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辉:我是被风吹过来的(组诗)

2018/9/27 11:48:00

我是被风吹过来的(组诗)
 
作者:卢辉
 
被看见的美
 
 
用清水洗豆,豆子是圆的
豆子是可以看见的
有一下子被看见的美
坚硬的美被看见
是一种幸福
 
我一时还不想把水倒掉
也不想让豆子变软
一颗颗的豆子
相拥在一起,这种的时光是很大的
不用你来比较
不用你来
喊叫
 
 
火柴盒
 
总要有人拉开火柴盒
它是完整的,像一群人那样完整
从不间断的完整。除了火
 
那么多,排列在一起,躺在一起
它们是瘦弱的
完整的瘦弱,一座森林的瘦弱
看得见烟尘的
瘦弱
 
 
岁月很小,月亮很大
 
我在一张废旧的报纸上
为一阵突如其来的灵感做记号
灵感走在有字的地方
要特别的小心
因为岁月很轻,很薄
稍有不慎
一轮明月松间照,照报纸
照家事国事
照沉船,照一个人上岸,照几家欢乐几家愁
那么多的铅字围观我
岁月很小
月亮很大
 
 
秋天,我要把燕麦留下来
 
我要把燕麦留下来,它不是铁的
它不能融化,它只是靠近太阳一点点
到了快割断的时候
天都快黑了
这么多的麦芒
 
麦地里,一大片一大片满是飞虫
它们的快乐肯定不是麦芒的快乐
也不是镰刀的快乐
燕麦还在摇晃
镰刀还会飞扬
这个进度与黄昏无关
 
麦芒在上
与镰刀相向
它赤身裸体
也少不了粉身碎骨
 
 
老街
 
旧的东西对我有用
我站在门前,门是破的
门内的小孩不穿裤子
留胡须的老人
他的笑很管用
 
临街有个窗
三张脸都在影子中
都在闲聊
我不看他们,他们也知道
现在是个大白天
 
墙壁长青苔,草席挂墙上
祖上说,那个门牌
遮掉一点也无妨
牌号如小孩
天天都在叫
 
不断有灰泥剥落,不断有管子滴水
门前的树,屋里的人
案头很低
坐着一位老兵
 
 
角色
 
我每一天都在房间里转悠
脚步轻得像一只蚂蚁,我配合妈妈
完成了一个儿子的角色
但蚂蚁看不见
 
于是,我就在房间里,与人间的玻璃一样
擦一下就干净
太多的风景与我
擦肩而过
 
说好了去翻书,说好了教儿子写字
我爱过每一个字,我的儿子
要一一把它
擦去
 
 
人间宋词
 
人间宋词,可以举家读出声来
有声,就有福,有灯,一捻灭
蝶恋花在开
 
开在宋代,月有缺,人有圆
独爱词牌,大名小名,小花大花,妩媚的
瘦小的,一蕊一瓣,都要被虫咬
 
 
故宫
 
我加入到他的笼子,不像个铁罐
放在空地里,广场上
可以一个小孩牵走妈妈的手,用眼去摸,足够像一个宫殿
 
这样的宫殿,用红墙锁定
你在里头,他在外头
依旧是一个朝代,内外有别,不像是笼子
把所有的鸟提起来
 
 
唐朝,被红掌拨了一下
 
有两只鹅不向天而歌,它们的白毛
护着水,水护着它们
像是在说
我们的红掌
 
大片的黑色
不是天要下雨,大片的浮莲
不是少了天歌,照样美的曲项
不只是鹅低着头
 
剩下的是岸边
剩下的是读书声
绿水足够了,白毛足够了
鹅,鹅,鹅
红掌拨了一下唐朝
 
 
我一直比你大
 
我一直比你大
这不是时间,在你的眼神里停与摆
我站在街头
你要说快乐,或多饥饿
我都听你的,因为我比你大
 
时间,与你
正好都是坐着,前方,有人在吆喝
像小蝌蚪那样
都有尾巴,时间也很大
一个挨一个地
往下游荡
 
越来越清晰
我终于看见,我一直比你大
像很多空气那样,遇到云
就会破掉
 
 
收割的季节到了
 
收割的季节到了,那些稻穗
往左看有点翘,往右看随风摇曳,往下看
泡在阳光下的谷粒,有些
怀抱
 
进入到这个阵营,很多人在等
国家在等,报纸在等
脱谷机在等
镰刀也在等
 
下手要快,黄昏要快
不老不行
头不断也不行,一大片的庄稼
 
遇到田埂排满谷袋,天地交接
遇到扁担,庄稼有名有姓
遇到水壶缺水
蚊虫浪漫
 
 
在这富不过青砖,穷不过苔藓的地方
 
一盏灯和一包盐,微光
适合浸泡,若把桌面的反光加在一起
我所知道的盐
不知道的深
 
在这富不过青砖,穷不过苔藓的地方
你可以把菜洗好,把篮子挂好
有水滴也行
在缺少人的地方,有一粒粒的盐巴
管住你的锅
 
油可以下锅
盐可以爆炒,这不是什么新鲜事
有灯照灶头
好像是初心
要是希罕它的话,15瓦
准够
 
 
遥远,在星空之下造句
 
凡是遥远的地方必有一位哲人
他最爱用星星造句,说是家就在屋顶
盖上几片瓦,一般不准备拿来
晒太阳
 
星星总是这样
没说好今天就到了明天
它们最喜欢
晚上嬉戏,白天睡觉
特别是到了三月,太阳跑不了多远,就被星星
抓住
 
好在乡下的星星,城里的星星
幽谷里的星星
都是我的好朋友
我把星星带回家,把那些星空的事
人间的事,大小不一的雨
一律交给它
造个句
 
 
虫子的国度
 
慢慢地爬
这不像是一个国度
我只晓得有些虫子,很团结,它的幅员
很辽阔
 
虫子上树,虫子会飞
虫子荡秋千
千虫排队
没有武器的国度,顺便没有起义
争食等同于三餐
 
叶子当床,大树是界碑
虫子不谈海阔,只说天空
习惯于深山,习惯于合唱
或作茧自缚
 
 
没有国家的菩萨
 
好象听谁说过菩萨是没有国家的
我很好奇,就因为菩萨光着脚
露着肚皮,不吃不喝
一直坐在庙宇里
化解一件又一件杂七杂八的
国家以外的
难事
 
香火袅袅
有国家的人拜会没国家的人
据说都要
跪蒲团,叩三下
看看菩萨是否指尖朝上
眼低手高
 
这样看来
没国家的菩萨也不见得省心
因为肚子大要撑上好多船
面相好要顶住八面来风
眉清大耳
还要留给有国家的人
当个界碑
 
 
神龛的苹果
 
一想到佛主,圆圆的苹果也有了天堂
那不会是桌面上的静物吧
不会是那把刀子
一分为二的
核心
 
想到这里,我要去叩拜
要到苹果的厅堂
跪下
数数它们还在跳动的
心脏
 
一下又是一下
一粒又是一粒
像是果核
躲进了我的心窝
一直以来,我从摊点到集市
为一枚枚苹果
净身
上堂
 
 
这座城,看起来都像是光影
 
凡是在街市,被夜色包裹着的
灯光,被一场大雨洗涤的
墙角。有人还在路上
有人不预备伞
此时此刻,色彩驳杂的阳台变得遥不可及
 
积水是幸福的
这座城市的每一盏灯,需要水的照应
不时有车从水上经过
溅起的水声,远处的犬吠,听起来
好像是光影
 
临街的铺,临街的艳丽
都在各自的窗户之内,营造另一盏灯
穿城而过的河水都到了该去的地方
桥的护栏,包括斜坡
一直占据在这座城市的
中央
 
 
用一分钟看遍果园
 
跟着一颗沙粒掉下
这肯定是很重的时间,也好
眼前的果园和枝头
不必急于
挂果
 
若是叶子
下了地,咯登一下
我的心吃了紧,莫非
还有臆想的果子
压弯了
枝头
 
 
有梦才是最好的天气
 
有梦的时候,不用机器,不靠生产力
拖儿带女
一缕青烟
滚滚长江东逝水
 
好梦恶梦都是梦
大梦小梦天下梦
开一个小窗,为人民看天气
雨披
草披
雾霾雾淞
有梦才是最好的天气
 
 
再远的星星都会回家
 
很多次来到海滩
因为亏欠浪花,想象到的
火焰
 
海风,一阵紧似一阵
我的脚插入水中
天空是可以摸的,随便抓一把星星
 
把星星撒在滩涂,有很多的鱼网
一只船挨着一只船
像你
刚到岸上
 
 
我是被风吹过来的人
 
我是被风吹过来的人
一些细小的事物
比如雪莲
比如天山
那么高的时间
 
我要抬头看
所有被风领走的思想,所有的冰封
曾经的水
都在头顶上,微微响动
 
终于被风看中了
我有点害羞
像雪莲那样
爱着雪
 
 
从柴草开始......
 
从柴草开始的
火焰,在黑夜里喊叫
一代人习惯了
另一代人,不见粮食
不掉泪
 
山里的事,比如人间
比如稻草人
过度的蓝色,过场的太阳
一二条
羊肠小道
 
一把火,不置可否
有了烟,才是火种
拿来烧的柴草,放在人间
几只麻雀
相亲相爱
 
 
丟在地上的麦粒
 
丟在地上的麦粒,它终于不让你吃了
在地上,它的不喘息
那么大,那么大的粮食,除了
发芽
 
可能是镰刀的错
天色那么美,蚊子那么多,汗水
有一股风的
味道
 
脱离了
麻袋,锅和数据
一粒麦子,一个挑担子的人
在悄悄地
改变方向
 
 
把命领回去
 
把命领回去
最合适放命的地方
不会是云,高楼底下的墙角不会
保险柜不会
一两只雏鸡
会啄米
 
我把衣服叠好
怕冷或不怕冷的东西
好像不是命,满屋子的人气
刚刚散去
 
有人推车,有人拉煤
有人扛着太阳,大漠让孤烟都直了
我只看到水
比蜜少
 
 

 
每座城都有灯
不是节日,灯也是亮的
罩着你,抵一件暖衣
甚至于,你还可以把夜晚打开,但不是
天上的那个夜晚
 
你随意走动
仿佛也是一盏灯,但不会走得太远
无限的时间,有限的光
很多人在你的前面
不一定都是赶路的人
 
灯的笔杆子写四季,大多是分明的
一排排,一盏盏
树是树,雨是雨
不用修改
足够表情达意
 
 
时限
 
整座山都是我的,我吻她
我就是露珠
挂上一滴,看着草长大
 
这个早晨,雾很新鲜
鸟是过渡时期的
故交。我在树皮上面
有个记号
 
这么多山的随从,我就爱影子
秋的影,水的影
崖壁,青藤,苔藓,枝条
时间的影
 
一年又一年,我顺着影子攀爬
比芽更高的果子
比崖更高的
悬念
 
 
阴天是值得的
 
阴天,很多低沉的东西
不一定是哭,若有雨
被天上看见了
地上肯定有人走动
伞,只是极小的一块
补丁
 
我是伞外的雨
顺着一丝雨
低低地往下看
路,到处都是,到处都有
能有几株草
认得我,亲热我
阴天是值得的
 
 
世上要数的东西很多
 
我数过江山,有时怕指头不够用
后来一想,江山不是我随便就能数的,一如黄河
壶口,该断崖的时候
一点都不喊疼
 
水,很多
数着数着,就如头发
不是李白的三千丈,也不是烟火
断了草木
 
世上要数的东西很多,打柴人
几根柴草都能数出后继
有人。相信一把火,从灶头到原野
草木唯心
 
 
稻草龙
 
在灯笼的族群里,稻草龙
最不起眼,稻草一条条数十把一大捆
大不了就是一个个庄稼汉,不喝酒
也能颠三倒四
 
光着脚丫一路飞奔
把草梗当腰杆
把草尖当龙舌
干瘪的穗子算是龙眼,看遍四方
走遍四方吃遍四方喊遍四方
稻草的随从
据说都是龙子龙孙
 
这样的走街串巷
这样的元宵
没有花俏的灯,没有灯之阳
更没有灯之阴
一路阡陌,一路呐喊
坏了嗓子
团结了稻草
 
作者:卢辉
来源:卢辉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a976280102yf80.html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