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之光的诗

2019/1/17 13:00:00

尘之光的诗
 
作者:尘之光
 

 
心装高处的人
九月初九,都要寻一座山
把他的高处寄放
 
山下,三月踏青看过的草
株株弯腰,留下挥别的背影
再不舍,也要为你送行
 
原谅我,不能把菊花送你
只道一声:山高水长
 
归来,路途并不遥远
你的旧时庭院
白杜果紧紧相拥,每一粒鲜红欲滴
 
在故乡,没有一株茱萸可摘
我仍是长时间极目
越过大片屋舍,屋舍里仅存的一炷炊烟
眺望隐在烟雾后的远山
 
山上,一定站着我久别的亲人
正朝故乡这边
久久凝望
 
(2018 10 17)
 
经过乌兰察布
 
不止一次经过卓资山
经过集宁铁道西侧的旷野
旷野里的牛
总是低着头吃草
吃绿色的草。吃黄色的草。吃白色的草
每次,都是相同的姿势
每次,都是黑白花牛、黄白花牛
 
不止一次经过乌兰察布的我
这么多年下来,恍惚又不是我
那么爱做梦的一个人
渐渐没有梦可做
那么爱美的一个人
渐渐捂不住发间的白
 
(2018 11 6)
 
冬至
 
冷空气从四面施压
封存于穹庐内部的那片蔚蓝
一点点淡去
 
冬至,终缩成一枚饺子
闪身屋内。用锅灶、舌尖暖身
生存欲至上的人类
总会想出千万种方法对抗严寒
以筷击碗
对酒当歌
 
且等数九的鼓点敲完
饺子鼓起肚爆出热气
包进去的青菜,萝卜,牛羊
在春天
一个个复活
 
(2018 12 22)
 
喜鹊
 
送走最后一抹晚霞
大群喜鹊, 从暮色返回树林
盘旋,落下
 
找到自己的巢。静下来之前
喊几声“喳——喳!”
它们深谙
世间疼痛没有几人愿意倾听
 
而途经树林的人们
总是看到
喜鹊站在高枝,叫着“喳——喳!”
这简单的鸣叫
被他们冠之以——“报喜”
 
(2018 12 15)
 
落羽
 
罗汉峪是你的宿命
六道绊马索,都被你的赤兔马识破
却没有逃过最后一道白索
我不敢读下去,不读
也知你的结局
 
我想,那刻你也一定忆起往昔
戎马一生,你向谁低过头
斩颜良,诛文丑,温酒斩华雄
封金挂印,千里走单骑
只记得你的玄德哥哥
记得那年,涿郡的桃园结义
 
如果不能陪你玄德哥哥
匡复汉氏天下,你情愿翻身下马
受难殉义
有一种死,被你命名泰然自若
 
此刻,我合上《三国演义》的封皮
想告诉你——
三国多少英雄,已被大浪淘尽
而你,立于所有关帝庙中
接受一波一波
涌来的祭拜
 
(2018 10 15)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