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健:瑞克·瑞斯考勒的向上之路

2018/1/5 10:30:00

纪念中国新诗百年(004期)陆健诗精选

 
 


瑞克·瑞斯考勒的向上之路 
                                                   
作者:陆健
 
人类在向上还是向下?学者的讨论悬而未决,历史也无法给出答案。一个身影用了16年,显影在作为读者的我面前。9·11一声爆炸,16年恍若隔世,仍然发出了如同刚刚发出的回响——题记。
 
向上,向上,一个身影。向上
众多的英雄,退位。所有的
君王,退位。没有传奇,炫亮
只有一道身影——面向惊世的
 
巨响。突袭。铁石相撞
 
 


裂人肝胆的轰响。生命晕眩
逃难者——散乱的蝼蚁
如大厦腹泻般下行。时间凝固
只有一道穿制服的身影,向上
那击打人的词汇——山岳。内脏
 
战争霎那间逼近数以千计的肉体
背诵或不曾背诵过福音书的肉体
 
 


顷刻,宏伟的建筑,饕餮的巨兽
痉挛,烟霾裂变繁殖,坏死的疽痈
暗红的肺病患者的舌呧舔门窗
云计算都未能得出的——变数
死亡的叉车目空一切,楔入
要碾平它所遇到的万千活物
祈祷也没来及看到上天的
——适时救赎
 
十字架距咖啡杯很远,定制版的杯子
卡布奇诺等于硬道理。如果人类会
受到诅咒——夜半叩门的绝杀传票
携带咒语掐死旖旎的梦境
 
 


这商业帝国的骄傲,众人仰视之所在
可通达世界任何地方的财富——
塔尖的袖口起落五洲风云
颤抖,一改平日倨傲,身体暴突,变形
这从未经历的贸易,已崩盘
 
火焰狰狞,章鱼触须四处劫掠,漫卷
黑烟蛮横,瘴气喷吐。辟剥作响——
夺命之声,狼藉之象
 
 


没人注意到,也来不及回忆——
那位曾在杂志封面上搜索的军人
早嗅到过半空传来的毒蛇嘶嘶低吟
这套安保制服,制服领口上方双眼
映照出的危险。他梭巡,搜寻
大楼各处角落,日继一日
扩音器嗡鸣——I am Rick Rescorla
 
谁也没见过,阳光下的他
如何呵护着内心的鲜花的盛会
 
 


高管,白领,喜好频频乘直升机往返
纽约东京的精英——满面金卡的气色
摩根斯坦利一张薄薄票单
足能把全球的地表铲开一层
 
安全通道——堵塞的血管
人群惊惶,看见,或没看见
制服。只看见死亡之唇
感受到烟火之舌,寒冷刺骨
 
 


制服,谁的名字?Rick Rescorla
被忽略的常常是最重要的。谁说
窗外的飞鸟间不会埋藏可耻的战争?
 
暗夜笼罩如坩埚。逃生念头,警笛声里
夹杂坠楼的闷响,惊呼与媒体的惨叫
被智慧覆盖的丑恶,灯盏被地狱取走
广场上的亡命奔逃。绞杀——绞杀
 
 


被神迹照耀的人孤不孤单?
烈焰狰狞,钢铁扭曲,疯狂驱赶
美利坚人、英国人、亚洲人、阿拉伯人
被恐惧和气浪扯乱的头巾。Rick,Rick
 
那像磕头机般要汲取硬通货的操盘手
那急于出人头地的计算机天才
蛰伏在电脑前的大亨神秘继承人
未来的托拉斯掌门,和蔼可亲的
董事局主席,在扭曲的队列内
裹紧慌乱依次窜离
 


连同那嫉恨资本主义大腹便便
曾想炸毁大厦的短髭男子——此刻也
爆出一句歇斯底里的粗话
他们希望的绿地上,一个身影向上
 
另觅逃生通道?No!人们此刻
不信别的,也顾不上其它。耶稣
也不曾在弟子亲见之前点破
——那卑劣的额头
 
 


烧焦、斜倒的横梁,玻璃碎片
迎面泼洒,被融化的钢筋
地狱之火。被丢弃的鞋子
——甩向世界老大的体面
心灵里喷出的毒液只能用心灵来扑灭
 
那衣着考究的汤姆博士,别拥挤
那五官精致、在英语法语间
旋转如舞步的史密斯小姐,那
为保存文件最后离开办公卡位的
呆板苛刻的斯蒂文,那个
常来常往的经纪人秃顶方下巴
还有遇见总裁和遇见瑞克同样
颔首一笑“Hello”的清洁工薇拉
快走,生命一定会取得胜利
 
 


命中注定?责任?牺牲?尤其
是普通,说英雄,“一个保安?”
天朝一个科长的小三都会嗤之以鼻
而制服在上升,旗帜在上升
 
在地球的另一面,那些脑满肠肥的家伙
连做梦梦见你都是奢望。他们的存在
足以让所有民族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