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园惊艳:徐小斌绘画艺术释文

2018/7/17 5:32:00

迷园惊艳:徐小斌绘画艺术释文
 
 
徐小斌《羽蛇》
 
 
徐小斌《门》
 
 
徐小斌《极地》
 
  2011年11月初,北美各大网站同时报道中国作家苏童、徐小斌应邀来到秋意正浓的麻省剑桥小镇,与哈佛大学师生进行了别开生面的对话。届时,徐小斌的《羽蛇》已经伴随着她的灵性飞向北美。
 
  徐小斌灵异的文字与绘画的造境成就了她独立精神的完美造诣。她的线条、色彩、造型奇妙诡谲,内中所含的隐喻、哲学思考与现实解读,比单纯的文字更加惊世骇俗。可以说,徐小斌的画作是她文学作品的另一种诠释,无论《敦煌遗梦》《双鱼星座》《迷幻花园》《德龄公主》还是令人记忆犹新的《海火》,乃至她的美术作品集《华丽的沉默与孤寂的饶舌》,似乎更能佐证她不仅是大胆的心灵探险家,更是唯美神秘的色彩怪才。
 
  一如她在《任性的尘埃》中所言:任性,就有可能得到相对的自由,任性,就是企图在有限的生命中超越自己。
 
  徐小斌每幅画作的放纵惊艳,就是任性之美。
 
  《门》是附着卡纸上,一种综合材料绘制的油彩画。门外是淡橙与浅褐相溶的霞涛海浪,平静中起伏着天地遐想,小女孩纯真的背影从容伫立,一本书平铺身后,两壁相衬比对出色差,自然光的描摹运用恰到好处地产生同一色系的不同效果,温暖中面对神性的光辉,令人感受人生知觉的初次萌动,在静谧萦绕的清舒氛围里,流溢出未知世界的神秘。
 
  《门》是作者的神性之门、灵魂之门、欲望之门,也是历尽沧桑力求返璞归真的初心之门。瓦肯罗德尔曾这样说过:艺术作品也和对神的怀想一样,是不能与俾俗的生活同流的,艺术作品要超越平凡的习俗事物,必须尽善尽美地追求,才能让我们被大气雾霭遮掩的眼睛,清晰看到艺术的精髓。《门》是徐小斌的神之敬畏,也是她由任性而创造的心灵奇境,门外的无限空间,起伏着充满诱惑的青春旋律,室内的一景一物,输渗着神秘,隐伏着无声的诗情。

  李敬泽坦言:“徐小斌与盛行的女性写作始终保持着警觉的距离,她多年来似乎都在偏执地做着一件不合时尚的事;她沉迷一种深度隐喻的小说美学,小说是她的‘迷幻花园’,在花园深处最终隐藏着意义,更准确说,应当是‘启示’,是‘神谕’——没有人可以不付代价就获得它,只有洞察和守护最终秘密的女人,才能以超验的灵性或者神性穿越这座花园。”
徐小斌的画作,同脉于她所有的文学结晶。她玄妙变幻的内心,就是一座神秘莫测的迷幻花园。当小说美学与绘画艺术融会贯通,文字的魅力或许出现盲区,绘画会通过色彩、线条、造型再现另一个生命空间,完成另一种形象解读。小说无法描摹的部分,绘画会以生动的视觉冲击,进行再度深化传达。
 
  《过程》是徐小斌精心所绘的代表作之一。当暖红色调固执地弥漫整个构图,梦幻的靛蓝点染神异的心理暗示,红衣少女与红衣女郎相背而立的距离,是光阴的倒影,是岁月的幽怨。黑鸟的驻足与盘旋,似乎对无颜的仪容表现出惊诧迷惘。女人的美在时光的风化中最终的留存是空余记忆,灵魂因此解脱,这个过程是生命的流程,是女性心理空间的涉险,带有三分诡异、七分勾魂。霍克尼倡导一幅画的形式与内容的平衡,他认为只有这种平衡的出现,才可创作出优秀作品。
 
  《过程》任由绘制者极尽心理空间限度,把流逝的现实人生通过色彩作出无限平衡,让画面的寓意永存悬念。这幅作品与作者的文学品质与造诣殊途同归。如戴锦华所言:“徐小斌的创作特立独行于一切文学潮流之外,但笔者倾向于将其读作关于现代女性、女性生存与文化困境的寓言。毫无疑问,徐小斌的作品不仅仅关于女性,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关乎于整个现代社会与现代生存。”
 
  徐小斌的《羽蛇》《敦煌遗梦》《双鱼星座》《炼狱之花》《迷幻花园》等系列小说在文学高地拔峭而起,也让她的绘画艺术变幻莫测的随心绽放,在相对的视野中遥相辉映,别开生面。《无题》是超现实的,一具类似雕塑般的头像,在时空隔绝的海边仰天而视,海浪在海岸的冷峻中泛起时光的流痕,长长一抹微暖的汐霞分割出云中的魔幻,诱惑着翩然欲降的海鸟,令人联想达利的《记忆的永恒》和那些柔软的钟表。
 
  与《无题》构想迥异的《极地》,让作者敏感驿动的神经力挽初心,回归理想之巅。画面主人静坐独舟,举镜遥望海火燃烧的远方,船帆被海水映照,青绿重彩的波流对衬浅淡的银白远景,透出一派空灵之境的玄奥,令人感受返璞归真的纯净。
 
  《伊人》《青鸟》《秋》《云》等画作和《极境》在以不同构图、不同色调、不同情境的渲染之后,透悟出共同的主题,那就是孤独之美。孤独是信仰,孤独是生命艺术不可匮乏的元素。于是,信仰终于不朽,孤独可以表现人格境界的自然与忧郁之美。
 
  蒙克强调从丰富多彩的自然中提取主题,他认为:所谓的艺术,就是对人生实体的冲击。同实体一样的艺术品,也一定能产生永无穷尽的生命力。徐小斌的绘画与她的小说是道法自然的合璧,正如季红真曾经说过的那样:“徐小斌以大胆越轨的想象,表现了中国妇女窘迫的处境,完成了纯粹自我的剖白。深度体验的心灵疼痛,确是以血代墨。”
 
  诡异与惊艳无法解析徐小斌绘画的全部,她的绘画或许可以理解为“以墨代血”。暂且抛开她著述的全部文字,就她的几百幅绘画作品而言,她让文学难以传播的视觉实效,通过心灵之遇的万千构想,绘制出了常人无法抵达的奇境。《羽蛇》的画作无疑是她同名小说的最佳诠释:道法自然中的孤独之美,以血代墨的心灵绝响,绝美的女子羽蛇在画境中神秘浮现,她独魅而神性的气息跃然纸上,令人荡魂摄魄。
 
来源:十月文艺(微信公众号)
作者:王世尧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8/0715/c404030-30147660.html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