原的心脏
蓄群就是血脉
 
一块石头的堆积和神圣的传说
苏鲁德之矛指向日星月辰
 
地图上,苏尼特草原
大小上百座蓝色的火焰
在水中飘舞
 
农历五月十三
巴彦敖包要喇嘛诵经
那是公祭敖包日
接通天与地的对话
祈求雨水酣畅淋漓大块覆盖
让草势汹涌而来送上九拜
 
八:敖包祭祀
 
你曾目睹那一天
马靴如鼓锤击打在土地
按放在银碗中的祈福
摻并萨满对天说话
真的有雨珠滴在草根上
 
在安代舞到来之前
赛马、摔跤、那达慕席卷了这片草地
已经潜入的还有新名词
招商引资
像火苗窜起
需要把牛羊赶到城里变现的人
那一定是羊倌的升级版
“敖包”相会
爱情生根。在马背上回眸,心跳  
 
纳入它龙骨的石子
堆砌的高大与心垒在里面的多少有关
 
九:塔拉——平原
 
一只鹰延长着草甸拍打着残云
斩断一条河流
收入眼底狂澜一垄
放下一片平静
就诞生了一片草原的汪洋
 
把沉默包揽
就包揽了草原的辽阔
 
十:不动声色
 
苏鲁德矛上缕缕马鬃
摇曳。上苍集中太阳能量
赐予辅佐英雄成功的神物
草原的夜临盆出宁静
 
飘逸的粪烟豪饮着山岗
怀揣羊群归栏的夕阳抱紧草原
夜幕慢慢蹲在苏鲁德的杆下
栓马桩旁
一个汉子
解下马背上的牛皮酒壶
毡包里的人
挽起袍子捞着热气腾腾的手把肉
 
太阳出没前
小牛犊子也会贪睡
苏鲁德从战神转化成吉祥健康的身影
吉拉布其——铜锅里的奶茶
俘获不止一个我
 
十一:草原额吉
 
六十年代
字典里镶嵌着饥饿两个字
它击倒一片南方家庭
一个叫乌兰夫的人
为中央排忧解难
接来3000名上海孤儿
牧人的胸怀和草原一样
一个个幼小嗷嗷待哺
就入住到一个个的蒙古包的新家
 
饥饿的孩子大口的吃肉
往饱了喝奶
水土不服消化不良
脱水、感冒、肺炎
牧民骑马100多公里找医生
政府集中孩子、集中医生、集中保育员
开始一场与寒冷、疾病、死神
争夺孩子的拉锯战
 
蓬头、细脖子、青筋、疮疤
小肚皮一鼓一鼓
每个孩子几乎都有病
新阿妈熬夜无数
直到一个个如小牛犊子健壮起来
 
一群国家的孩子诞生了
草原还年轻,额吉老了
马背还硬朗着
奶汁仍甘甜
在柔软的草地
小羊跪哺
你分明学会了给草原下跪
在青草安放风处
你跪向草原,风就传达给额吉
你想一寸寸地矮下去
矮到草里重新生长
 
十二:传说
 
草挽着草。根挨着根
一连就是一片汪洋
落日。一匹苍色的狼——孛儿贴赤娜
肩负上天赐予使命狂奔而来
清晨。一只白色的鹿——豁埃马兰勒
带着大地馈赠的温柔
踏着优雅的舞步飘来
 
肯特山降生了成吉思汗的祖先
羊群跌落在夕阳之前
地平线已经披上曙光
 
静谧的河指引马群回家
慢慢铺开的画在这抹霞光里镶嵌
伸出舌头
夜幕就滑落了一枚红红的果糖
 
草原的子民
崇拜长生天   信仰喇嘛教
流传萨满天神腾格里
 
十三:在一望无际的旷野走秀
 
进入十一月以后
骆驼的大掌
在雪地盖章
脑木更戈壁滩暗藏着它的荣耀
原野在白色到来之后鹰鸟飞绝
风在风中穿行
草原就更难逃脱塔拉的地平线
 
一群或几群羊    苏尼特羊
穿着卷羊皮袄
(那是上帝为它们裁衣定制)
出没在天际大秀台
 
我突然想起
炎夏,口岸二连浩特
我试过一顶卷羊皮帽
呼和浩特市的冬季
我试过一件卷羊皮大衣
都那么好看
 
羊四季都不脱那卷毛的制服
我贪婪的盯上了它那柔软与温度
 
十四:苏尼特羊
 
苏尼特草原是一片净土
空气是淡蓝色   羊肉是纯天然
苏尼特羊每天行走在半沙漠草原
在慢节拍中寻食沙葱
走路保证了羊的肌腱与肥瘦的均匀
得以"肉中人参""鲜嫩多汁”的美称
最主要的是无膻味
切成大大的太阳卷涮锅子最美
苏尼特羊肉曾是元、明、清朝皇宫供品
也是北京东来顺涮肉专用肉
 
它们体格大,无角
头大小适中,鼻梁隆起
耳大下垂,眼大明亮,颈部粗短
背腰平直,体躯宽长,呈长方形
大腿肌肉丰满,四肢强壮有力
脂尾小,细而尖,向一侧弯曲
被毛洁白,异质
 
苏尼特羊
就在那片高过它们身子的地平线
繁衍。每一条赤裸的筋骨
都如被几十道味料
喂过的那么香
 
十五:神秘惊喜
 
一条几百米长的
查干诺尔恐龙曾经躺在这里
白垩纪穿越来的骨骼
以成吉思汗西征时心爱的孤驹命名的地方
浑善达克沙地出没
牧人曾过着逐水草迁徒的日子
 
就是这里,恐龙在此之前
把自己丢下埋葬
地球王者,残留扑朔迷离的背影
给破译者人留下神秘生命的记忆
 
1922年春天在漫无人烟的蒙古高原
一支浩荡而神秘的队伍
打破了戈壁滩以往的沉默与苍凉
接着就是更多次的
对生生不息演化的挖掘探秘
 
十六:草原珍珠节
 
拂晓前,天然氧吧的苏尼特草原
忙碌而热烈
一场牧民的盛大节日——珍珠节
要在农历四月十一举行
每一个春天
都在孕育。这个埋藏伏笔的特殊轮回日
 
牧民轮流集聚到一家
选为数极少的优质小公仔羊
对其留存
 
盛装的牧人
怀里抱着的是今天落选的雄仔
排着长队为它们去势
 
那一颗颗盛在盘中的就是今天的珍珠
一棵草的轮回
托起遍野的生机
一只优良种羊的选拔
给牧人以远方
像蹚过一场大雪的草原
嚼肉、举杯
在这般繁忙中
怀揣命运按部就班
做一颗燃烧过的羊羔
 
草原就是一场旅行
一生就仅此一次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随自然润而无声
 
十七:苏尼特骆驼节
 
《赛驼》
 
骆驼在12月白色的草原上行走
这些晃动的火焰
从深远,蓝的透明的天边走来
这个冬季被盛会挑逗的火热
 
荡在风中的色彩如赴一场盛宴
 
酒醉于茫茫之天地间
这一场比赛绚烂成烟花
盛开在赛汉塔拉草原
打开苏尼特画卷
有一笔勾勒的很重
由苏尼特双峰驼勾画
 
2017.1.3
 
《神韵》
 
此刻的天,那高贵的蓝
把珍贵的云藏匿,如藏匿着某种事物
 
人群涌向原野与骆驼节有关
群驼为这片原野掌舵
蒙古包和彩旗如船挺进雪地
 
骑驼人的眼神找不到寒冷
鱼却找到了呼吸的水     神秘
 
他们身上的骨头把寒冰窥视
腰板裹在蒙古袍里
白毛风吹打不动
驼峰煽动起一场比赛
大掌拍击着雪地
咯吱声要把大地的雪吞掉
 
2017.1.17
 
《骆驼》
 
以稳稳的大步继续无言的孤独
沙漠走成天路
裸露的天空就是水的位置
在太阳光的照射下
空气就是水
在远处流动
 
这极其耐旱的家伙
在苏尼特草木稀少
一些果实样的小花撑着大地
一辈子吃素
与牛、马、羊一样
遇上一颗草就有一片伸延
绝处逢生
人类何曾不是这样
有灵感出没深海
摁都摁不住
 
十八:路遇
 
一匹白马借用光线把自己透视
像雕塑出来的,给人以梦幻
站在草地保持优雅
脖子显现着线条
四条腿如芭蕾的姿势
仿佛知道自己是长生天派来的神灵
 
主人让我接近它时
我有点怕
轻轻的顺着脊背抚摸着它缎子一样的身体
一边看着它,一边细语地告诉它
你是多么的美丽
它仿佛感受到我的赞美
思考似的转过眼看着我
我想和它依偎一下
我想问它多远是尽头
 
我想说没马就没有路
我想告诉它以迅捷给我翅膀
我想跟它好好的交流一个晚上
 
它锋棱瘦骨,从成吉思汗的铁骑下重生
曾经塞上弓刀飞旋,戳痛了谁的马
在这浩瀚的塔拉如洁雪映孤心
拖起天空呼吸的日出
 
一匹好马会把寂寞带走
还一片无边或浪漫给你
 
十九:《乌兰牧骑》
 
六十年前一辆勒勒车
载着九个人
他们往草原深处走起
马蹄后面有一条土龙跟随
 
我姐他们那年十五六岁
连同舞蹈的影子都定格在那个年龄
 
六十年黑发变成银丝
柔软的舞靴,舞出刚毅的轮回
黑发又飞出霞光万道
 
一把马头琴
让好来宝把事事述说
 
他们走过一个苏木又到一个嘎查
而我看到的是遍野的马莲
 
二十:温都尔庙的绝唱
 
温都尔庙曾有大雄宝殿
殿内成百上千幅壁画、唐卡
那年破旧立新
一夜后便跪成残垣颓壁
被拦腰砍断的还有
与苍鹰为伴的两根青石雕刻的旗杆
被一个牧民偷偷藏到羊圈
后来送到了与之比邻的德王府
 
它就像深夜飘过海的一条船
无影无迹
荡过的浪,碎在了海里
 
二十一:安放灵魂的地方
 
是三千名南方遗孤栖息的港湾
这里是蒙古族盛大的节日“那达慕”
起始场。那是1948年9月
第一届那达慕开幕并命名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名字震撼了世界——朱日和
“朱日和”蒙古语译为“心脏”
百度上说: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朱日和镇
是亚洲最大、超先进的军事训练基地
苏尼特草原占地1100多平方公里
和香港地区面积相当
 
这里有哈尔得勒山地、乌登草原
沙漠、草原、沟壑如脉管
延链北边旺盛的心脏
朱日和草原舞台。上映战争大片全世界可观赏
八百年前铁木真由此扬鞭远征
三百年前康熙征讨准格尔叛军
现在与美国著名训练中心媲美
 
我推开门
就站在苏尼特的脊背上
丝绸古驿道
是你给我翅膀
锁定下一世
我依然做草原美丽的郡主
数这些缀在草原的索布德——珍珠
有多少
 
2017.12.24
 
注解:索布德——珍珠


作者简介:
 
高金鹰曾用笔名雪孩。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呼和浩特市诗词学会副主席、中国观网编辑部主任。《少陵诗刊》内蒙古分社社长。诗集曾获全国鲁藜奖,近期有作品获得第三届鄂尔多斯诗歌那达慕全国原创诗歌优秀奖。在《诗选刊》《飞天》《星星》《延河》《雪花》《草原》《中外妇女文摘》《这一代》《散文诗》《辽河》《内蒙古日报》《新世纪诗典》等报刊留有脚印。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