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不伟:​此妖甚喵 ——简评《妖猫传》

2017/12/29 11:53:00

此妖甚喵
——简评《妖猫传》

作者:刘不伟

 


  血溅了一地,黑暗中的黑猫优雅野蛮地啄食鱼的眼睛。手心出汗,影厅里着实弥漫一丝丝血腥的惊悸。这不再是“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这是疑云重重的大唐艳史,这是宫廷内幕罗生门,这是陈凯歌式电影考古学。甭管正史、野史、艳史、外传、别传,陈凯歌绝对是电影界的野心家,从白居易的《长恨歌》出发,在蛛丝马迹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般无中生有有中生无,蒙太奇成电影版《追忆似水年华》,完成一次艺术生涯的涅槃,当六十五岁的陈凯歌喊出此片第一声埃克森时想必是内心涌起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怀与古意。耳顺又五之际,老夫聊发少年狂,为什么不可以,耳不顺,就跟你们大众趣味叫板了,怎么着吧,爱咋咋地。艺术啊,就是死磕。
 
  妖猫传,此猫不妖。要我说我就倒过来说:此妖甚喵。剥洋葱似的好莱坞编剧法还是很奏效的,十五分钟一个大情节点,七分钟一个小情节点,导致全片无尿点,这就是好莱坞编剧方法论的不二法门。里三层外三层,顾左右而言他,顺藤摸瓜,顺鸡摸蛋。咔嚓,脱到最后,玉体横陈。噗,轰隆隆,我看到人面不知何处去,我看到春风依旧笑桃花。看到了岁月之花的开与落,看到了时光之河的来与去。看到了灵与肉的轻与重,看到了如花美眷烟花一样绚烂之极,凸的,瞬息空无。幽深的百花深处胡同西口豁口处,夕阳叠画日出,鸽群在暮鼓晨钟中划着弧线,鸽哨嗡震青瓦,余音于岁月的过往中杳无。影厅灯光大亮,而禅意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一波三折的光影里在五点一环绕立体声里如影随形,出影院出电梯,在霓虹璀璨的闹市里四处游荡,这夜都市妩媚又寂寥。
 
  出榻入榻,不舍昼夜。隆基的情爱是肉欲之爱,欢爱中的痴狂是颠三倒四七上八下的非理性的,也是人性中的原始性红彤彤的内爆炸,隆基毁的不是女人而是大美。事了拂衣去,不问玉与环。可是,可是此恨真的是绵绵无绝期。怎一个性字了得。
 
  美啊,太痉挛了,这令人抽搐之美。白龙的情爱是柏拉图式的精神之爱,洁癖得很。借用老歌德的话就是:我爱你,但与你无关。白衣飘飘的白龙要解决的是内心生活不是下半身的奔腾,白龙恋的不是女体是恒美。
 
  云想衣裳花想容,想吧,在想象中完成N次九浅一深。白诗人李诗人的情爱绝对是传承了中国文人中国文化意淫式臆想症,此症可诗可词可歌可赋可曲可散文可小说可打油,酸爽不酸爽只有手知道,隔空打牛呗。盖古及今,文人骚客善此绝学。骚之。
 
  美是人类可望不可即的永恒的幻灭,美是时光裹挟中一起隐逸而去的永恒的主题。务实的故事务实的情节包裹务虚的高蹈与傲气,倍有面,特有里有面,少年凯歌已成耳顺凯爷,凯大爷,按年头算可以说也是快干了一辈子电影了,老炮了,差不到哪去。为荣誉而战,此役惨烈,但,晚节日隆。
 
  推拉摇移,远全中近特,特技特效,大摇臂小摇臂,吊威亚,科技有多炫电影就有多拽。编导表、摄录美、化服道也都算得上国际组合顶级协作,不应该不靠谱。
 
  黄轩、秦昊演技不孬,但还是有点大龄男青年了,鲜衣怒马的惊艳没出来。中法混血的玉环的扮相很颠覆,只是少了些微魅惑。春琴玉莲亮点没亮,必须让人流鼻血,眩晕眩晕到窒息倒地精尽而亡。佩琦戏份少了估计是被剪狠,传奇性和魔性不足,老戏骨念念不忘学雷锋不和小字辈抢戏,自己跟自己飙内心戏。咚,咚咚,咚哩咯咚,跳大神吗,安禄山为什么不可以是玉树临风的混血美男。白龙真俊,男色无边,升级版《魂断威尼斯》里的忧郁美少年,为美献身的纳喀索斯,水仙少年我祝你前程远大越来越大。丹龙一般了,帅,但少了些内帅度,度数不够,这内帅度在台词的气息里在丹田的守恒里在眼神的飘忽里在举手投足的范儿里都没有看出拿捏,所有台前的艳丽都饱含了内心深处隐忍的功与夫。善哉,善哉。空海基本上把整部片子提了档,记住你了,处女座的染谷将太,完美,空海的纯与净让影片的虚与实得以完美呈现。慈航普度,空海空空。倭僧之道,别有洞天,独径不离佛宗。
 
  有两个疑问?私入者死、李涌继位这两处特写时为啥都是简体,凯爷不应该犯这错。美术组道具组闹甚这是,凯大爷监视器在房车中打了个盹吗,小疵,发呆中。
 
  第二,空海冒师傅之名而来,他是冒空海之名,他的名字叫啥,他就是空海吗,还是他师傅是空海。往上捋是惠果,再往上捋是不空。东密清朗,云过顶,大觉悟静之不言。
 
  另,剧组花巨资打造的大唐长安城没有层次不够疏朗,繁、简不达,闲笔不足,写意不畅。那个极乐之宴不够奢靡,其实奢靡桥段完全可以借鉴《了不起的盖茨比》和《大开眼界》。奢靡到极致方显大千之沙粒,繁华无比繁复可窥四大皆空之本源。
 
  最后说说李白,李白啊李白你咋么那么白,太白太白了,非常白特别白贼白简直白死了。青莲老有诗云: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老李,李老,青莲君,太白兄,如果你这么写: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爷是酒中仙。那我一准认你这个诗坛前辈。老前辈啊老前辈,一个臣字就尼玛真相毕露了,您也不过是捧诗稿待诏安的殿前弄臣尔。是有才华,可是人格呢,尊严呢。甭学老屈啊,大王不待见您了您就玩咕咚,完全可以去玩啪啪啊,摇一摇不行就找包小姐。天地开泰,阴阳互补哦,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噫吁乎,干。您给皇上写秘书稿多好啊然后有房有车有美女,散发弄扁舟,前面豪华游艇开道,拉响警笛转悠起警灯一路浪到桃花潭,汪伦,再不开机爷猫决你。辛柏青演的不错超越濮存昕指日可待。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凯歌陈,凯歌而来凯歌而去。去,去,去,千里烟波,那轻舟那万重山依稀烟雨中恍惚,恍兮惚兮,猫上檐,月挂枝,岁月往返,生生不息。喵。
 

刘不伟
2017年12月25日于呼和浩特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