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神的对话(组诗)

2018/8/7 14:46:00

与神的对话(组诗)
 
作者:单增曲措
 
嗡杰帕巴
 
嗡杰帕巴
请你止步
不要在超前走
我答应你
夜里去做地狱的魔鬼
白天用精致的脸庞
为你做度母
嗡 德达热 德热 娑 哈
用心咒
发誓
 
嗡杰帕巴
我要做你凡间的度母
我要用我的母语
——藏语
优雅地对你说
俺曲丹
 
嗡杰帕巴
只为你
用嘎卓调子
施展此生全部的才艺
土掌房顶上的一对鹦鹉
懂得我的心思
鹦鹉请别告诉世人
我害羞
 
忧伤和思念
我要移植到
别人的母语里
不再困扰我
 
嗡杰帕巴
请放走
驻留在
你右肩上的那只黑乌鸦
 
嗡杰帕巴
你不要高高在上
你给我从神台上下来
我要你看看
一个神
一个凡间女子
如何相恋
如何相守
 
与神的对话
 
没有打卦
没有预知
没有准备
神降临
神离我很近
近得可以听到呼吸的声音
江白央呼吸的声音
我用高且厚的怀业祈祷文
筑起一道道篱笆墙
把神囚禁
我坐在嘉荣喇雪山的雪上
抒写前世的记忆
前世离我很近
一顶帐篷
一头牦牛
一根缰绳
就是我全部的家当
今生我有很多责任
筑起篱笆墙
是我此生最重要的责任
我要把神和人隔开
让神做真正的天神
 
绛红色藏袍
 
寒冬的香格里拉
躯体在夜的尽头
梦游
一个穿绛红色藏袍的汉子
用梵语
诵读爱情
眼里闪着酥油灯的花环
高大的躯体
英俊的脸庞
让我留恋
一个白衣人走来
警告我
他是来自阿鼻地狱的
我探问
地狱有如此英俊的男子吗
我躲在影子里
凝望他
夜里三点
绛红色的藏袍
走了
一千个欲望
变为蛇缠绕着我
我搞不清
一千个欲望里的我
哪一个是真实的我
睁开眼睛
神的居所
是我梦游的地方
 
桑嚓拉
 
阿尼曲吉说
这种神与人
的爱情不会维持太久
我的过去
也表明了这一点
青稞酒浓烈的气味
让我追求爱情
阿爸留给我的彩色的藏床
赋予我许多彩色的梦
我放纵我的快乐
快乐缝制在阿妈给我做的藏袍里
那些往昔不快乐的日子
总是一个劲地往我藏袍里钻
阿妈用年迈的生命火焰
试图为我驱赶那些不快乐
我再次拿起细细的缝制藏袍的针
一遍又一遍
去捅死那些不快乐的日子
下雪了
天白白的
我把爱情放在雪上
清洗
 
索唐拉卡
 
阿妈在我出嫁时候
把她的九眼天珠戴到了我的脖子上
并且说
九眼天珠
不喜欢我做坏事
15年来
那九只眼睛
盯着我
让我做不了坏事
我带了15年
囚禁了自己15年
15年前
我和月光相恋
九眼天珠的目光太犀利
他走了
去了索唐拉卡
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今夜
那九只眼睛还挂在我的脖颈上
只是没有了
先前那份犀利
已经失明
索唐拉卡
请你好生待我的月光阿哥
索唐拉卡
请你让月光阿哥把我的爱还给我
今夜
我在香格里拉等他
 
卡拉卡山
 
我想回卡拉卡山
那里有我前世的房屋
那里有我前世的牦牛
强巴佛戴的绿松石
是最好的绿松石
我的牦牛脖子上的铃铛
不是最好的铃铛
却是全世界最响亮的铃铛
我在今世
也能听到他的召唤
我祈求强巴佛让我回前世
他说
让我熟睡
我深信
我睡了10年
今夜我才苏醒
我还在今世
 
达给
 
雪顿节
我不喝酸奶
我也不看藏戏
我站在人群中
等我的爱
一件件藏袍
从我眼前掠过
我记不得
 
去年的雪顿节
一匹白马
我记得
抱着我的欲望
在草原上驰骋
在众人的眼睛里
炫耀欲望
在嘎瓦呀雄的调子里埋葬彼此
 
我没有什么值得
向菩萨祈祷的
我只向菩萨祈祷
请让那一匹白马
在雪顿节出现
 
 
单增曲措
单增曲措,女,藏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2001年起在《人民文学》《诗刊》《民族文学》《财政文学》《中国民族》《诗歌月刊》《西藏文学》《边疆文学》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小说、歌词、散文作品上百篇。已出版诗集《香格里拉一个雪域女子的诗意表达》《雪》《珠巴洛》《格恰》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