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瑟瑟墨西哥诗歌小辑

2018/10/20 9:44:00

周瑟瑟墨西哥诗歌小辑

作者:周瑟瑟

 


墨西哥城
 
一座城市需要多少灯盏
才能温暖陌生人
一座城市聚集多少相爱的人
才能称呼为墨西哥城
飞机轰隆隆的降落中有一张男子
络腮胡子包围的忧郁的脸一闪一闪
巨鸟的翅膀湿漉漉的
沿着钻石山下滑
达拉斯、丹佛、盐湖城已经远去
我即将回到潮湿的空气里
回到教堂的阴影里
一座城市需要多少勇气
才能倾听流浪汉在街角呕吐
一座城市的大雨刚刚下过
嚎叫的人蜷缩身体
我们穿过古老的街区
黑暗中的涂鸦墙下
一对墨西哥青年
拥吻在一起
 
2018.10.17
 
墨西哥幽灵
 
下半夜醒来
我拉开窗帘
墨西哥城的夜空
白云悬挂
晃若隔世
对面一幢建筑
古老的石头房子
粗糙的石块
组成一扇扇门窗
最底下的门廊透出灯光
我躲在窗子后面窥视
那个喝醉了的流浪男人
他像墨西哥的幽灵
一个孤独的幽灵
守着一幢石头房子
 
2018.10.17
 
阿兹特克人
 
阿兹特克人问我
你看见一只鹰
站在仙人掌上吗
我迷迷糊糊
我是看见一只鹰
站在仙人掌上
它叼着一条蛇
那么你愿意留下来
与我们一起建造一座岛吗
我愿意在墨西哥填湖造城
我愿意受到太阳神的指点
成为阿兹特克人的朋友
那只啄食蛇的鹰
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2018.10.18
 
玛雅玛雅
 
玛雅玛雅
一地的金子
从生到死如朝霞短暂
从渔猎到农耕
赤脚走进丛林
玛雅玛雅
每隔52年
来一次新的轮回
死亡是生命的开始
所有的建筑被覆盖
所有的河流突然倒流
所有的金子变成泥土
人们从死亡里抬起头
玛雅玛雅
我们重新发明文字
坐在纪念碑下歌唱
玛雅玛雅
我听到了你的预言
我和数以百计的城邦
我和阿兹特克帝国
一起消失在太平洋
 
2018.10.18
 
弗里达家门外
 
一根金属扶手插进她的腹部
直接穿透她的阴部
她失去了童贞
一生不能生育
剧烈的冲撞撕开了她的衣服
车上有人带着一包金粉……
金粉撒满了她血淋淋的身体
我和拉丁美洲、中国东北的观众
在弗里达家门外排起长队
整个墨西哥城
弗里达家门外排队的游客最多
我们都来观看她血淋淋的身体
 
2018.10.18
 
木乃伊
 
我们去教堂地下室
看望木乃伊
沿着光滑的过道
一步步走近他们
他们衣着整齐
甚至比活着的人
还要体面
他们有的斜立在墙边
有的躺在木盒子里
除了没有了血肉
他们的灵魂
在天堂里
一直快活地飞
 
2018.10.18
 
特斯科科湖
 
西班牙人填埋了特斯科科湖
填埋了阿兹特克帝国
他们在废墟上建起墨西哥城
我从中国赶来
我喝了一口特斯科科湖的湖水
某年夏季奥运会在这里进行
我终于赶来观看
我出生那年的墨西哥城
溜狗的人手里牵着更多的狗
教堂的钟声找不到特斯科科湖
双脚踢踏的小女孩
她踩着欢快的节奏
为我指出一条雨季的路
 
2018.10.19
 
骷髅人
 
墨西哥城在迎接亡灵节
家家户户的阳台上
坐着骷髅人
他们装盛打扮
楼下拉风琴的人
向我伸出帽子
欢迎鬼魂回到家中
欢迎从死开始生
一个骷髅爱着
另一个骷髅
生爱着死
 
2018.10.19
 
周瑟瑟简介:
 
周瑟瑟,男,生于湖南,现居北京。小说家,诗人,文化评论人。曾任多家媒体主编。现为电视制作人,纪录片导演。

作者:周瑟瑟
来源:作家网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