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耀:冰湖坼裂·圣山·圣火

2018/6/22 9:28:00

冰湖坼裂·圣山·圣火
——给S·Y
 
作者/昌耀
 
冰湖坼裂:那是巨大的熔融。
一种苏醒的自觉。一种早经开始的向着太阳的倾斜。
是神圣的可敬畏的日子。
天光照亮。背手牵马的人满怀心事
嘴角衔一茎草叶想着明月照人的目光,
隔湖背向岛屿走在通往深山的路途。
他听到身后冰湖坼裂仅如一种轻微的叹息。
一种自皲裂的缝隙送出的生命的叹息。
他从中感到了鸟鸣般的翔舞。
感到一种笼罩,一种凌轹,一种铺张扬厉。
感到一种大音希声式的弥盖。
是纯然完整的有机形态。
他感到植入地壳的湖盆正为日月盈亏牵动,
即便一声呢喃都如心悸具有血潮的活力。
他感到风中硝盐的扩散像毛发狂张了。
他满怀心事回转头去望湖暗自默语:
——我走,是为了跟你说一声我将再来。
在煨烤着松柏针叶斋戒的夜晚,
老丈在兽皮结跏趺坐。
军士奏以胡笳之章秣马。
瞌睡的孩子在母亲腹部分泌梦的蜜糖春的龙涎。
产期临近的女士自温泉沐毕来归。
冰湖的坼裂是不可回避的仪式。
他感到一种快乐得近于痛楚的声音。
他感到一种痛楚得近于快乐的声音。
一种窸窣一种火花切割之声。一种传感。
一种为硬笔在纸上疾书的声音。
如同指甲划过平板玻璃引起的心底痉挛。
他感到一种不很锐利的呻吟在穿透宇宙。
他感到大浪拍来如肉芽冲决满湖痂瓣,如花冠丛丛。
他如何分辨呻吟的痛苦或呻吟的快意!
他如何免于浅薄的自作多情?
他感到一种火的颤栗,一种酒的苏醒,一种踢踏舞步,
一种飘然放大的笑容,一种拥抱,
一种扁平如筏的放射
凌空切入灵魂一扫而过印象深刻,
让他相信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遏,
像信风准确,而不可被欺骗不可被蛊惑。
像权利一样严正。
他满怀心事背手牵马从地毯覆盖的山道
走向白云喷薄而出的高处。
当他这样在心灵设想着脚下并不存在的红地毯,
那完全是意味着走向圣山时怀有的庄重。
而他随时准备匍匐在地亲吻泥土。
在冰湖坼裂的原野,在原野坼裂的冰湖,
崇拜的渴望就直接体现为存在的意志。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走到昆仑、念青唐古拉、巴颜喀拉、冈底斯。
不是所有的人都有缘分在茫茫原野邂逅。
莽苍之中难得一遇的行旅
就这样渴慕地遥向对方靠拢随之交臂远离以至永世永生。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领有冰湖坼裂。
他再次回转头去望湖暗自默语:
——我来是为了说一声我又该去但我仍会再来。
当他这样设想着自己是行走在无尽的地毯,
那是意味着走向圣山时怀有的庄重。
他看到采集圣火的女子在山麓前膝微踞,
举案齐眉地持平存储火种的盒饰。
她们梳理的髻鬟坠依项背如同乌云。
他感觉自己的指尖生烟
右臂坚挺如同湖边祭祀的火把。
他就这样挥手站立听着冰湖坼裂如同燃烧。
 
作者:昌耀
来源:灵焚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8196d10102uwcb.html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