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健:瑞克·瑞斯考勒的向上之路

2018/1/5 10:30:00

纪念中国新诗百年(004期)陆健诗精选

 
 


瑞克·瑞斯考勒的向上之路 
                                                   
作者:陆健
 
人类在向上还是向下?学者的讨论悬而未决,历史也无法给出答案。一个身影用了16年,显影在作为读者的我面前。9·11一声爆炸,16年恍若隔世,仍然发出了如同刚刚发出的回响——题记。
 
向上,向上,一个身影。向上
众多的英雄,退位。所有的
君王,退位。没有传奇,炫亮
只有一道身影——面向惊世的
 
巨响。突袭。铁石相撞
 
 


裂人肝胆的轰响。生命晕眩
逃难者——散乱的蝼蚁
如大厦腹泻般下行。时间凝固
只有一道穿制服的身影,向上
那击打人的词汇——山岳。内脏
 
战争霎那间逼近数以千计的肉体
背诵或不曾背诵过福音书的肉体
 
 


顷刻,宏伟的建筑,饕餮的巨兽
痉挛,烟霾裂变繁殖,坏死的疽痈
暗红的肺病患者的舌呧舔门窗
云计算都未能得出的——变数
死亡的叉车目空一切,楔入
要碾平它所遇到的万千活物
祈祷也没来及看到上天的
——适时救赎
 
十字架距咖啡杯很远,定制版的杯子
卡布奇诺等于硬道理。如果人类会
受到诅咒——夜半叩门的绝杀传票
携带咒语掐死旖旎的梦境
 
 


这商业帝国的骄傲,众人仰视之所在
可通达世界任何地方的财富——
塔尖的袖口起落五洲风云
颤抖,一改平日倨傲,身体暴突,变形
这从未经历的贸易,已崩盘
 
火焰狰狞,章鱼触须四处劫掠,漫卷
黑烟蛮横,瘴气喷吐。辟剥作响——
夺命之声,狼藉之象
 
 


没人注意到,也来不及回忆——
那位曾在杂志封面上搜索的军人
早嗅到过半空传来的毒蛇嘶嘶低吟
这套安保制服,制服领口上方双眼
映照出的危险。他梭巡,搜寻
大楼各处角落,日继一日
扩音器嗡鸣——I am Rick Rescorla
 
谁也没见过,阳光下的他
如何呵护着内心的鲜花的盛会
 
 


高管,白领,喜好频频乘直升机往返
纽约东京的精英——满面金卡的气色
摩根斯坦利一张薄薄票单
足能把全球的地表铲开一层
 
安全通道——堵塞的血管
人群惊惶,看见,或没看见
制服。只看见死亡之唇
感受到烟火之舌,寒冷刺骨
 
 


制服,谁的名字?Rick Rescorla
被忽略的常常是最重要的。谁说
窗外的飞鸟间不会埋藏可耻的战争?
 
暗夜笼罩如坩埚。逃生念头,警笛声里
夹杂坠楼的闷响,惊呼与媒体的惨叫
被智慧覆盖的丑恶,灯盏被地狱取走
广场上的亡命奔逃。绞杀——绞杀
 
 


被神迹照耀的人孤不孤单?
烈焰狰狞,钢铁扭曲,疯狂驱赶
美利坚人、英国人、亚洲人、阿拉伯人
被恐惧和气浪扯乱的头巾。Rick,Rick
 
那像磕头机般要汲取硬通货的操盘手
那急于出人头地的计算机天才
蛰伏在电脑前的大亨神秘继承人
未来的托拉斯掌门,和蔼可亲的
董事局主席,在扭曲的队列内
裹紧慌乱依次窜离
 


连同那嫉恨资本主义大腹便便
曾想炸毁大厦的短髭男子——此刻也
爆出一句歇斯底里的粗话
他们希望的绿地上,一个身影向上
 
另觅逃生通道?No!人们此刻
不信别的,也顾不上其它。耶稣
也不曾在弟子亲见之前点破
——那卑劣的额头
 
 


烧焦、斜倒的横梁,玻璃碎片
迎面泼洒,被融化的钢筋
地狱之火。被丢弃的鞋子
——甩向世界老大的体面
心灵里喷出的毒液只能用心灵来扑灭
 
那衣着考究的汤姆博士,别拥挤
那五官精致、在英语法语间
旋转如舞步的史密斯小姐,那
为保存文件最后离开办公卡位的
呆板苛刻的斯蒂文,那个
常来常往的经纪人秃顶方下巴
还有遇见总裁和遇见瑞克同样
颔首一笑“Hello”的清洁工薇拉
快走,生命一定会取得胜利
 
 


命中注定?责任?牺牲?尤其
是普通,说英雄,“一个保安?”
天朝一个科长的小三都会嗤之以鼻
而制服在上升,旗帜在上升
 
在地球的另一面,那些脑满肠肥的家伙
连做梦梦见你都是奢望。他们的存在
足以让所有民族耻辱千年
 


他身体里端坐的那位勇士
由于竭力叫喊大口吞咽着烟尘
本能,直觉,向上。Rick,Rick
——制服,忠诚是信仰的门楣
向上是一生的事情
 
那恐怖的枪口试图瞄准他的恐惧
无法找到准星,双手却扎满荆棘
一脚踏空在自己挖的陷阱里
 
 


台阶。攀爬不完的破损台阶
跳过断裂不堪的水泥板——
生命的制高点。他膝盖一次次抬起
是肿痛在上升,腿脚越来越重
更多人撤走,得到安全的拥抱
——是瑞克持续向上的力量源头
火光中他偶尔露出的模样——
他的面目已经比魔鬼还黑
 
只有所有人,才能救得了所有人
“快走。像平时训练过的那样”
 
 


那喜欢在手机上欣赏灾难片的
田纳西羞涩小伙;那把鼻子翘的
和眼睛一样高的法国美妞
 
那些善良的、贪婪的、怀抱各种
野心欲望的人们,快走,带着自己的
肝、肾、下垂的胃。别忘了带上
——自己梦中的河流和草原
 
“这里还有人吗?”“该死!”
——如果来得及,他多么想
把那缸五彩摇曳的金鱼搬下楼去
 
 


邪恶的人终究无法改变这一切
无数高楼每天在地球上拔地而起
赫德逊河边春天,还将在枝头爆发
绿色的潮流,引发温情和诗歌
游轮陶醉于自己美丽的造型
 
2001年9月11日——这张
铁锈色的日历被眼泪和鲜血浸泡
犹他州的约书亚树大片悲愤之姿
科学泛滥,是人类内分泌的过剩表现
 
 


啊亲爱的安娜,啊我的儿女
你们清楚,我心里的那座建筑
比双子塔更高,更巍峨。你们的爱
迟缓了我的血液湖泊的干涸——
他决绝的背影携带家人的绝望
使天堂好像心脏的形状。向上
故乡康沃尔郡的白云安详吗?
 
泪水湿润着他被血灼痛的眼睛
向上,制服。向上,旗帜
 
 


手臂烧焦,余火突出了他烧焦的眼眶
生命摔碎在楼道,最后一缕烟
是灰白色的烟,灰白的粉末
大厦倒下了,一个站起来的身影
 
比大厦更高。比高塔和山脉更高
他向上,从低音到高音,失音
——他的身体越来越轻
 
他向上。他的来世迎面走来——
地球美如花园,生活向每个人微笑
峰岭与江海相互致意,信仰的
星星不再相互碰撞,平地上
居舍前,孩子们笑声朗朗
 
 


他从不质疑,责任,能否使当下
悲剧故事改写?普通人手中
什么是武器?他的声音像和平一样
消失于巨大的坍塌声之后,静寂之后
Rick,Rick——
 
他的背影越来越远,跌倒的人们
重新站起来,包裹伤口的绷带缓缓解开
爱恋的手找到了失散过的手
交易小心翼翼探头探脑,汇率在爬坡
选票箱爬出新的坏脾气的总统
曼哈顿的平静,世界的腐败和繁荣
 
 


广场的鸽子在低语里交换着
一个普通人的名字
纽约人生活在他双鬓飘落的岁月
 
Rick Rescorla——他就是你
你就是我们的Rick !
 
2017年9月11日—11月9日
 
 

作者简介:
 
陆健:男,祖籍陕西扶风,1956年8月出生于河北沧州,1982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文艺编辑系,曾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部、河南省文联等单位任职,现任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2年以来发表诗歌、散文、评论等作品近千首,出版诗集《窗户嘹亮的声音》、《名城与门》、《日内瓦的太阳》(台湾诗之华出版社1992年版)、《不存在的女子》、《非典时期的了了特特博士》、《34份礼物》、《枫叶上的比尔》、《田楼,田楼》、《洛水之阳》、《陆健诗选》、《马赛克拼图》、《一位美轮美奂的小诗人之歌》、《诗坛N叟》等二十部,文艺评论集《镜像 心象》、《二十世纪外国著名短诗101首赏析》等。有作品被《建国五十周年诗选》、《中华诗歌百年精华》选入,少量作品被译为法、英、日文。

 
作者:陆健
来源:大河诗刊社
编辑:竹林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5MDQzMzAzNw==&mid=2247486960&idx=1&sn=a38e66c2ab1aa85ddbcc43aef09971b9&chksm=ec1ebc92db693584e2603360cce9b3230f6814f00bd571934cdb812bf1a18bbff46becb71998&mpshare=1&scene=1&srcid=1109mgPiGydhK3RPC8ZzpTY8&pass_ticket=IJ79dPLXudv76dund4M3kFIs8E13ufBI2MRp99%2FKkPTddB5NwPlZi%2Ble8R06%2B%2BTu#rd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