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人周瑟瑟参加第七届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

2018/10/20 9:35:00

中国诗人周瑟瑟参加第七届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

 
   
   


  墨西哥当地时间2018年10月18日下午,第七届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在首都墨西哥城市中心的宪法广场举行。中国当代作家、诗人周瑟瑟,墨西哥八十多岁的著名诗人、墨西哥语言协会会长、二十一世纪出版社董事长哈依梅·拉巴斯蒂达,美国籍伊朗裔女诗人肖莱·沃尔佩首先登场朗诵诗歌并发表演讲。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李程现场为周瑟瑟翻译。诗人、墨西哥城诗歌节组委会主席曼努埃尔(Manuel Cuautle)先生主持了开幕式,并用西班牙语朗诵了周瑟瑟的诗歌《被莲花淹死的母亲》《林中鸟》《洗衣机里的小孩》等。
      
  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已经成功举行了七届,每届都邀请世界各地的诗人参加,由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组委会、墨西哥政府文化部与孔院拉美中心、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孔子学院联合举办。本届诗歌节有来自中国、墨西哥、美国、意大利、西班牙、伊朗、秘鲁、阿根廷、智利、斯洛伐克、厄瓜多尔、斯洛文尼亚、芬兰、危地马拉等国家的六十多位诗人参加。
      
  在开幕式现场发布了周瑟瑟的西班牙语诗集,因为该诗歌节是墨西哥图书节的组成部分,读者众多,周瑟瑟的诗集受到欢迎,墨西哥读者纷纷找到周瑟瑟签名和合影。
  
  周瑟瑟是中国当代诗人、批评家,他持续写作近40年,是一直在中国诗歌现场的诗人,出版有《暴雨将至》《犀牛》《世界尽头》等14部诗集,《暧昧大街》等6部长篇小说,他与孙新堂合作编选的《中国当代诗选》以中文与西班牙语在中国与拉美国家出版,对中拉文学的交流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去年他参加哥伦比亚第27届麦德林国际诗歌节与中国作家讲坛等系列拉美文学活动,他在接受国际在线记者采访时发出“从诗歌到诗歌节,我们要从拉丁美洲带回什么”的思考。
       
  墨西哥城诗歌节组委会主席曼努埃尔(Manuel Cuautle)先生认为,周瑟瑟先生的诗歌来自大自然,他写出了人类悲切的情感,听了他的诗歌《被莲花淹死的母亲》与他吟唱的屈原的《九歌·山鬼》,从他的诗歌与声音里我感受到他对爱与死亡的思考,感谢中国诗人向世界传达出人类伟大的情感。
       
  孔子学院拉美中心执行主任、西班牙语文学翻译家孙新堂认为:“周瑟瑟是中国年轻的当代诗人与批评家,去年他到拉美就写了70多首短诗,他鲜活的口语表达里有更加强烈的当代生活节奏与语言节奏,一个中国人感知世界的状态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并且他把拉美的人文历史瞬时间记录到他的诗里,让中国读者了解他看到的拉美。他谈到的‘走向户外的写作’,我觉得也是‘走向拉美的写作’,‘走向世界的写作’,走向现代性的写作。”
      
  此前周瑟瑟还应邀到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进行了讲座,并在随后十多天的行程里飞赴其它墨西哥城市,分别在新莱昂州自治大学、奇瓦瓦自治大学等举行专场诗歌朗诵与讲座,墨西哥总统首席中文翻译、汉学家莉亚娜女士,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李程,新莱昂州自治大学孔子学院教师、西班牙语文学译者范童心为周瑟瑟这次诗歌演讲与朗诵做现场翻译。
  
  中国与拉美诗歌再一次近距离接触与交流,周瑟瑟表达了他对墨西哥诗歌与历史文化的热爱,并将中国与拉丁美洲诗歌文化进行更加深入的有效互动。
 
 


  附:周瑟瑟在2018年第七届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上的演讲提纲
 
  从屈原到父亲,走向户外的写作
 
  作者:周瑟瑟
 
  我先谈什么是“走向户外的写作”,再谈“从屈原到父亲”。
 
  来墨西哥之前,蒙特雷新莱昂州自治大学孔子学院的范童心老师给我打来电话,讨论我这次的演讲主题“走向户外的写作”的翻译。她转达了西班牙译者的三种理解:来到大自然的写作,精神解脱的写作,桥梁纽带式的写作。我告诉她直接翻译更好。就是从家里走向户外的写作。西班牙语译者所理解的并没有错,甚至更有喻意与高度,那是这句话字面意思之外所要传达的诸多意思。从范童心老师这个电话,我看出了中文每一个字的好处,在几千年的时间里它有固定不变的意思,但又指向无限可能的世界,现在我来到拉美,中文与西班牙语相遇,它有更丰富的意义,产生了奇妙的效果,扩展了中文的理解,墨西哥人丰富的想象让我喜悦。
 
  我从北京的家里来到了墨西哥,这是一种走向户外的写作,走向拉美的写作。我去年到了哥伦比亚与智利,我在参加麦德林国际诗歌节与中国作家讲坛等活动期间写下了一系列诗歌,结集为《世界尽头》由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本来这次能带来,但设计与印刷精益求精,没有赶上我来的时间。近年来我的写作彻底从封闭的书斋走向了户外,我脱离了纯粹在书斋里想象的写作。
 
  “走向户外”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我打开了一个我要亲自参与其中的世界,我没有到墨西哥之前,我不可能写出关于墨西哥的诗歌,我无法有想象的变通,我是一个笨拙的诗人,我必须来到诗歌的现场,写现场的诗,并且我笨拙到还必须在现场写,离开了现场我就会认为诗僵死了,不新鲜了。我喜欢热气腾腾的诗,不喜欢冷冰冰的诗。
 
  墨西哥诗人马加里托•奎亚尔先生写了一系列他在中国的诗歌,就是热气腾腾的诗歌,他由墨西哥走向了中国,还有于坚、沈浩波等中国诗人,他们来到拉美都写下了关于拉美的热气腾腾的诗。虽然每个诗人的写作方式会有差别,我的方式是在现场写,离开现场后只做微略的字句的调整,或者把写不得不好的诗干脆丢弃。别的诗人大多数时候还是从户外要回到屋子里写诗,我称之为回忆式的写作,这种方式是把现场看到的通过回忆写出来,这是一种常规的写作,大家都习惯于这种写作。我却越来越习惯于在现场,并且是一次性完成的写作,我甚至认为通过修改尤其是反复修改的诗歌,还有那类加入了现场之外更多东西的诗歌是虚假的诗歌,是不忠于现场你第一眼看到的诗歌。
 
  我们通常都在写事后做假了的诗歌,并且认定为那才是正常的写作,但我不习惯于那样的写作了。我有30多年都那样写,现在不了,我必须走向户外,在户外写作,这与我的内心变化有关,我害怕自己不真实,我害怕离开现场后我的追亿会失去现场的第一感觉,我把事后的感觉称之为死的感觉。
 
  中国古代诗人就是这样写作的,李白、杜甫他们这些诗人都是不断走向户外,从庙堂走向荒野,他们流传下来的诗歌都是这样写作的结果。行走在户外比我身处四周是墙壁的家里要自由。好在我的书房面对着一片树林,我的写字桌下面就是几棵大树,否则我会闷死。所以我说墨西哥译者想到的“精神解脱的写作”太对了,从肉身到精神的解脱,就是“走向户外的写作”,我还要强调这就是:从修辞的写作走向现场的写作,从想象的写作走向真实存在的写作,从书斋的写作走向生活敞开了的写作。但不是被降低了要求的现实主义写作,更不是身体游动的旅行写作(许多中国朋友可恶地称之为“旅游诗”),而是“精神解脱的写作”。

  不管是古代诗人,还是当代诗人,不管是墨西哥诗人,还是中国诗人,我们都有被囚禁的写作,首先是语言的囚禁,我们要从一个被传统囚禁的语言系统中解脱出来,找到一个活动的有生命创造性的语言,诗人是创造语言的人,没有语言的变化就是僵死的诗歌。然后我们要走向自由,不自由的写作是我们自找的,我们习惯于守旧的写作,不敢走向户外,不敢脱离书本,走向户外意味着离开了现成的知识体系。因为户外是全新的时刻在变化的体系,是自由的户外世界,你必须要适应户外的自由,庙堂里的禁锢被打破了,你面对的是完全自由的诗歌体系,这里不是指大自然的景物,而是一个敞开的世界,无限可能的世界,它不在原有的体系里,它是永远自由的不断变化的,所以要把“走向户外的写作”看成一种走向自由写作的路径。
 
  “从屈原到父亲”是什么意思呢?屈原是中国战国时期的楚国诗人,他创立了“楚辞”,是中国浪漫主义文学的源头之一,与《诗经》并称为“风骚”,但他在我的故乡汨罗江投河自尽了。我的父亲在我小时候,他在给死去的乡邻做一种灵魂的悼念仪式上,就以屈原的“楚辞”的腔调做悼词吟唱。我们当地人称为“哼文”。如屈原的《九歌•山鬼》: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
  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
  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
  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
  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
  采三秀兮于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
  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
  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
  君思我兮然疑作。
  雷填填兮雨冥冥,猨啾啾兮狖夜鸣。
  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我只哼其中几句,我们能感受中其中的悲切。我哥哥在微信里对我说,我们那里的人的情感总体上趋于悲伤,因为大悲的人从古代到现代太多了。我没有见过我父亲一生流过泪,我想屈原行走在汩罗江边时是流着泪的,但被故乡的风吹跑了,眼泪流在脸上旋即被风吹走,这是一种悲中无泪的赴死。在我们楚地巫术盛行,现代人的骨子里是相信巫术的,我们对鬼魂是敬畏的,甚至把鬼看成我们的亲人,屈原的“山鬼”就是“窈窕”动人的女神。
 
  从屈原到我的父亲,其人格是悲伤而坚硬的,所以当我现在学我父亲以老家的腔调来哼《九歌•山鬼》的时候,我在向墨西哥与其他国家的诗人与听众传达的是一种哀音。因为在我的故乡神灵喜好悲切的哀音,哀音之美是天地间的大美,是人与神鬼的对话。
 
  “从屈原到父亲,走向户外的写作”,现在我是从古代的汩罗江走向当代的墨西哥,从屈原的悲切走向父亲的哼文,从精神的囚禁走向自由的解脱,从守旧的语言走向新鲜的现场写作。
 
  (本文系周瑟瑟在2018年第七届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上的演讲提纲)
 
  附:周瑟瑟墨西哥诗歌小辑
 
  墨西哥城
 
  一座城市需要多少灯盏
  才能温暖陌生人
  一座城市聚集多少相爱的人
  才能称呼为墨西哥城
  飞机轰隆隆的降落中有一张男子
  络腮胡子包围的忧郁的脸一闪一闪
  巨鸟的翅膀湿漉漉的
  沿着钻石山下滑
  达拉斯、丹佛、盐湖城已经远去
  我即将回到潮湿的空气里
  回到教堂的阴影里
  一座城市需要多少勇气
  才能倾听流浪汉在街角呕吐
  一座城市的大雨刚刚下过
  嚎叫的人蜷缩身体
  我们穿过古老的街区
  黑暗中的涂鸦墙下
  一对墨西哥青年
  拥吻在一起
 
  2018.10.17
 
  墨西哥幽灵
 
  下半夜醒来
  我拉开窗帘
  墨西哥城的夜空
  白云悬挂
  晃若隔世
  对面一幢建筑
  古老的石头房子
  粗糙的石块
  组成一扇扇门窗
  最底下的门廊透出灯光
  我躲在窗子后面窥视
  那个喝醉了的流浪男人
  他像墨西哥的幽灵
  一个孤独的幽灵
  守着一幢石头房子
 
  2018.10.17
 
  阿兹特克人
 
  阿兹特克人问我
  你看见一只鹰
  站在仙人掌上吗
  我迷迷糊糊
  我是看见一只鹰
  站在仙人掌上
  它叼着一条蛇
  那么你愿意留下来
  与我们一起建造一座岛吗
  我愿意在墨西哥填湖造城
  我愿意受到太阳神的指点
  成为阿兹特克人的朋友
  那只啄食蛇的鹰
  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2018.10.18
 
  玛雅玛雅
 
  玛雅玛雅
  一地的金子
  从生到死如朝霞短暂
  从渔猎到农耕
  赤脚走进丛林
  玛雅玛雅
  每隔52年
  来一次新的轮回
  死亡是生命的开始
  所有的建筑被覆盖
  所有的河流突然倒流
  所有的金子变成泥土
  人们从死亡里抬起头
  玛雅玛雅
  我们重新发明文字
  坐在纪念碑下歌唱
  玛雅玛雅
  我听到了你的预言
  我和数以百计的城邦
  我和阿兹特克帝国
  一起消失在太平洋
 
  2018.10.18
 
  弗里达家门外
 
  一根金属扶手插进她的腹部
  直接穿透她的阴部
  她失去了童贞
  一生不能生育
  剧烈的冲撞撕开了她的衣服
  车上有人带着一包金粉……
  金粉撒满了她血淋淋的身体
  我和拉丁美洲、中国东北的观众
  在弗里达家门外排起长队
  整个墨西哥城
  弗里达家门外排队的游客最多
  我们都来观看她血淋淋的身体
 
  2018.10.18
 
  木乃伊
 
  我们去教堂地下室
  看望木乃伊
  沿着光滑的过道
  一步步走近他们
  他们衣着整齐
  甚至比活着的人
  还要体面
  他们有的斜立在墙边
  有的躺在木盒子里
  除了没有了血肉
  他们的灵魂
  在天堂里
  一直快活地飞
 
  2018.10.18
 
  特斯科科湖
 
  西班牙人填埋了特斯科科湖
  填埋了阿兹特克帝国
  他们在废墟上建起墨西哥城
  我从中国赶来
  我喝了一口特斯科科湖的湖水
  某年夏季奥运会在这里进行
  我终于赶来观看
  我出生那年的墨西哥城
  溜狗的人手里牵着更多的狗
  教堂的钟声找不到特斯科科湖
  双脚踢踏的小女孩
  她踩着欢快的节奏
  为我指出一条雨季的路
 
  2018.10.19
 
  骷髅人
 
  墨西哥城在迎接亡灵节
  家家户户的阳台上
  坐着骷髅人
  他们装盛打扮
  楼下拉风琴的人
  向我伸出帽子
  欢迎鬼魂回到家中
  欢迎从死开始生
  一个骷髅爱着
  另一个骷髅
  生爱着死
 
  2018.10.19

来源:作家网
作者:周瑟瑟

作家网编辑整理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