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勇的诗

2018/12/30 21:45:00

王志勇的诗
 
作者:王志勇

 
作者简介:
 
王志勇,笔名寒雨,1957年出生于内蒙古苏尼特右旗。酷爱文学,诗作散见部分报刊和网络平台。以诗会友,以诚交心为创作宗旨。
 
《雪哭了》
 
一场雪覆盖了它想覆盖的世界
单色的白
有着单色的美丽
它在自身下保护着什么
 
一盆未燃烧尽的炭火
倒在它的身上
原来它笼罩的是垃圾场
 
雪吱吱响着
像在接受着酷刑
 
雪哭了
哭得稀里哗拉
抑或又是喜极而泣
你看,垃圾已露出了狰狞
 
《故乡的云》
 
1.
 
故乡的云
接着地,连着天
它会笑
笑起来像邻居的二丫
灿烂的就如圆圆的向阳花
 
2.
 
故乡的云
它会哭,哭起来就像村头疯了的二大妈
淅淅沥沥,淅淅沥沥
三天两头都不停
 
3.
 
故乡的云
会愁,愁得满脸是沟沟
愁的地上裂大口
八千里云和月
怎么也看不清路
 
4.
 
故乡的云,会恼
脸一黑,压的地都喘不了
再一黄,就变成了铺天盖地的沙尘暴
 
5.
 
故乡的云
它会俏,俏起来真娇人
一不小心,就抖落了一地
变成了"咩咩"叫的小羊羔
 
《留白》
 
一张白纸,真白
泼墨就立了山
活了水
长空雁鸣
扑喇喇就掉下无数泪水
纸不再白
 
砍柴的樵夫背着太阳下山
把白纸的一角烤的真干净
一幅山水,独有留白
山涧小亭,捻须老者
林中酒肆,豪汉放歌
留白
 
让酒杯浅点
让道路宽点
让心路再长,再长点
留白
 
《野马湖》
 
 
 
请跟我来
带你到草原深处
听萨日娜阿妈给你讲
野马湖的故事
你知道它有多大吗
 
出门在脚下,放眼在天边
白云水上漂,芦苇几人高
方圆十几里,撑船湖里绕
 

 
野马湖有多深
只有天知道
相传在很久以前
几百匹野马湖边喝水
头马突然向湖中游去
群马相随而入
转瞬间,几百匹野马消失无踪                 
 

 
今天的野马湖,你知道   都有啥
十几米的小水泡,只能叫淖
零星几棵枯黄草
偶有飞雁叫
 

 
一只孤鹤围着水面飞来飞去
东衔一节苇
西叼一根草
阿妈说,那是她救助的一只伤鹤
它的心情我懂
它是不想离开这里
和我一样,它要报恩
我知道,这湖现在就像一片树叶上的露珠
我和这只鹤都在陪伴这颗露珠
它蒸发了
我们也就消失了
 
《暮雪》
 
暮雪
一片苍茫
清冷的世界
借着西北风的猖狂
坝上雪原
零星摇曵的几棵枯草
就如这季节一样狂燥
多想有一炉旺火
煮沸肉香
执酒狂饮
笑醉在故乡
套马杆静静地伫立在墙角
栓马桩已经找不到栓马的地方
不知何时
晨曦已经露出地平线上
 
《一把黄土》
 
1.
 
一把黄土
成就了半坡上那块不毛地
那年的雨水勤
半坡上竟然开满了黄灿灿的油菜花
喷香的麻油流出了村庄
流向了远方
二嘎子叔叔,站在半坡上
笑得像那葵花一样
喃喃自语着,俺的肚里有油水了
 
2.
 
莜麦熟了,生活好了
二嘎子叔叔随着儿子到了成都
临行前他带了一把黄土

没有故乡的黄土
到那里莜面也做不成,吃不香
也忘不了那头花脸的小毛驴
 
3
 
今年的油菜花又开了
山药花也开了
山坡的野花也开得你争我抢的
传来消息说
二嘎子叔叔走了
手里还握着剩下的那点黄土
 
《听风》
 
这个季节听风
风是冰凉的
它将所有全部冷藏
包括路过的空气和流星
我附在风里随意流浪
穿过高山、平原、城市、村庄
穿过超市、菜市场
穿过字里诗行
风还在耳畔讲解着各处的风光
大雪掩埋了荒凉
留下的只有秃山和渴望
信仰背在背包里
徒行雪夜把马灯点亮
那悠悠的灯火
聆听风在歌唱
 
《夏,你欠草原一场雨》
 
是谁,把草原逼成了荡妇
坦胸露背在沙滩上起舞
让那些匆匆赶来的色狼
断了念想
把骸骨埋葬
炎炎烈日
让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剥掉了伪装
苍鹰把最后一滳血洒向沙丘
画一个音符
唱一曲挽歌
敖包山祭了一遍又遍
雨,还是没有睡醒
像个喝多了酒的醉汉
总是搭乘了晚点的航班
2018年的夏
你欠草原一场雨
一场酣畅淋漓,透心透骨的雨
 
《晚冬》
 
覆盖了一个季节
厚实的身躯渐渐消瘦
早春的风将我轻轻唤醒
为我梳妆
将我
长长的秀发抛起在空中
太阳
一步一步地靠近
热情
让我痛哭流涕
那轰隆隆的山响
让我知道了力量
知道了
我正在为自己准备着葬礼
我的
灵魂却化作泪水
融入小溪、江河、大海
浸入土地
催生万物
或变为一缕清新的水气
俯看花开的雨季
 
《时光》
 
撕一条白云
恭敬地放在敖包山上
它就与苏日德亲密的结合
飘出了草原的彩虹
 
时光
被压缩在敖包山的石头下
发出吱吱呀呀的呼唤
从缝隙中流走
 
年复一年
草原上留下的是长大的石头
和不长的路
 
2018.12.18
 
《老屋》
 
百年的风雨
总是恋恋不舍地围在你的身旁
就似一位艺术大师
肆意在你身上泼墨、绘画、雕刻
把你修整的白发苍苍,瘦骨嶙峋
每一根血管都看得那样清晰
歪歪扭扭的残垣断壁
就如那墙头歪歪扭扭的草
见证了一路走过的艰辛与痛苦
抚摸您青筋裸露的身躯
百年的温度依旧如故
丝风在耳畔娓娓讲述
小院的欢乐、幸福
还有那滴血滴泪的故事
一砖一瓦屋檐窗棂
依然可见先祖铮铮风骨
李家巷
一个流传至今的百年名称
虽以破败凌乱
但风骨尚存魂依然
 
那垣古不变的理念
自有后人相传
别了,老屋
我们把航拍定格成永恒的纪念
 
2018.10.3
 
注:国庆回老家,到姥爷曾住过的老屋看了看,颇有伤感,以记之。
 
《与诗同行》
 
剪一段七色的彩虹
围做腰带
那七色的诗行便种在了心中
牧马人嘶裂的吼叫
套马杆在空中舞动
韵律随着风波起伏、延伸
与诗同行
在草原上留迹
让雁鸣声和弦
汇出沙尘暴的交响
一只雄鹰
为了幼崽的腾飞
把最后一滴血浸入了沙漠中
山川河流,四季轮回
时光在诗行中渐渐流走
 
《静》
 
静夜难眠
孤对星空看流云
飞鹤己去
情深愈浓
更是春分时节
草原深处更醉人
似睡非睡
似醒非醒
难得糊涂过一生
梦里飞絮碎成纸
寂也黎明
静也黎明
燕子归来还是春
 
《人间烟火》
 
草原大
大的像碗里的水
而徒行者
就像一粒小小的芝麻
十里八里
能见到一个毡包
烟火的味道从苍凉中穿过
一道一道的铁丝网
像冈村宁次的封锁线
大地被紧紧梱绑
牛羊隔网相望
生态链被人为地剪断
你的烟火
和我的烟火
遥遥守望
试问
谁能为草原松绑
还我原生态的草场
 
《手机不是小三》
 
退休前
手机只是打打接接
玩个微信,聊聊天
忽一天
友人相约,捡起了诗歌
手机就变了天
分分不离手,秒秒魂梦牵
诗歌创作不用笔
小小萤屏苦钻研
忘吃饭,忘时间
答非所问昏了天
上个厕所也要看
老伴说
那就是你的小三
 
《大雪》
 
冰河
打一个孔
一条自由的魚就上了歺桌
张着大嘴
双眼环顾着四周
我举筷又止
它的眼与我的眼对视
冥冥之中飘来一句
谁安排我俩相见
只是因为大雪吗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