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萱:西藏之书

2018/11/10 13:43:00

西藏之书

作者:刘萱                                                    
 
阿里三章
 
站在西藏阿里亘古的荒原和苍凉十亿年的土林面前,仿佛我再次醒来。
 
为了悠久的混沌和今天的太阳,为了那些沉入辽远星空从未凝结的魂灵……                                                
----序《阿里三章》
 
一 
  

你为何来到我的梦中,又从我的窗前飞走?
“它不是个死亡,而是圆满”。
往西,再往西……
 
你必须走吗?我离开那个不经意的黄昏,鲜花一直醒着。
你必须走吗?你送我的书还躺在我们温暖的话语里。
 
相遇千里迢迢,仿佛就是为了此刻未曾的挥手,尘土飞扬的路。
你必须走吗?
 
往西,再往西……
 
我走进亘古高原从未有过的寂静。
我走进被举在霞光中的土林,
绵延十亿年的呐喊在尘埃中舞蹈,
象泉河被流淌的镜子照耀,
古城堡脱落的墙土叩响我的疼痛。
我想将今生对你所有的回忆换你远飞在天空的一根羽毛。
我想让止不住的思念变成一盏明灯。
我想让你的微笑刻印在雪山凄厉的长发中。
我想让无绿的海拔重回蓝色的古海,追悔和遗憾成为你哪怕只有一刹那的回眸。
 
亘古的宁静一步步逼进我彻夜的凝望,没有希望留住什么,只有眼泪和不灭之火。
 
起风了,冰层下透出悠久的寒冷,紧紧抓住我颤抖的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过你永不转身的背影。
 
土林以她光怪陆离的衰老和稚嫩,在月夜里拍打我幽暗的泪滴、坠落的孤寂。
 
风停了,雪山躲进了黑暗的云层,雄鹰在天空的闪电中惊醒。
突然,我看到了,正在那一处徐徐燃烧起来的歌声中!
你……      
 
二    
  
你给了我生命。
同时你把我的生命分成了两半:
我的心会为你而明亮或是黯淡,我的魂会为你而活着或是死去。
 
我的生命永远走不出你的幻影。
年轻时的你,美丽像日夜绽放的花朵,如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为儿女们开放至枯萎。
儿时,每天在透明的阳光中为我种植一缕缕带着你温热气息的芬芳,扶着我的梦想在青翠欲滴中生长。
每天,你拉着我的小手,穿过简陋的城市街道,走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你对我恒久的凝视每天都从你青春的眼眸里跳出来,
成为一盏又一盏不灭的路灯,照耀我一次次走过那昏暗弯曲的小巷。
 
你带我趟过映照童年梦影的河流,搭乘通往苍穹的彩虹,去沐浴群星一样灿烂的文字,去寻觅星辰之际难以抵达的光明。
 
你将我从前的名字带到我的心上。
 
于是,我在你爱的热望与拥抱中,成长为另一个初晓的生命,一片温暖的土地。
 
雪山围绕,土林绵延,圣洁的湖水在宁静中闪光。
 
光阴会变幻颜色,在一个出奇不意的早上,褪去我斑斓的生命气息。
你衰竭的生命即将升起另一轮太阳的时候,我从荒原奔向你双眸的尽头。
 
我眼含热泪紧握你的双手。
你看见我了吗?你呼唤我了吗?
 
没有回声。
你的回答如这荒凉的高原一样寂静。我失去了黎明的影子,瞬间在一片冰凉的黑暗里……
气喘吁吁的我,一句话也不说的你,我们今世的缘分遁入悲愁。
 
我来到儿时的海,你在海的彼岸。
狂风大作,时间敲碎了生离死别之钟。
 
你悄悄地、永远地走了!
你永远永远地走了吗?
穿越几世的泪水如汹涌的海浪撞击我绝望的胸膛,我拼命地奔跑,拼命地追赶,直至踏碎命运。
为了追赶你,我灵魂的城堡一夜之间挣扎成废墟模样,我万世的足音凝成了高原不朽的星空。
 
我是你生命的原野,你是我一世积蓄的泪光。
……
 
三    
 
辽阔的荒原下起了大雨,山脉分割远古含泪的天空。
 
水流涌向混沌的天地,大地撕开时间的裂缝,开始拥抱洪荒。
 
群山在乌云中奔涌,闪电在云层中穿梭,星星从宇宙的狂吼中撒落一地。刚才还很明丽的云彩,你逃遁到了哪里?原来沉重的咆哮诞生了海洋。
 
山在摇,地在动,一切的荒原都在消退,古海的巨浪将三趾马留在光焰沧桑的岸边。
 
生命如这雨后的激流,一会儿工夫,就成为了月光下的草原,流逝的羊群、牦牛的头颅、荒芜的草甸、山顶上不再醒来的夕阳。
 
大地挥不去最深沉的痛苦和世纪。只有在等待日出的时刻,光焰才能抵达神圣的门槛。
活着的冰川和死去的牛粪火苗,哪一个更像你的来世?我的今生?什么地方才能永远是黑夜,什么地方才能永远是春天?  
 
生命如暗夜里飞翔的鸟儿,没有投影。而那欢叫着远去的诗句,曾和煦如春,如今也正作古。
 
日月在几百万年的土林里悄悄生长。穹银之城,为什么总是把云中的那一盏永恒的灯牧向西边?
 
没有人永远活着,花儿也会凋谢,尘土也会逃遁,小草也会成为死亡的勋章。
 
不必悲伤,就像雨水成了云彩的母亲,河流成了海洋的女儿,阳光成了温暖的翅膀,我的悲悯成了石头心中的冥想。
 
都消失了,又都在不同的光芒里复活。
 
我们是温柔的脸庞,喧嚣的尘土,山岩上凛冽的四季,星辰上的草叶。
 
当我们再次醒来,我们的生命已注入大地。
 
我们的爱已注入天边的幽暗
 
直至永恒
……
            
藏北无人区三章
 
普若岗日冰川
  
大鹏飞起又落下的地方,为什么尽是不愿死去的寂寥?
 
在这片齐天的高地上,冬季啄伤不了人类,一万年被埋入沙漠中的冰川,似乎只有荒凉与寒冷,才能保存悠久和遗忘。
                                         
藏羚羊
 
看似漫不经心的远山下,群鸟掠过风中的宁静。
 
往西,尘埃满天,往北,雪落在梦中。
 
你一直凝神奔跑,或栖息于无声的蔚蓝之中,头枕太阳万古的脉动。
 
你是古代寄来的世界最高处的精灵么?
                                                                        
 
藏野驴
 
你总能伫立寸草不生的山岩之上,齐步雪野的每一个角落,高视阔步,任白云追逐。
 
劲风和尘土属于过往,不用奔跑,总有一片黄昏和草原吟唱你的归途。
 
 
藏北三章 (二)                                
 
你在云端将牧歌拨亮,犹如暗夜里睁开的眸子,上面洒满甘霖,我的心顿时温暖起来。
 
在帐篷晨烟的尽头,依偎你的霞光,
 
成群的牛羊闪耀光芒。
 
可是,不一会儿,你忽然手握愁苦,
张开往日的嘴唇,从雪山深处刮起了痴痴的狂风。
 
天地摔打着帐篷的寂寥,山脊的骨骼直刺鸟儿的鸣叫。
万物停留在时光的两端,我的爱恋被冻醒。
 
一切都被你拋进虚空。
一切都被你赶进寒冷的夕阳之中,只剩下撞击蔚蓝的石头。
 
我想奔跑,和你一起跑过天空:
 
——我想让你万年的呼啸卷走都市魑魅的光影;
——我想让你被镂空的干枯在天边起舞冰川的苏醒;
——我想将你拥入长发般飘逸的思绪,将你的悲苦和我的沉醉从今世吹向他世。
——我想踩着海底的冰雪,让山峦抖动翅膀,在乌云降落之前,洒落冬日的寂静,覆盖溪流,野草,荒原。
 
我一直在迎着你,希望你伸出悠久的气息,包围我儿时不愿睡去的花朵。
 
太阳的声音呢?你梦醒时分的激流呢?
我想躲过你的日月,却躲不过你的星辰。
 
让云朵穿过我的心……
                                                
                          
泽当三章 
 
拉姆拉措
 
什么时候,一座山,撞击了一群山,一颗心,击碎了一群星。
  
云朵流进溪流,溪流饮海的古老。  
 
你停下来了吗?  
被风雪神秘磨损的山峰,无法停止的呼唤,停靠冰雪的阳   光,总是在我要离开的时候浩瀚当空,我的心立刻走进另一轮汹湧的波涛。 
 
我一直在等你。 
 
 一阵雨打湿了几世的虔诚,就像一个死亡接应另一个死亡,一片寂静吮吸另一片寂静。   
 
 寒风忽地吹散刚刚许下的诺言,煨桑围拢过来,白云哭泣蔚蓝。
 
我仿佛闻到了古代的乐舞,指出大海的方向。  
 
残阳明丽,却照不透你的梦境,我的悲怆。
 
你终于走向天空,在雨幕的那头,群山怀抱着你颤动的魂灵,我的名字含着你的今世……
                            
望果节
                                     
 青稞扬起风,煨桑如一条河流,记录着一年又一年的收成,一次又一次俘获忧伤。
 太阳的光线埋入土地,高原人扛着从远古飘来的旗帜,把丰盈的秋天抬进喜悦。
 这当儿,田野里回荡山的歌谣,青稞酒在醇香中苏醒,村口的氆氇正踉跄走过云彩,碰落黄昏的孤独。
 山、青稞,羊群变成冲刷成骨骸的江岸,果谐之舞从天而降,斟满映照古老的酒杯。
 拂去遐想,确定地醉入星空。喃喃地
 下一季大地
 在怀里复活。
                              
泽当渡口
                                                               
我不经意间陷在你冰凉的呼吸里。
 没有温度的阳光,山脊鼓起海浪。
影子落在江面上,悠久的云朵举着朝圣者的庄严。
鲜花和尘土飞扬驶过,从云中摇荡的牛皮船被悲悯之水一次次搁浅。
浪涛一个接着一个打来,一阵紧似一阵。
 
此岸连着彼岸,石头握着石头,狂风呼啸衣襟,咬紧牙关,紧攥着绿松石的身躯像雄鹰一样坚毅。
 
渡过去,渡过去,渡过去了,岸的那边一定有一个更加遥远的遥远。
 
大雨滂沱的岸边,焦急,渴望,出走,徘徊……交出一切,交出生老病死,交出前世今生,却交不出你需要的答案。
 
月光晃动牦牛的眼神,忽然,你的笑容盛开在不再落雨的彼岸。
没有告别的码头,照耀了我的归途……
                                                                                                     
藏东三章
 
横断山
                          
在江涛切割的怒吼中,在云彩流淌的冰凉里,我不忍向你挥手,此刻,我沉醉于血液涨潮时的激荡。
——我不知道,哪一朵云是从高原雄鹰的幼年喷薄;
——我不知道,哪一朵浪花曾滑过我儿时城市的溪流,卷走山岭的空寂;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早就在特提斯的早晨翻动红色,翱翔苍茫;
——我不知道,当我面临你,是不是就是面临深渊那边脱洋为陆的又一次回放。
 
风静静地等待
忽然
亮得很慢的月光跃过
……
                                  
然乌湖                                                              
 
  你的一声雷霆闪电般的呼唤,震落五彩的季节和沉默的蔚蓝。
 
 三面湖水倒映的冰川坐在尘埃之中,身躯在凛冽中枯萎……
 
 我在你尘土飞扬的那个早晨,跌入日嘎布雪山飘零的雪片,和帕隆藏布一起沉浮旋转,一路的石头劈开光阴。
 
 你听到什么了吗?
  ——你是否听见曾经的芬芳从这里一直盛开到天边?
  ——你是否听见母亲手持灯盏点燃邻近星河的人声?
  ——你是否听见草甸上的一株草正悄悄游出月色?
 
 我的爱恋丢失于湖底。
 和霞光一起拾起的,
 不止是疼痛。
                                                                                         
康巴汉子
 
 驾驭云彩和欢笑奔腾,枕着黑色帐蓬入梦,荆棘开满胸膛的四季。
 
 一匹马的奔跑,一群男子汉的云端。
 
 滑翔白云的肌肤映照古铜色的太阳。
 
 用卡若的陶罐豪饮,用祖传的魂魄擦亮藏刀闪耀的方向。
 深谷是男子每天遗留的脚印,草原是女人清晨惊艳的目光。
 
因为有你,彩虹挥舞彩虹,凝望拥抱凝望,梦想追逐梦想……
 
红头绳在风雪中疾驰,马不停蹄地奔向苍穹的原野,快点,再快点
 ——直到追上那一束 
朗照人间豪迈的
万古光芒!
                                            
尼玛三章
 
羌塘之冬
 
都说这里是太阳光顾最多的地方,我只看到冬天里雄鹰也会迷路。雪的脚印上映着棕熊的冬眠。
 
熟悉的眼神叠满山岩,从经书里翻过,一旦重新拾起江爱藏布的浪花,野牦牛会踩上星光照耀的回忆。
                                          
当热雍错
 
这里不止有那一万多年风带不走的石头,更有玉本寺留存过的日月之书,和走向星星的小径。当湖水被众神一圈圈划开,小村庄的窗口有碧蓝的酥油香飘过阿佳今晚的暗夜。
                                             
尼玛白山羊
 
你的心也许从未遥想,而你被雕刻出的玉石般晶莹的柔软,在天上的沙尘中闪烁羌塘高地的阳光,诱惑了整个世界。
 
从冬季撒满黄金一样的草地上起风,从象雄湖泊洞开的黄昏回归,羊圈的背面是冰冻的海子,加林山的岩画上你的歌声从未停歇。
                                                            
西藏三章
 
遥望雪域高原
 
 
雪山从海底升腾,
草原遇到三趾马,
百条绳子拴住天上的星星。
下面是海子,雪峰漂上云霄,
加林山上格萨尔的古战场和羊皮风袋。
 
冬天十一二月的时候,花儿和草原真的要分别吗?
 
天边的白云是羊群,近处的黑眼圈是野牦牛。
太古代,元古代,洪水期,冰川期,彩虹般的纽扣,锁住了你一望无际自己的世界。
人的右边是神,荒凉的西边是雍仲。
 
山石从阴阳深处起风,草坡站在细石器的月色里,
牛角胡吹响了你的魂灵
……
                          
聆听藏文化
  
荒芜,冰川。
达果雪山下,当惹圣湖一万年后,风还在以祖先的姿势坐在那里。
如赭色通透的山岩一样,洞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