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心的诗

2018/12/24 1:13:00

“先锋时刻”:远心的诗(《诗歌月刊》2018年第12期)
 
 




一匹白马的模子
 
心跳,不一样地跳
跳着一个声音,多奇怪
这纷纭的世间,魅影重重
那个声音浮现出来
一匹白马的模子
打上天空的烙印
 
风被带走了
 
一种莫名的引力,把风带走了
只剩下沙地,沙地上一片百吉莲
太阳比夏天还要残暴
这样炙烤大地究竟是为什么
这个看不见的力,像一个人的影子
又像一群鸟飞过沙漠
最后一滴水,是落在莲花瓣上的泪珠
莲花活着
而风被带走了
 
预感之鸟
 
预感之鸟,在事实发生的时刻
飞走了,很多漂浮的东西扑棱扑棱落下来
孔雀被送回来,这很好
你小小的镜子,护持着心
小小的镜子,你当爆裂、聚集
把所有生力放在天平两侧
让生命与生命平衡
让花朵仰望花朵
静静地,就会发生
 
有些人替你活着
 
从头顶长出来一个人
我看着他走进小径
陷入低洼的树林,走进湖水
我想说一句话,口被禁言
我想伸出援手,身体一动不能动
他头也不回,像一个真正寻死的人
他的寻死不是为了觅活
“有些人替你活着
有些人替你死去
但没有人能证明你的存在”
他替我死了,我在他身后站着
竟然无话可说
像一个不失眠的无辜者
恍然自悟——我是替他活着
 
最后的洞穴
 
退到最后的洞穴,在山腰上
已经无路可退了,手持尖利的石镰
开始砍那些荆棘,荆棘挂着秋天的红果子
一副无所谓的面孔,骄阳烈火
使它更增加了几分娇艳
精疲力尽,我只有坐下来
抹一把带着血丝的手汗,泥土在四周
所有的虫子都不与我为伍,它们
兀自叫着,像秋风一样,来去无迹
仇恨无端,杂生的花椒树,红了营盘
厮杀声也早已过去。这正午的战场
透着尘埃落定的苍凉
那远处的群山,陷入回忆,陷入
野性驯服后的荒芜
 
到远处去唱歌
 
去,到远处去唱歌
我赶走白云,无法忍受它的空灵和洁白
让它的歌声在远方穿透我,这样
我的骨头和骨髓尚能相融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比任何季节都更加本真
漂浮着游荡在大地上空,那朵白云
金色草原承载你
七彩的呼伦贝尔,打过草的
梦幻草堆棋盘一样散落的草地
山丘的阴影里陷落着尘世的原罪
一遍遍遥望
被看不见的力所吸纳、承接
那是朝向大地的黑暗之力
那是直面苍穹的光明之力
那是宽恕一切重生一切的救赎之力
当你觉得死亡近了,像一棵草一样熟悉
白云和大地就向无限的远方引退
你只能投入,长长地走过去
寻觅亘古无言的草原的根
 
风中的云鸟
 
退回到边界线以内,在这边
流浪,颠簸的草原客车,像起伏的马背
我在进行一场生死旅行
我想与魂飞天外的你告别
我不知道是该与你的肉体,还是灵魂告别
我行走在路上,在草原上
你能看见,天空渺远而切近
收割后的草场像生育过的妇人
我是传说中的吉普赛人
在下雪之前,想和你一起驱散寒冷和黑暗
独居的朝西的窗户里,转身就能看见你
那些因为你流的泪还在沙发上东倒西歪
我没有勇气去送你,像是送自己
我在注定遇不到你的草原路上
山顶的羊群像星星一样在日光里泛白
包着头巾的牧羊女,眼神比月亮更坚韧
我被疲惫的马儿驮到达赉湖边
这草原一隅的大海,无限地澎湃
从深处涌出寂静的波澜
我听不见空中的云鸟说话
聚而又散,云鸟的脸
我仰望着风中的云鸟,双手合十
那是最后一刻俯视人间的你的脸
我曾日夜相伴过
在这一刻,留下容我终生解读的
五字真言
 
河流无法收复
 
河流无法收复
千年流淌下去
青藏高原清可见底
黄土高原混浊难辨
沧浪之水清兮,沧浪之水浊兮
离开源头的河流做不了清浊的主
那一段安静的河面,想带你去看
始终未能如愿,并不影响那安静和宽阔
在我心里,一直漂流
河流无法收复,我确定
那些流逝的耳鬓厮磨的日子
也无法收复
是否还在流淌,也已邈然
 
一次一次摇上来
 
一次次从深井里摇上来的井水,在生命中
不同的清晨,一次又一次摇上来
姥姥村东头的大井,据说水最好,母亲的牙很白
奶奶村中央的大井,井绳粗而硬,冬天井沿结冰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清晨把那个铝皮水桶
系到井底,投了又投
摇上来的水,冷冽激人
有时候混浊,回家沉淀一下再倒进水瓮
成年后,在诗歌的风铃里,我又听见那水声
辘轳摇上来时桶里的水一颤一颤掉进深井
挑担走在路上,水滴成冰
井水倒进水瓮,哗地一声冲压瓮底
从深井里摇上来的井水,在生命中
不同的清晨,一次又一次摇上来
那个摇着辘轳把儿的人,是生我的人
 
春天会在一朵干花里长出来
 
还能不能恢复如初
如初见,不会了,被一些事物改变
看上去熟悉,已同陌路
春天的花,变成干花后
多了一些褶皱和弯曲
花型尚在,嘴角带笑
梦魇后释然
风过来,轻轻地摇
自己搭理自己
重新播种一遍
春天会在一朵干花里长出来
像一个干瘪的哭泣
 
一条窄道
 
人生无常,有已
一条窄道,仅此而已
重新出生一遍,阵痛之后
墙上的那些,“面始焦”
“齿更发长”,让它顺其自然
接受命运需要过程
修行在如此静水中
有一些显现,有一些隐藏
有一些深藏
窗外的阳光和灯光,同样绚烂
一种悠远的蔚蓝
把白云推远
 
劈开树枝的影子
 
时间长着翅膀,可以飞翔
可以敛持而立,在窗前的树梢上
楼上桥,桥上楼
大榆树长到桥头
劈开树枝的影子,看到喜鹊
时间在斜面上匍匐
彼此相知,这样望着
谁能从中窥见万物
谁就是时间的奥秘
一阵急雪挥洒而来
 
匍匐前行
 
从此,我要用一生去丈量距离
直到匍匐长跪在你门下
已经苍老了容颜
褴褛的衣衫像破碎的云霞
我看见空中的虹桥
而不能跨越,在桥下匍匐前行
我也常常忘了
或许,只要你还在那头
河水就不可能不流
 
沉香木
 
会发生什么?早霞和晚霞
看起来绝不相似
一种沉香在周围弥漫
沉香木,沉得像黑夜的脊梁
如此冷清与寂寥,这样守护
脸贴在沉香木上有下沉之痛
一种永远不变的表情
有人试图在木上刻字
木挣扎了几下
发出暗暗的吼声
 
游泳的鱼
 
你的背影在眼前只一闪
一条鱼飞上了天
霞光把鱼鳞融化了
我在鱼鳞的光影里泪流满面
永远回不去了,早就知道
抱你的刹那,握住你的手
轻轻地,轻轻地吻别
原来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为了秋季的别离
夏天丰盛得光彩流溢
每一条河都打开
为了一条游泳的鱼
 
骑着白云的走马
 
云走得很慢,故意让人看见
无限,无尽,后来的与前行的
在同一画面,这是大同世界吗
骑着白云的走马,走天涯
隐隐地,风刮在脸上的疼痛
离散之前已清醒
云水弥漫,这过场
不躲避,也不铭记
静静走过
走到遗忘的深渊
走向人生的一小块空地
 
细数辰光
 
半间屋子,半盏烛火
身子一半冰冷,寒意透过床铺
灵魂一半在体内,一半到空中
若是再冷一点,就会飘出门外
若是再暖一点,就能全数回归
心脏里一个小纸人
在秋风中晃
难怪阳台窗子咚咚窃响
秋风上下升降,有点迫不及待
宜温酒,偎炉,细数辰光

 


来源:木末芙蓉花  远心微语
作者:远心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wMzc4ODk2Mw==&mid=2650068913&idx=1&sn=bb433a92a67bccce2747ec0a75922cd2&chksm=8335ae7db442276b775c12950aeba0dc9b6f3257ff784ca1dcfc41e5b8403f6a26f243887c66&mpshare=1&scene=1&srcid=122347xwB78e6nP0qF8VPgZ6&pass_ticket=R8wyta96kIaDnOEMLXcPi96JQ0BO692yj3fc78hhI3iyrvPOU%2FedRkHBlthPxECT#rd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