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海2017年诗选50首

2018/1/7 22:20:00

江湖海2017年诗选50首

 


《像样的家具》
 
南京大屠杀
纪念日的第二天
我得知
600万尘肺病农民工
快步走在
通往死亡的路上
刘焕林
给自己打了一口棺材
这口棺材
是刘焕林家里
唯一
像样的家具
 
2017年12月
 
《朋友圈》
 
李同学
做到副厅级后
把我删除
罗师弟做到正处级
把我删除
廖同学才升正科
管地皮
也把我删了
 
2017年12月
 
《马头山的青石不见了》
 
马头山的岩匠
穷其一生
将红岩下一大块青石
打凿雕刻成
大象,老虎,狮子
也打凿出
墙砖,门槛,毛坑石
千年青石四散
有的到了帝都的衙门
有的驻守公园
有的蹲在银行和酒店门边
有的被大伽雪藏
有的遭千人踩万人踏
有的又硬又臭
 
2017年12月
 
《骨头》
 
理疗师按到我的
颈椎骨
以夸张语调说
太严重
劳损得太严重了
这骨头
都不成骨头了
突然
她话锋一转
知道吗
昨天这栋楼有个小伙子
22楼跳下
每寸骨头都碎了
 
2017年12月
 
《自行车》
 
自行车没有自行离开
一辆挨一辆
有的锈得不像样子
其中有我一辆
我走过去可以认出来
我没有走过去
大院内的桌桌柜柜
三天搬完了
政府迁进江北的新址
大院内坪
靠边站的自行车
被遗弃
被再一次遗弃
 
2017年12月
 
《更楼下》
 
铁门看上去
仍那么锈迹斑斑
木叶窗
还是那么一副懒洋洋
关不上的样子
门缝里传出一两声
轻微的咳嗽
我几乎要肯定我自己
还坐在
靠客厅西墙的那把
烂沙发上
我真有爬完水泥长梯
冲进门
看一眼我自己的
冲动
 
2017年12月
 
《使劲跺地》
 
从商务中心出来
见一胖老头
正眉飞色舞对同伴说话
以前不到三块钱
现在已涨到六万多了
我停下问他
大爷您也知道比特币呀
什么比特币
我说的是这里的地
老头一边回我
一边用右脚使劲跺地
 
2017年12月
 
《我与海归一段公案》
 
1989年底至1990年全年
我的工作任务
是给公派留学的人写信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陈明祖国培养他们多么不易
盼望他们
学成归来建功立业
奉劝他们
千万别辜负祖国的殷切期待
我其时作为
全国重点大学的副科长
调动了自己
多年的语言文学积累
没有一个回音
没有一个如期归来
十年二十年后
他们中多半才又溜进国门
 
2017年12月
 
《斑马线》
 
惠城区的斑马线
礼让行人
有好些日子了
今天
我来到惠阳淡水城
好几次
差点被撞死在
斑马线上
 
2017年12月
 
《送给我吧》
 
女儿和她妈撒娇
妈咪
你的女儿太棒了
又乖
又会写诗画画弹钢琴
还是个学霸
真羡慕你有这么好的女儿
送给我吧
 
2017年12月
 
《判若两队》
 
接女儿放学
每天遇见好几位老人
前书记前市长
前局长前副秘书长
我的前社长
他们都是来接孙子的爷
一个个
谦卑谨慎细语轻言
和在台上
判若两支不同的队伍
 
2017年11月
 
《丑树》
 
途经一棵
又矮又胖的树
我说
好丑一棵树
女儿说
真的是太丑了
几步后
女儿回头看了看说
爸爸
那棵树生气了
 
2017年11月
 
《强人》
 
老友说起一强人
太霸气了
他老娘死的那一天
吊丧的哭丧的
从他家里排到了村口
好像全村
家家户户都死了人
 
2017年11月
 
《温度》
 
骨灰从炉膛出来
没完全冷却
我就跪地捡起装好
从北到南
我紧抱骨灰盒
依然像
抱住一个至爱的生命
四千里长路
我要让我的母亲
回到故乡
仍有自己的温度
 
2017年11月
 
《车震》
 
夜半三更
我走到火车厢一头
准备上厕所
厕所里传出一个女声
他妈的
老娘从来没偷过人
今天就偷一回
 
2017年11月
 
《一首诗》
 
广州天寿路
一家邮政自助银行
柜员机撤走
理发师装上镜子
做起
街边剃头生意
我感觉
这是一首诗
怎么写
现在还没有想好
 
2017年11月
 
《筷子》
 
为了让我
在家里找到存在感
老婆每餐
让我摆饭桌上的筷子
今天中午
我回家晚了一点
见大家围着
一桌端上来的饭菜
等筷子
 
2017年11月
 
《到光明中心站坐车》
 
指路人说
从你现在的位置
往左转
然后一直走
一直走
一条路走到黑
就是光明
 
2017年11月
 
《尘埃》
 
我听到一群人
聚集在
我的书房里
我听到
他们在书房里讨论
他们来自
不同的朝代和时段
他们来自
不同的民族和国家
他们的声音
亮于星辰而且没有构成
任何悖论
我如一粒尘埃落下
我听到
曼德拉说我们卑微如尘土
但不可扭曲如蛆虫
 
2017年11月
 
《告别》
 
酒店清洁工
从等待维修的电梯井
掉下身亡
她的一双肤色橡皮手套
套在电梯旁
两个竖置拖把的
把手上
像一个远行的人
挥手告别
 
2017年10月
 
《我是谁》
 
我写的诗
不少以人的身份当标题
比如杀手
比如乡村医生
比如贵宾
比如盲人按摩师
我写的诗
标题后署上自己的名字
发给一个朋友
朋友手机显示和我的不同
并不分行
我看到他发来的截图
杀手江湖海
乡村医生江湖海
贵宾江湖海
盲人按摩师江湖海
 
2017年10月
 
《张朝霞语录》
 
张朝霞发朋友圈
我说好诗
张朝霞说哪是什么诗
好吧我偷走
“小房子里做饭的
是一个
会弹琴写诗的聋哑人
该吃饭时
他用琴声叫我
然后我们
无声无息坐一起吃饭
饭后他写诗
我坐在另一棵树下
继续
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
选择在他这儿
度假,就是不用说话”
 
2017年10月
 
《醒醒》
 
汪峰和章子怡的女儿
叫醒醒
网友为这操心得很
不知章汪
是怎么哄孩子入睡的
说醒醒快睡吧
或快睡吧醒醒都会
让孩子懵圈
我想得更远一些
醒醒长大后
男朋友站在楼下大喊
醒醒,醒醒
这得惊醒多少梦中人
 
2017年9月
 
《小花蔓泽兰》
 
通常叫薇甘菊
名不起眼
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
平滑多柔毛
花开得细细白白的
一点不招摇
它亲近大树小树
贴手贴心
整个儿交出自己的身体
不动声色
一分钟长出一英里
这小甜心
你发现它有害的时候
它已经
缠死一整座森林
 
2017年9月
 
《像人一样生活》
 
我吃什么
小狗托比都眼巴巴看着
我不忍心
掰点分点给它吃
它学会了
吃苹果,梨子,香蕉
花生米
昨晚它想喝酒
它的爪子
不足以端起一只杯子
我拒绝了它
 
2017年9月
 
《深圳太穷了》
 
我一年级毕业了
快上二年级
火车上一个小女孩
开心地对我说
我问她深圳好不好玩
她说还可以
但是深圳太穷了
太穷了
深圳实在是太穷了
这个穷深圳
一块菜地都没有
 
2017年8月
 
《老鼠的爱情》
 
星期天三更半夜
我加班
天花板内老鼠叫着闹着
听出来是两只
凭直觉我认为是公母一对
正在亲热
这有什么不可以呢
自由的老鼠
它们就是这样把幸福
建立在
我的头顶之上的
 
2017年8月
 
《耐心》
 
心血来潮
试着启动弃用七年的
伊妹儿
鬼使神差成功了
发现一个
名叫张凯的人
整整七年
一天不漏向我推销
气动阀门
没生一点儿气
 
2017年8月
 
《怕死的司机》
 
 “人将永生
你我都来得及赶上”
网约车上
我对怕死的司机说
“再过三十年
地球人活一万岁两万岁
不在话下”
司机陷入更深的沉默
我快下车
司机吐出一番话
“我老婆
她待我还不错
可让我
和她耗在一起一万年
我不如选择死”
 
2017年7月
 
《光明路命案》
 
他举刀刺向妻子脖颈
挣扎中
妻子让其照顾好三岁幼子
他顿生悔意
却止不住如注鲜血
她这么痛苦
他再次狠心举刀
只想
让妻子不再挣扎
以上
是我刚读到的新闻导语
是不是诗
由你来做决定
 
2017年7月
 
《我从小认为大人不真实》
 
五岁时第一次
吃到西瓜
我把黑黑的西瓜籽
埋到屋后
一堆松松的土里
奇迹发生
长出藤开出花结出两个西瓜
我总是
偷偷去看西瓜长大了多少
直到有一天
两个堂伯母在屋后大吵
两人都说
西瓜是她自己种的
 
2017年7月
 
《长沙》
 
我普通话不好
说长沙
人家都听成床上
要命的是
我说我和舒婷骆晓戈陈翠婷
第一次
都是在长沙见的
 
2017年7月
 
《照片》
 
看到一张照片
两个人
将手拍在栏杆上
两个人
都已死去多年
可是
我再看那照片时
发现两人
同时把手拿起
再拍上
像两个活人
站在眼前
 
2017年7月
 
《初恋》
 
“有女莫嫁马头山”
山下的吴校长
叹完流传甚广的这一句
又来一句
“我的女我宁可打死她
也不能嫁马头山”
那时我读小学三年级
每天下山上山
没觉得有什么辛苦
又八年后
吴校长的大女儿萍萍
爱上了我
表示愿意和我上马头山
过一辈子
被吴校长打到第三顿
快被打死
萍萍她改变了主意
后来嫁给山下
从外乡来的陈老师
 
2017年6月
 
《阿弥陀佛,我的上帝》
 
我当大学老师
那些年
因为一手好厨艺
常有同事
来我家打牙祭
某个周末
来的人一个信基督
一个信佛
每炒一道菜端到桌上
桌边都传出
一前一后两个声音
阿弥陀佛
啊,我的上帝
 
2017年6月
 
《采药》
 
梦见自己
进入一个部落
被告知
部落失去生育多年
我必须想法
让部落重启繁衍
我可以
选择亲自播种
或想出
其他的有效法子
犹豫三天
我带部落青年壮年
上山采药
 
2017年6月
 
《公园一角》
 
三个少女
比手指和手臂
谁的更长
其中一个突然间
一声尖叫
快如闪电一幕
一个少女
捏了把另一个的
乳头
 
2017年5月
 
《贵宾》
 
普通人装束的三人
并行进贵宾室
走在中间的那人偏瘦
穿长袖夏衫
形态显得有些别样
似乎反剪双手
脸上浮着零星的傲气
左右两位
微胖,面色平静
中间人说
给我点支烟吧
左边人答
贵宾室不能抽烟
然后都无语
经过立式冷气机时
风吹起他们
上衣的下摆。我看见
中间的那位
双手套着一副手铐
大约三秒后
重又被上衣遮住
 
2017年5月
 
《没用》
 
我用六块钱
租摩托车行八百米烂路
到单位上班
摩托司机问我是不是记者
得到肯定回答后
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问他想说啥
他停了一会儿才说
还是不求你了
看到你们走这么烂的路
都没办法帮自己
我求你又能有什么用
 
2017年5月
 
《裂缝的菩萨》
 
参观一座
震后余存的寺庙
我眼尖
看到菩萨身上
裂开
一道不易觉察的
细长缝隙
 
2017年5月
 
《旧爱》
 
一个人捎信给她
我混得很糟
她打电话来将我
一顿臭骂
一个人当面告诉她
我过得很好
她打电话来将我
一顿臭骂
 
2017年4月
 
《我到过拉萨》
 
有人告诉我
布达拉宫的厕所
二十层楼高
撒尿时很久才听得到回声
我很好奇
憋了一大泡尿
走进去撒
很久也没听到回声
十五年了
我觉得那泡尿
仍没落地
 
2017年4月
 
《屋漏》
 
我家屋漏时
我还不知道杜甫,曾几,冯梦龙
床前屋漏无干处
确实是这个情形。屋漏床床湿
也有过。连夜雨
在马头山的春天是家常便饭
愁苦是大人的
我和我姐我弟我妹都还小
除了过年放炮
除了花样百出的乡村游戏
屋漏是最大的快乐
我们拖出脚盆脸盆大桶小桶
放于床上,床边
放于屋子里每一个漏水的地方
最惊喜的一次
是天上透过屋顶漏下一尾鱼
掉进快接满水的脚盆
鱼优哉游哉。这事我想了几十年
仍然没想清楚
 
2017年3月
 
《老婆想再生一胎》
 
女儿说
我是担心你们太累了
才劝你们别生了
真给我生个弟弟或妹妹
我还是很高兴的
好吧你们现在就去隔壁房间
交配去吧
 
2017年3月
 
《痉挛》
 
我下楼
一个女人上楼
我先看见
一张好看的脸
随后发现
她手中提一把
闪光的刀
擦身而过时
我感到
全身痉挛了一下
 
2017年3月
 
《黄昏的洛溪桥下》
 
正要丢垃圾
看见一长溜垃圾桶
我走过去
事实不是你看到的
那么简单
她走近温和地制止
事实是
他们出售垃圾桶
也卖神像
 
2017年3月
 
《迈开大步》
 
轮椅老人
不方便动弹了
放音机
卡唱着这一句
迈开
大步呀
迈开
大步呀
迈开
大步呀
 
2017年3月
 
《美术展》
 
异邦请来的国际大师
没法参展了
他带来的唯一作品
在贵宾房一角
被清洁工拆散装进大垃圾袋
送去了废品站
主办方出动数十人
也没能找回
那是一把缺了三条腿的
破旧小木椅
大师价值连城的珍品
 
2017年3月
 
《那几年》
 
早茶大厅一角
我身边
两个喝茶的老人
聊着往事
一个说,那几年呀
夜夜做恶梦
另一个说,比我好
那几年呀
我夜夜睡不着
 
2017年1月
 
《纪念章》
 
里屋大号箱子里
他们不争吵
我也没有心思细究
他们的来历
有的是我觉得好看
掏钱买下
后来觉得不好看了
更多的是
参加什么仪式派发的
以为重要
后来觉得不重要了
堂皇的人头
外国的中国的皇帝的上帝的
以前认得出来
后来不知道谁是谁了
 
2017年1月
 
 
江湖海,中国作协会员,1979年起发表诗作千余首,小说、散文、评论千余篇。出版诗集13部,散文随笔集6部,访谈录1部。作品入选百余种选本,被译为英、德、法、韩等多种文字,获多项奖励。现居惠州。

 


作者:江湖海
来源:江湖海诗人驿站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xMTgyNzE3Mw==&mid=2247484034&idx=1&sn=65b5e1def779db55fb31e12c4566de28&chksm=9bba6008accde91e8fab9efafa88a450ef5a249d9a707c6c154be066e886eb94f5d1cb12412b&mpshare=1&scene=1&srcid=0101E5s7ZPtQv1PdmCH9Mc85&pass_ticket=AsjW%2FlHwPTlgbe0qGgRVy7eChb7IVZy%2BUtNbaExU%2FSg%2F2uD2xaKn5SrdhidO26D7#rd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