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艾青诗歌节新闻发布会召开

2018/3/30 12:55:00

今天,我们为什么需要“艾青诗学”

 


  “如果在现代文学史上只选择三个诗人,我毫不犹豫地第一个就选择艾青。”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吴思敬如是说。
 
  3月22日,在第二届艾青诗歌节新闻发布会上,谢冕、吴思敬、王光明、刘福春、陈晓明、赵振江、黄怒波、程步涛、孙晓娅、张黎明等与会诗人、学者提出,虽然艾青的诗歌广为传颂,但是对艾青的价值挖掘和研究还远远不够,在诗人艾青笔下,不仅有大量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还有更多未被发掘的理论富矿。他们明确提出,需要建构“艾青诗学”,这不但是文学史研究的需要,更是新时代文化建设和诗歌发展的需要。
 
  自由、真诚和智性是理解艾青的关键词
 
  在吴思敬看来,自由、真诚与智性构成了艾青诗学最重要的支撑。
 
  艾青80年代“归来”后,首先强调诗人要说真话,做一个真诚的写作者。这本不是个大问题,但在假话、大话、空话流行于世的年代,“诗人应当说真话”就成为了一句千钧之重的诗学声音。艾青认为,诗歌最基本的品格就是真,没有真就谈不上美谈不上善,必须要先有真,然后才用独特的眼光表现独特的审美,代表这个时代底层人民的声音,这就是善。
在艺术主张上,吴思敬认为艾青对智性的强调在中国现代诗史上是不可忽视的。在艾青的诗学中,诗不是简单的情绪的抒发,也不是简单的书写哲理,而把生活的经验通过诗人的构思,凝结成象征性的含义。所以艾青最好的诗,都是用意象说话的。艾青对诗的智性强调,使我们的新诗能够进入新的水平、新的阶段,而非仅仅停留在简单的抒情上。
 
  艾青的诗学中,对自由精神的渴望是最重要的一点。在发布会现场,吴思敬对艾青的诗论出口成诵:“诗,你自由,是我们人生中最宝贵的武器,诗是自由的使者,诗的声音是自由的声音,诗的笑是自由的笑。”很难想象,如果丧失了对自由精神的追求,艾青一身的铮铮铁骨如何练就,可以说,艾青的一生和他的诗学就是自由的化身,自由就是艾青探索诗学之深的方式。
 
  当下诗歌书写疼痛,却没有灵魂的痛苦
 
  “我们的诗人面对灾难的时候,更多的是用身体感到疼痛,而没有用灵魂感受到痛苦,但艾青做到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院教授刘福春的发言令人深思。诗歌如何表达民族国家的重大苦难,诗人如何书写时代,这是艾青一生的探索,也是我们今天的诗歌创作依旧没能解决的问题。
 
  刘福春谈到,汶川地震后涌现了诗歌创作的热潮,这些诗作让人感动,但是能被传颂的不多,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它们缺乏重量,只停留在了疼痛的层面。同样,抗日诗选很多,但是在今天依旧被阅读的却不多,可艾青的《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依然是20世纪诗歌史上不朽的名篇。在诗中,艾青“在没有灯光的晚上”对着“中国”书写“无力的诗句”,他对“失去了他们所饲养的家畜,失去了他们肥沃的土地”的人们深表同情,对“敌人的刺刀”“烽火咬噬着的地域”强烈憎恨,而这一切,都是他在武汉看到满目流离失所的难民后的创作。这种对个人、民族、国家切肤之痛的联结,构成了艾青诗学中强有力的一方面。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评论家孙晓娅在发言中说,艾青是一位有世界级影响力的大诗人,他的艺术生命周期很长,每一个阶段都有富有里程碑意义的诗作,现代性、人民性和民族性是他艺术特征的三个重要方面。
 
  朗诵艺术家王静从有声艺术表达的角度论述了艾青诗歌的价值,她从自己的工作经验出发,提出艾青诗歌朗诵性之强,在现代以来中国诗中最具有代表性。同时,她建议将艾青诗朗诵的音频、视频纳入艾青纪念馆的组成部分。
 
  北大中国诗歌研究院院长谢冕在发言总结中谈道,艾青“让西方的诗歌传统落在中国大地”,把“法兰西的芦笛”转换成“中国的号角”,艾青把中国的现代白话文写成诗,让中国的现代汉语走向世界。此外,他对生命的顽强与信念,更成为我们共同宝贵的财富。
 
        与会者认为,确立艾青诗学是建设新时代中国诗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中国现当代诗歌研究、创作意义深远,他们希望能及时、深入、系统地整理艾青诗作,把艾青的诗学发扬光大。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陈泽宇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8/0329/c403994-29896930.html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