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台湾诗歌:现实人生的诗意书写

2018/1/12 10:05:00

2017台湾诗歌:现实人生的诗意书写

 


  台湾编辑家封德屏在《我们种字,你收书》中说:“文学的年代不再黄金,更换不了白银;但不管日升月落,在这里,总还有一群老农,一字一句,种春风、种清泉、种暖流。”2017年的台湾诗坛,几代诗人默默耕耘,多角度书写台湾社会与现实人生,呈现出果实累累的丰收景象。
 
  诗集出版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台湾地区诗集出版至少在120部以上,这对于文学人口(作者和读者)相对较少的台湾社会而言,已相当亮眼。
 
  老诗人如洛夫、余光中、蓉子、向明、张默、郑愁予、朵思、古月等均有新作发表,还出版了一些有分量的诗集。碧果的《呐喊前后:后现代诗选集》是一部极具创新性的探索诗集。他始终坚持“不变”与“坚持”的艺术精神,独自行进在超现实主义的诗学道路上,成为台湾诗坛超现实主义仅存的硕果。近年,碧果将在直觉和潜意识中苏醒的语言蜕变为意象词语,转身进入后现代诗歌领域。作为转型的重要成果,《呐喊前后:后现代诗选集》分为“已然发生”、“等待未死的等待”、“悬丝人的传奇”、“裸体空间”和“绝非布偶”五卷,对存在、死亡、孤独、时间等问题进行了哲学思考。此外,杜国清的《光射尘方,圆照万象:杜国清的诗情世界》由两篇诗学理论文章和300余首诗作构成,体现出诗人理论和实践互证、诗论和创作呼应的诗艺特色。另外,余光中的《守夜人》、向明的《向明截句》、叶维廉的《游离期间》、辛牧的《问鱼》、张错的《日夜咖啡屋》等诗集,都是2017年台湾诗歌的重要收获。

  中生代诗人依然风头正盛。诗集主要有白灵《白灵截句》、陈黎《蓝色一百击》、陈克华《你便是我所有诗或不能诗的时刻》、罗任玲《初生的白》、许悔之《我的强迫症》等。其中,苏绍连《无意象之城》以无意象(即运用物象)方式并借用城的概念加以组构,突出特色是以无意象语言开创出崭新的诗学体系。书末附有作者对无意象诗的理论阐释,追求一种不需“意象”却难以言喻的诗意和能深入咀嚼且不断回味的语言,具有强烈的实验性。林彧的《婴儿翻》是其沉潜近30年后面对人生苦难、顿挫与危机写出的生命之书。此诗集为多短制,题材大体为山水、亲情、世情和疾病四类。2016年,诗人经历中风、丧母、失去婚姻三重人生重创,遍尝病痛、生离与死别的人生苦厄,无论抒情写景,还是叙事感怀,皆情深意切,动人魂魄。尤其可贵的是,在劫后余生中,诗人还能以平静心态去面对生命和存在。《婴儿翻》的情感深沉,语言朴实,哲理深刻,诗风也由后现代走向了现实主义。
 
  晚生代和新生代诗人继续高歌猛进。“70后”诗人丁威仁的《走诗高雄》、李进文的《更悲观更要》、杨滢静的《很爱但不能》、猴子猫的《兔子的薯泥砸猴子》、林婉瑜的《爱的24则运算》、银色快手的《暧昧来得刚刚好》;“80后”诗人崔舜华的《婀薄神》、蒋阔宇的《好想把你的头抓去撞墙》、宋尚纬的《比海深远的地方》;“90后”诗人陈繁齐的《那些最靠近你的》、叶雨南的《悬崖边的舞者》等,都是具有代表性的诗集。其中,18岁的女诗人何贞仪出版的第一部诗集《少女化》,接续了琼瑶、席慕蓉的传统,第一辑“少女”渴望爱情,是纯真、善感和文艺化的思无邪;第二辑“女化”是创伤、疑问和“日子正当少女”的闲愁;第三辑“少女化”是体验人情冷暖后重新相信爱情、生活和社会。这是《少女化》三种向度的人生思考。
 
  诗刊运作
 
  台湾诗刊属同仁刊物,由同仁自筹经费运作,因此“创刊”与“停刊”经常发生。2017年,继《秋水》后,《卫生纸》《海星》陆续停刊。而坚持出刊的《创世纪诗杂志》《葡萄园诗刊》《笠诗刊》《乾坤诗刊》《吹鼓吹诗论坛》《好烫诗刊》《两岸诗》等,呈现出鲜明的个性与共性特征。

  首先,坚持专题化的运作方式。1954年创刊的《创世纪》运行已超一甲子,这是中国当代期刊史上的一个奇迹。《创世纪》以内外兼修的独有艺术审美风范,成为台湾地区目前影响最大和品位最高的诗刊。2017年,《创世纪》的“特辑”、“专辑”和“专栏”依然有声有色,很多旧有栏目依旧保持较高水准,此外,新增设专栏,挖掘和培养“数位”和“在野”的诗歌新人,给职场写作人提供舞台,扩大诗歌写作版图,为台湾诗歌的可持续发展注入新鲜血液。在诗歌创作方面,《创世纪》新推出的四期“青春物语”、“退稿信”、“书店的独立时代”和“大自然的语法”等主题征稿专辑均别具特色。
 
  与老成持重的《创世纪》相比,《吹鼓吹诗论坛》是一份具有活力、激情与创造力的新潮诗刊,宗旨为“我们期待表演,我们期待对话,我们期待游戏,我们期待创造”,目标是“诗肠鼓吹,吹响诗号,鼓动诗潮”,每期重点推出一个极富创意的专辑。2017年四期共推出——“告解回声:忏情诗专题”、“歌词的一半是诗:歌词创作专辑”、“心想诗成:许愿池专辑”、“思辨变诗:论述诗专辑”,每一专题配发相关评论。另外,《海星诗刊》的“主题征诗”专题、《好烫诗刊》第11期的“精神/运动”专集,都各展身手。《两岸诗》第三期的“我写我诗:诗人手稿系列”专栏,推出余光中、纪弦、叶维廉等手写诗句,让读者重温“手书时代”的温馨与亲切。
 
  其次,注重两岸交流,拓展全球视野。台湾诗人虽身居岛屿,却拥有开放的胸襟和全球化眼光,他们重视两岸的文化交流,通过民间的文学和文化交融方式,努力践行“立足台湾,胸怀大陆,放眼世界”的文学理想。《两岸诗》的宗旨是以开阔的视野审视汉语诗歌的全球地貌。今年第三期依然由两岸诗人共同编辑,在“中坚诗人”板块,主打诗人是台湾的陈黎和大陆的王家新;在“诗浪潮”板块,刊发郑愁予、向明、臧棣等两岸15位诗人新作;在“两岸校园诗社”部分,介绍了台湾大学的“现代诗社”和北京大学的“五四文学社”。《创世纪》则推出了“杭州诗人群像”、“天津诗人诗作展”和“浏阳河诗群作品展”等专辑。同时,台湾诗人还具有开阔的世界性视野,《葡萄园诗刊》译介当代国际优秀诗人作品,包括巴基斯坦、波兰等国诗人的诗作;《笠诗刊》的“翻译诗专辑”和“评论、翻译、随笔”栏目,译载了孟加拉国、古巴、法国、美国、日本、乌克兰、哥伦比亚、意大利等国诗人的诗作。全球化大视野为读者提供了别样的审美空间,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