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夜的容颜(组诗)

2019/1/30 8:06:00

冬夜的容颜(组诗)

作者:耶杰·茨仁措姆
  
抵达
 
所有的青松都站在蓝天下
绿波涤荡的视线空旷无垠
苔藓手足紧扣松软微黄
却从不与过往的你我对视
我来了
站在鄂嘉镇的九天湿地
伸手没能揽月捧星
可彝人古老的老虎笙
用火耕种的土地
已将我焚烧分解
记不清九曲盘山路上爬行的我
是否来过或可曾离开
留不住的足印
毕摩点开了火的花朵
太阳一样的火光温暖如初
哀牢山的彝人从没忘记
他们是:
“爱唱、爱跳、爱说,爱笑”的人
  
忽略
 
绑架不住的昨天还没抬头
就把明天踩在脚下
一堆皱纹和白发
像星空中划过的流星
被你之外的人忽略 
 
我怕疼痛

我不敢触碰那棱角明丽的冰晶
它积蓄一夜的凌冽足以让我窒息
我娇宠的肉体
经不住冷
经不住痛
更经不住一次绚丽的突袭


我是习惯了躲避季节的物种
还在冬日炽热的阳光中
回想夏日的明媚
翻过的山梁架在肩头
手握去年的落叶


河岸上的石头在笑
它热烈地送走流水
随季节
盛夏长一些青苔
寒冬结一些冰花
就是昨夜的梦
也一并捎给了流水
轻轻松松
没留下一丝缝隙


候鸟也沿着迁徙的路线
如期而至
黑颈鹤站在湖水中的双脚
被冰晶凝固了
但在耐心地等待阳光
水下迷人的世界
需这湖面的解冻


石头,一只黑颈鹤
一再地望着我
我举了举手
厚实的脂肪塌陷的纹理
若有所思


那些冰晶可从不畏惧
你我的触碰
哪怕改变自己的模样
而我回避疼痛的惯性
已无法坦然回应
一只黑颈鹤
和那岸边的石头 
 
冬夜的容颜
 
万籁俱静的冬夜
星空旷远辽阔
千万盏点燃的街灯
迎着星空摇曳多姿
 
它们在冬夜里
避开炽烈的阳光
藏进若隐若现的月光
像恋人
自由地对望
 
它们借着冬夜初三的弦月
关闭所有的目光
像塔中静坐的小塔和
昼夜打坐的人点亮的自然之光
保持着寂静和辽远
 
大地宇宙不曾镌刻的黄历
和那些生生不息的眷恋
街灯与冬夜的星空以虔诚的对望
穿透过往
 
捧一捧冬夜的容颜
放空白昼
放空目之所及
给前行的路
点一盏心灯
  
空谷
 
祈望
不曾抵达的高度
如云朵和湖水一样忽近忽远
走远的风回旋之后找寻来时的路
带走的落叶以及尘土
淹没了所有的痕迹
松针对着鹰翅
始终感应不到彼此的存在
就如双眼总也无法穿透众山的背面
收回放远的视线
踏响空谷嘹亮的回音
磨光的卵石也会牵挂流水的抚摸
不曾到达远方
就守住一片清幽
时光总会记住
发生过的和被遗忘的 
 
滑进我房间的一束月光
 
我坐等千年
从一粒尘埃到一双眼睛
此时,后夜月尾年末
我看到你日渐消瘦的脸
我想我还是一粒尘埃时
你肯定时常捧我在手心
今夜抛开冗长的轮回
我们又遇见
其实你从未离开也从未改变
只是我用千年的时光
把自己关入了房间
  
被云朵提走的雪花
 
爬向山峦的云朵
是大地的渴望
像被瞬间托举的彩虹
来不及和一场雨
一对人密谋
 
爬过高原的木屋
是牧场的寄托
像出逃的青春背负的岁月
来不及和年迈的父母
过往的时光道一声珍重
 
穿过河流的小桥漂洗着阳光
给每一个清晨送去温暖
那一片没有落下的雪花
远远地
被云朵提走了
或许
某一个深冬的夜晚
会悄然飘落
这不断继续的岁月
谁能说清下一站
会在哪里
还是留一点渴望
放一些寄托
沉淀的情感
被云朵提走的雪花
总会落入人间

作者简介:
 
耶杰·茨仁措姆(和欣),云南省迪庆州德钦县奔子栏镇夺通村学贡人。现任《香格里拉》杂志编辑部主任。有诗歌作品散见于各种刊物。系鲁迅文学院第十三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学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合作编著文集《光阴·香格里拉》《特稿·香格里拉》,出版有诗集《我的卡瓦格博》。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