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庙里,打盹(组诗)

2018/7/13 4:41:00

在庙里,打盹(组诗)

作者:那 萨

在庙里,打盹

 
路边静默的泥塔,有过雨水和阳光
路边缓慢的风,卷走了一个喇嘛
缓坡上尽是檀香
 
供水的小孩,玩耍的小孩
裹着湿漉的红袈裟
一群慈母般的喇嘛
拧掉了多余的水
 
门板上扣着空铁环
注视久远的锈迹
 
花瓣都在枝头
狗吠在巷子深处隐现
 
有人念出咒语,在耳边
擦拭梦中的灰
我在河里捞一个影子
 
反射
 
窃喜的大都来自微小的事物
路面带光的花形,是一张旧居的广告牌
穿过尘与水滑行中积累在世的样貌
 
餐桌边闪现的光影,是烟火显现细微的裂缝
让花草茂盛,步履缓慢
 
右面是没有深渊的悬崖
药物在淡红色墙壁里疯长
铜面的人活在典籍里就医
 
世间找不出同样的脉搏
世间有一条隐秘的河
会在两个人的心里,同时
泛起不可语的涟漪
 
仿佛有谁早已喊出了那一点疼
 
几柱藏香的青烟
在闲置的炉子上空
游丝般轻扬,光线的右面
有此生的原貌
 
黑色铁炉,空设火焰和记忆
雨水与山梁的骨灰,轻的胜过
坠落的火苗,烙在
手背上的任何预兆
 
我哑然无声,仿佛有谁
在某一世
早已喊出了那一点痛
 
滋生出空荡
 
饮下这轮回的讯息,又在黑夜里溺水
这跟我临时的海洋有关,塞不进温婉的云朵
吐不出凌厉的风,想一座高海拔的山
陡峭、险峻,高处坠落的风
打在身上,黄土飞扬,种子散落
不透彻的情愫,在意欲的分界线上
 
粉饰低谷的断裂
断裂处呈现一道闪电
 
独善的肉身,总在黎明的版图上
滋生出分裂的空荡
 
青藏路上
 
高原上的小花,绽放单色傲娇
天空白云几朵
 
失去伴侣的小鸟,守着走失的气息
或者,在血迹里生长
越过路面的翅膀,可以
一起飞离
 
山脉浓雾笼罩,我们向上而行
与踏雪造梦的人,憧憬未来的喇嘛色
这萌生的色彩与黯然
没有设限
 
绿荫护栏的马路上
有人失去了糊口的电车
 
眼疾或者可以用牛粪治疗
一群牛在牛眼里错失,人们
有疾而终,每一辆
都带着赃物的嫌疑
 
有人闯进夏天的阴影里
无数尘埃在身后
悄然崩塌
 
我应该听到些什么
 
一树粉嫩的花从墙外爬进院内
院内的人在磕头,学会站立的小狗
双手并拢,“呜呜”地向我说了些什么
坐在正前方的那个好看的喇嘛
没有再出现,杜鹃鸟
在身后叫了一天
 
空缺与填补在相互交替
我应该听到些什么
 
听见绽放
 
记忆的样貌在夜的缝隙里
陆续坠落,生命没有完整的碎片
重复砌墙造屋,种田浇花
似乎是一场唯美的虚构
 
穿过荆棘与泥水,高山深处独遇神兽
攻下被神明预言之前的混沌,孑然一身
走向命定的朝暮,万物寂静无声
 
前世的风吹奏灵与魂的契合,时速起伏
预测死亡的呼吸,我听见生命
听见爱,听见来世的花
在夜间绽放
 
致歉
 
低头向文字致歉,笔迹附有墨绿色生命
大千世界几近鲜明透亮
遣词的风暴,向上或向下
向内抵达的路途群山逶迤
 
低头向大地致歉,耕种铁链
疯长自由的呼啸,肢体谴责影子的诚实
向东而东,向西而西,灵魂四处碰壁
吞噬知性的暴力
 
低头向自己致歉,重复地
把手伸向头顶,仿佛
一顶隐形的帽子悬在半空
悬在神明的路径,极力地
消遣承载落地的力量
 
一种蓝,在流年里
 
一瞬间,像被一种蓝召唤
在万丈高空找寻你指的存在
越过的不止尘埃与烟雾,还有恰逢的流年
 
蓝是天空的蓝,就在你抬头的殿堂上方
清洗的容颜,守在意向的镜头里老去
 
谁的去向不明不白,像我头顶的灰白
鹰绝迹的天空,满地是饥渴的鼠类
 
我想要的广阔,只够一匹马的驻足
瞥不见的远,陷于前世与后世的猜想
 
光之火
 
与词语相互纠缠、剥离或各自逢场作戏
逃离尘世现场,隐藏泥土,隐藏露水
也隐藏灵魂的遮蔽物
 
像没有根茎的花朵
绿草嫩叶中取出一把光,招揽火的凝重
光丝丝缕缕,倾注镂空的肉身
 
我们必将经过这宣泄的光晕,经过弱小的美
也经过美的险情,又将它们在体内封口
保持缄默
 
或将
给一撮火苗
呈现一片
失火的原野。
 
一块顽石
 
晨曦把一个梦译成一口痰
晨曦咳出一座城的烟
晨曦嘀嗒的声响在穿梭
雨滴、灵魂和火焰
 
树木打坐,我路过心怀慈悲的绿叶
梵音轰鸣,声源长满耳朵
 
江河汹涌,被爱情犒赏的浪声
穿过高山和云朵
 
一块顽石躲在空中
一边欢腾,一边破碎
 
大雪还没降至大地
 
大雪还没降至大地,截取一半旧事
庙宇都坐落在山顶,送别的人像一棵棵青松
在石缝里长生不老,在石缝里迎着风雪
迷醉时,赦免人间情爱
 
青稞发酵,麦子在春天的眉头垂目,饮下
盛大的云朵和雷声,仰望神灵,看见雪的白
打开肉身,白莲般迎合水的激荡
重现含混的画面,预见或记忆
 
泪如泉涌,谁在呼喊我的乳名
一片雪花迎面而来
 
大雪还没降至大地。
 
 
秋色凝重
 
后来,凋落的都葬在深秋
泛黄中消退烟火的色系
 
后来,重复地走向远处,像行走的哑巴
丢弃语言的效益,漫无目的
满目牛羊青草,满目冷色山岭
 
从一座山到另一座山
追逐、逃亡
从一双眼到另一双眼
困顿、迷惘
 
走进一座庙,走出带妆的肉身
囤积的泪水都落在佛的背后
 
走出一座山,带不走的
像一尊神灵
次次地遗落在高处
 
山下,烟雨凝重
尘与尘,都在用力地归位


作者简介: 
那萨,女,藏族,青海玉树人。作品散见于诸多刊物。作品入选《2016中国诗歌年选》《放牧的多罗姆女神——青海诗歌36家》《2017年中国最佳诗歌》《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年度选本》《2017年华文青年诗人奖——作品集》《2017年网络诗选.中国诗歌》《中国女诗人诗歌专辑》等。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二十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学员,鲁迅文学院第三十一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高级研修班(诗歌班)学员。先后获第三届蔡文姬文学奖散文奖、《贡嘎山》杂志2015年度优秀诗歌奖、第三届唐蕃古道文学奖、2015年度玉树民族文化保护文化新人奖 等。出版有诗集《一株草的加持》。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