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恩在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上谈帕斯

2018/11/1 10:49:00

李成恩在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上谈帕斯
——给拉美带来一股清新的风
 
 
第七届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海报
 
 
李成恩给墨西哥读者签名
 
 
李成恩接受奇瓦瓦自治大学颁发的访问讲座证书
 
 
李成恩演讲现场观众
 

李成恩与墨西哥、斯洛伐克、秘鲁、厄瓜多尔等国诗人
 
 
李成恩与墨西哥著名诗人、墨西哥语言协会会长、二十一世纪出版社董事长哈依梅·拉巴斯蒂达(右)
 
 
李成恩与墨西哥总统首席中文翻译、著名汉学家莉亚娜(右)
 
 
李成恩与齐瓦瓦的大学生诗歌爱好者在一起
 
 
李成恩在蒙特雷新莱昂州立自治大学讲座
 
 
李成恩在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闭幕式上发言与朗诵
 
  李成恩于墨西哥当地时间2018年10月18日下午,出席了第七届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诗歌节开幕式在首都墨西哥城市中心的宪法广场举行。李成恩与墨西哥、斯洛伐克、秘鲁、厄瓜多尔四国诗人同台朗诵了她的多首诗歌,并朗诵了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墨西哥诗人帕斯的诗。
 
  李成恩是中国80后诗人、纪录片导演、影视制片人,出版有诗集《汴河,汴河》《高楼镇》《池塘》《春风中有良知》《酥油灯》和其它作品集10部,曾获得“第三届中国当代十大杰出青年诗人”、“中国当代诗歌奖”、“首届屈原诗歌奖”、“第二届李白诗歌奖”、“首届安徽诗歌奖最佳诗人奖”等,入选首都首批优秀中青年文艺人才库,曾受邀到德国、法国、古巴、哥伦比亚、智利等国参加国际诗歌节与文学交流活动。
 
  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已经举办了七届,邀请世界各地的诗人参加诗歌朗诵与演讲,由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组委会、墨西哥政府文化部与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孔子学院、孔院拉美中心联合举办。本届诗歌节邀请了中国、墨西哥、美国、意大利、西班牙、伊朗、秘鲁、阿根廷、智利、斯洛伐克、厄瓜多尔、斯洛文尼亚、芬兰、危地马拉等国家的六十多位诗人参加。

  当地时间2018年10月17日下午,李成恩应邀到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进行了诗歌朗诵与讲座,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李程为她现场翻译,墨西哥总统首席中文翻译、著名汉学家莉亚娜女士出席了当天的活动并讲话,受到大学师生与墨西哥城市民的欢迎,李成恩朗诵了多首写故乡灵璧与汴河的诗歌。在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闭幕式上,李成恩与秘鲁、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墨西哥诗人同场朗诵交流,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主席曼努埃尔(Manuel Cuautle)先生主持了活动。
 
  在参加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后,李成恩还分别在墨西哥蒙特雷新莱昂州自治大学、奇瓦瓦自治大学等进行了诗歌朗诵与讲座,墨西哥著名诗人马加里托•奎亚尔(MARGARITO CUÉLLAR)先生、新莱昂州自治大学孔子学院教师、西班牙语文学译者范童心与奇瓦瓦自治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滕学明为她现场翻译和主持。
 
  李成恩以“我的太阳石,向帕斯致敬”为主题与墨西哥诗人和观众交流,她介绍了她的创作历程,从墨西哥诗人帕斯的《太阳石》讲到故乡的灵璧石,她说:“帕斯对于时间、神话、生命、死亡的写作,在我最早写作时对我形成了很好的启示。我对《太阳石》通过‘声音的回廊’走向环形的中心,走进陌生的世界,非常感兴趣。我在写作中注重‘声音的回廊’的效果,从而达到一种现代诗的整体节奏。”
 
  孔子学院拉美中心执行主任、西班牙语文学翻译家孙新堂先生评价说:“李成恩给拉美带来一股清新的风,她的诗如轻扣灵璧石所发出的玉振金声的音质,像鸟的鸣叫,直达心灵。”
 
  墨西哥总统首席中文翻译、著名汉学家莉亚娜女士对李成恩的诗歌与演讲非常欣赏,她把李成恩诗歌的西班牙语版在《墨西哥科学院院刊》发表。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组委会主席曼努埃尔(Manuel Cuautle)先生赞同李成恩对于太阳石的来自于中国经验的理解,说她是参加本次墨西哥国际诗歌节年龄最小的诗人。墨西哥诗人马加里托•奎亚尔(MARGARITO CUÉLLAR)先生认为李成恩是在中国诗歌传统与国际诗歌影响中交叉跑动的新一代的诗人。
 
  李成恩在2018年第七届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上的演讲提纲:
 
  我的太阳石,向帕斯致敬
 
  李成恩/文
 
  来参加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我想亲眼看到帕斯先生诗中的太阳石,早在1992年中国桂林的漓江出版社就出版了帕斯的诗集《太阳石》,那是在中国最早翻译的版本,第一版印了8800册,主要译者朱景冬写了一篇译本前言:《拉丁美洲诗歌的一面旗帜》,中国读者通过这个译本认识了帕斯先生。他于1990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上世纪的90年代中国作家离诺贝尔文学奖还很远,但正是这家漓江出版社让中国的文学爱好者及时读到了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的作品。
 
  《太阳石》对于中国读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能量,不光是诗歌的,那是拉丁美洲强大的文学启蒙,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与聂鲁达的《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在中国作家与读者中拥有很高的声誉,帕斯的《太阳石》是第三颗在中国引爆拉丁美洲文学热的炸弹。在我不断成长并走向现代的写作里,帕斯先生在我眼里就是一块巨大的文学的“太阳石”,与躺在墨西哥城国立人类学博物馆重24吨的太阳历石一样神秘。
 
  在我的故乡中国安徽灵璧,有一种形成于8亿多年前的灵璧石,我的故乡在古代震旦纪期间(距今约8-4.4亿年),经过吕梁构造运动,海水淹没故乡,使灵璧成为一片海洋。神奇的是轻击微扣灵璧石,会发出琤琮之声,这种多以黑、褐黄、灰为主,间有白色、暗红、五彩、黑质白章的石头,具有“玉振金声”的音质,在中国许多城市的酒店宾馆大堂里都会见到巨大的灵璧石。它有辟邪镇宅、冰清玉洁的喻意。在我的故乡,还有一个神仙,他叫钟馗,他铁面虬鬓,相貌奇异,中国人都知道钟馗的本事是打鬼驱邪,我的故乡画钟馗像的人很多,春节时钟馗是门神,家家门上贴着他的画像。
 
  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开始阅读与写作的,我写过故乡的系列诗歌,并且为此出版过《汴河,汴河》《高楼镇》等诗集,故乡的灵璧石就是我的“太阳石”,我的诗里有不少关于石头与神仙钟馗的内容。
  
  帕斯对于时间、神话、生命、死亡的写作,在我最早写作时对我形成了很好的启示。我对《太阳石》通过“声音的回廊”走向环形的中心,走进陌生的世界,非常感兴趣。我在写作中注重“声音的回廊”的效果,从而达到一种现代诗的整体节奏。我们可以看帕斯的《枝头》一诗:
 
  一只小鸟
  落在松枝上,
  啾啾歌唱。
  
  它突然挺立,箭一样
  飞向远方,
  歌声中变得渺茫。
  
  小鸟是一块木片
  善于歌唱,伴随着歌声嘹亮,
  活活地烧光。
  
  抬望眼:空荡荡。
  只有寂静
  在枝头摇晃。
  
  (赵振江 译)
 
  我的《春天鸟在叫》(节选)
 
  自行车在叫,生锈的铃铛在叫
  春天在叫,人类绿色的心脏在叫
  枯萎的老牛转动发呆的脑袋,它弯曲的
  牛角在叫,它乌黑的尾巴在叫
  洞里的蛇在叫                                           
  像婴儿想念妈妈一样的叫
  儿子在叫,衰老的父亲在叫
  躺在墓地里的外公在叫,他坚硬的骨头在叫
 
  石桥在叫
  蹲在石桥上的鬼魂在叫
  一到夜里满天的星光在叫
  仿佛满天的鬼魂扑向春天
  春天抱着散步的庄子在叫
  庄子抱着一捆干柴在叫
  陶渊明抱着南山在叫
 
  “声音的回廊”来自《太阳石》,帕斯诗歌中自然的音调,我也充满了好奇,我不知道墨西哥人是不是沉浸在自然与音乐之中,这次来参加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除了与墨西哥诗人朋友,以及其他国家的诗人交流,我还想亲眼看看太阳石。我想把太阳石与我故乡的灵璧石进行比较,不是从外形与质地上来比较,而是从精神上来找各自不同的诗歌与历史源头,太阳石掩埋地下二百三十九年,它是太阳历石。《太阳石》共584行,最后6行与开头6行重复,形成全诗的环形结构,如同阿兹特克人的日历一样周而复始。阿兹特克人将一年分为584天,这正是金星绕太阳公转的时间。《太阳石》的行数与这个时间数字一致。诗的开头和结尾如此回旋:“一株晶莹的垂柳,一棵水灵灵的白杨,/一眼高高的喷泉随风飘荡,/一棵稳健的树木翩翩起舞,/一条河流曲曲弯弯/前进、后退、迂回/却总是到达要去的地方。”
 
        我在多年的写作里做过这种尝试,“声音的回廊”成了我某些作品的音调。这次身临墨西哥,与太阳石相见,进入帕斯先生生活与写作的地方,我能感受到诗人灵魂的存在。所以,我要向伟大的诗人帕斯先生致敬。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