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琪短诗12首

2018/7/29 13:15:00

安琪短诗12首
 
安琪/文
 
《每个渔人都有一件腥味的衣裳》
 
海浪拍打码头留下一件腥味的衣裳
渔人穿走了它,有多少海浪就有多少
渔人的新装(带着生死与共的腥味)。
你第一次来到海边,身上还有
花露水味。你是城里人
你不是渔人
你穿走了海浪却穿不走它腥味的衣裳。
 
2011-5-19
 
《秋风将花光秋天的金币》
 
秋天惯于通过银杏叶告诉我们它到了
秋天的银杏叶,按捺不住的狂喜,告诉我们
什么叫绚丽什么叫人生得意
没有丝毫秘密的银杏叶铺展在北方秋天的大道上
满树的金币等着秋风来花
秋风秋风,带着你的大铲子来吧
哗啦啦,一夜间花光所有金币
(是时候了,让我们尽欢!)
 
2011-5-19
 
《平静八行》
 
平静收集着路牌和树的默立
风是看不见的但流云看得见
平静被你按进镜头还有小石屋的烟火
烟火是看不见的但你的呼吸看得见
再没有比卡车的到来更让人孤独
如果它终将驰离
再没有比远方更令人绝望
如果远方只是一个词。
 
2011-5-19
 
《这山水我曾见过》
 
分出另一半山水,承认山水是幸福的
仅留一只清脆的手指向故乡
这山水我曾见过
我曾被它生出
这山水碧绿年年培植回望的忧伤
我曾在这山水中散步
我承认我是幸福的。
 
2011-5-19
 
《秋光明媚好比草树长到18岁》
 
而秋光明媚好比草树长到18岁
(假如草树如人)。哦秋光
带来秋天的音信此信
写在蔚蓝的天上
秋光不是人造的
秋天的状态不可言喻
一生要有一个时段享受秋天就像
一身要预备一个地方,存放秋光。
 
2011-5-19
 
《一江春水碎玻璃》
 
江水令人心疼
江水清冽的白,骚动的绿令人心疼
江水的心在羞怯地跳,易碎的玻璃尚且完整
你尚且能谈情
我尚且能说爱
江水的心在绝望地跳,一俟人潮汹涌
玻璃将倾,你我将散。
 
2011-5-19
 
《与三棵树说生死》
 
死亡会朝着万物走去
树也不例外。树爸爸枯了,树妈妈枯了,树孩子
竟然也枯了。它们在河中心它们是一家人
我们在河边我们是它们的目击证人
我们目击了它们的死就像目击了
我们的必死。
 
2011-5-19
 
《你用达利的笔触画了一群乌鸦并把它们驱赶到天上》
 
于是它们顺势来到
“临界妄想狂城市的郊区”并向你打听
软表的消息,皮革的软表瘫倒在椅背上,和达利一起
接受采访,达利有两撇诡异的小胡子
你有夜幕下的枯枝败叶
你不该驱赶乌鸦到天上
好日子就要到来你应该洗手不干。
 
2011-5-19
 
《在海上要说些什么》
 
天空长满蓝色的眼睛
大海长满蓝色的船只
你们看天你们出海你们欣喜你们现实
你们超现实。无边的大海
有无尽的希望希望是现实
也是超现实——
嗨你好,海鱼海藻,你们四处飘荡
多么累,快停下你们奔波的脚步跟随我们
来到岸上。
 
2011-5-19
  
《让我们一起去往幸福根据地》
 
透过你沉睡的鼾声我猜出村庄在云层下面
我同时猜出的还有道路在吮吸黎明的露水
树们刚伸完懒腰它们哗啦啦的笑多么醉人
这些意识流的云啊层层堆叠但太阳就要拉
开它的帷幕,太阳此刻已攀援到你的屋顶
透过你沉睡的鼾声我猜出昨晚你被梦流放
你被半生的劳作引入想象中的幸福根据地。
 
2011-5-19
 
《如何区分颜色的动静》
 
黄色躺在山上
黄色躺在草上
只有银白色躺在河上
山上的黄色是静的
草上的黄色也是静的
只有银白色
只有银白色是动的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曾托付河水
告诉大海我的遨游愿望
它如此致命以致动荡不宁。
 
2011-5-19
 
《谁今天不安分,谁明天就毁灭》
 
一切都在消散
甚至风,甚至云,甚至此时此刻的
鸡鸣犬吠,你听到山体内部的低语
石块与石块的撞击
一切都在酝酿
弧形的顶峰,喊出春天的草树
但是山体已不安分它内部的熔岩在积聚
一旦它拒绝孤独
它就将走向毁灭。
 
2011-5-19
 
作者:安琪
来源:安琪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xurl.html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