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投文的诗

2018/6/2 8:35:00

吴投文的诗
 
雪雁
 
一场大雪降下我的孤独
那种缓慢下降的孤独
一片片打湿我的肺
和骨头
 
所有的沟壑和陷阱
都被填满
所有的孤独
都忍不住颤抖
 
那些雪地上的坟丘
像倒扣的黄金天堂
此刻,我经过它们
为曾经忽略它们而羞愧
 
我的目的地
始终没有到来
我迷恋的那些事物
像爱人一样消失
 
2014年2月21日
 
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身体
 
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身体
这是我们的大地
荒凉、沉寂,但也郁郁葱葱
 
在我们的身体上长出树的枝干和野草
还长出移动的平原和沟壑
还有流水向东、向西、向南、向北
 
实际上,我们的身体限于活动和思想
限于大地的广阔和落日的苍茫
星群下的一切赠予我们天空的高度
 
我们的身体属于每一个人的苦难和悲剧
黑暗中诞生我们的法典,并接受我们的信仰
而身体接受我们思想中最黑暗的一部分
                         
2014年3月3日
 
吃雪
 
那一年冬天我特别饥饿
躲在野外吃雪
遍野的雪
像粮食堆在仓库里
我吃得很饱
坐在雪地上揉着肚子
看见村庄的上空
祖先们手拉手
像炊烟一样升起
          
2014年6月3日
 
石头记
 
我有时沉溺于酒和美人的体温
像一个赌徒来到天堂
 
一切幻美都如此真实
我不再惧怕失去最后的财富
2014年6月20日
 
咏怀诗   
 
我坐在临街的茶馆里
静静地读一本诗集
偶尔扭头朝向窗外
就会看见一派繁忙的市景 
 
人们脚步匆匆
从这里走向四面八方
谁又从远处走来
加入这喧嚣的人流
 
这一幅流动的图景
仿佛静止在欲望之中
人们的喉咙里卡着黄金
表情涂满暧昧的装饰
 
在远处的高楼里
谁在凝神默想
他的心里有寂静的火焰
燃烧如忧郁的神眼
 
我把目光收回诗集
翻开新的一页
里面布满虚无者的深渊
哦,诗人!请忍住你的哭泣
 
你的生活是不断地死去
死去,再一遍一遍地活着
你绝不饶恕背叛
把生命钉上十字架的信赖
 
你走在异国的街道上
像人们一样匆匆
但你所怀揣的秘密
使我暗自心惊
 
我的心再也不能宁静
又把目光投向窗外
人们在夕光中走过,走过
高楼的阴影压在他们的脸上
 
哦,繁华的都市,我容纳你
你却不能容纳我的愿景
无数的邂逅都使我感到失望
我独自吞咽内心的寂寞
 
哦,诗人!命运中的浪游者
你的祖国是无尽的异乡
枷锁和流放就是你的旅途
一切都在,却一切都在失去
 
我翻到诗集的再下一页
却是诗人忧郁的肖像
你永远停留在青春的面影上
哦,无限的青春被无限者分割
 
我的心被轻轻触动
忍住莫名的忧伤
哦,我的中年!我所写下的一切——
那些忧郁的诗行,被你的青春撕碎
 
这是茶馆一个寻常的下午
我深陷在一本诗集的静谧之中
偶尔有人放声高笑
立刻被人们的悄声低语噎住
 
当我再一次把头朝向窗外
已是一片重重的黑暗
在昏暗的灯光之下
一个人在街头踽踽独行
 
我合上诗集,闭上眼睛
心中充满致命的留恋
我缓缓起身,融入夜色之中
灯光在背后涂改着我……
 
(2014年7月12日下午在湘潭悠雅阁与诗人邹联安喝茶,忽有感,在茶馆包厢的电脑上匆匆写下此诗。7月13日修改。)
 
请一头老虎离开动物园
 
你会请一头老虎离开动物园吗
(这不是妄言,确实有一头老虎
想离开动物园,它一直记得自己
是一头老虎,它的家在森林里)
 
你会打开虎屋的大铁锁吗
(这把锁从来没有打开过)
你会让动物园的电动门打开吗
(从来没有老虎走出动物园)
你会告诉大街上的车辆和人流
为一头老虎回家让路吗
(从来没有一头老虎逛大街)
你会陪伴一头老虎走很长的路
送它到陌生的山野中去吗
(老虎从来没有走这么远的路
已经超出它的地图之外)
你会在它迷路的时候又出现吗
(它经常迷路,人类的路标
横在它的面前,指向城市)
那么,你会一直陪伴它到森林吗
(森林已经变成公园,或者荒原)
你会把公园和荒原移走,恢复
这里的草木禽兽和河流吗
(你拼命摇头,你后悔吗)
 
那么,你会变成另一头老虎
把这头老虎送到它母亲的家里吗
             
2014年8月12日
 
鲜花为什么带着泪水
 
鲜花和花瓶
保持刻意的亲密
 
每一天都是热烈的爱恋
却带着自来水的荒凉
 
哀悼的剧情一再重演
花瓶的阴影被音乐轻轻浮起
 
爱情是囊中羞涩之物
有着透明的隐晦
 
这就是生命的布景
和一切的恩赐与牢笼
 
鲜花抵制短暂的麻木
却承受永久的枯萎
 
鲜花插在花瓶里
它为什么带着泪水
         
2014年8月17日
 
看见
 
我还能看见什么呢
 
爱对我已经多余
她吞咽着灵魂的颤栗
看见我的葬礼
在水晶宫里灯火辉煌
 
我还能看见什么呢
 
活着是燃烧的祭祀
她站在安息日的哀伤里
而我将永久追逐虚无的光
却永久推迟如期到达
 
我还能看见什么呢
 
什么也没有。我只是被选中
充当时间的祭祀品
她在我的体内反复死去
却无限眷顾神意的挽留
 
我只有看见爱的多余
        
2014年9月10日
 
月亮
 
月亮是温凉之物
它不断地渗出汁液
风吹着它的荒凉
吹着河流的颤栗
 
我站在它的下面
为心中的光明而羞愧
它照彻万物的哀伤
照彻悲凉的果实
         
2014年9月28日
        
墓园
 
我路过一处墓园
出于莫名的冲动
我决定去看看那些逝者
墓园里空无一人
只见墓碑森森林立。
我俯下身去
辨认墓碑上那些陌生的名字
岁月带给它们的残缺
使我深自愧疚。
我从依稀的字迹中
看见一张张面孔
隐藏在大地荒凉的子宫
而我恍如瞬间已丧失一切
为一种奇妙的崇拜浑身颤栗。
我守望在黄昏的墓园
在这个逝者的国度
墓碑的阴影十分盛大
我的心被无形的丝弦拨动
听到有谁隐隐地呼唤我的名字
我却无法回声。
 
2014年10月25日
 
在尘世
 
我对动物的感情源于自身的脆弱
它们拥有完整的纯洁
从不直立行走
在低处生活
 
当我用它们对照自己的面孔
我也想低下去
做一只快乐的兽物
逃避高处的寒凉
 
这就是我的陷阱
当我抬起头
我看到的是低处的事物
而我的来处已经荒凉
 
我对动物的感情源于自身的脆弱
它们拥有完整的残缺
当我匍匐着低下去
我仍然高于尘世的荣耀
               
2014年12月19日
 
在佛前
 
在佛前
我站着祈祷
 
当我离开
两手空空
 
山门里的风
吹着我的后背
         
2014年12月28日
 
作者:吴投文
来源:吴投文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5960670102vase.html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