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心长诗代表作《大黑河》

2017/7/10 19:43:00

远心长诗代表作一首


编者按:大黑河,一座城市的母亲河。长诗在结构上有建筑美,语言上有野性美,氛围营造有神秘美。在古今衔接的字里行间听得到时间之河虽奔流而逝,却生生不息。那些人那些各色人等在岁月的光影中晃动,成为历史中的光与尘,苍凉而安详。感觉诗人远心写作的时候时时刻刻都是缪斯、文殊三百六十度环绕附体,有如神助。


大黑河


作者:远心

 
酉时,黑暗降临
黑色蝙蝠,垂天的羽翼
在深水中扇动
梦沿着梦的河道
流进青色的城
万物生
 
贴地低飞
茫茫草地里奔来黝黑
水深为黑
席卷了所有流放的诅咒和哭号
淹没战场上的白骨和鲜血
野马和战马交锋
万牛在水底奔腾
 
我从不认为你已经消逝
你潜伏于地底
在大山底部沉睡
草木干枯,欲望荒芜
狂妄和悖逆的历史停步
成群的乌鸦和喜鹊交配
黑蛇和白蛇游斗
 
我是萨满神
在阴山顶上
一场又一场雪新旧交替
辰龙之末,巳蛇未临
我是雪山之神
揉碎春雪祭奠酷寒之冬
升腾的山气奔突
我抚摸它
使它宁静化入山体
梦交汇着梦
 
万物入定
万物相思
水缠绕水
山承载山
 
直到黑龙复现
黑色的花娇如人面
黑鱼游过倏忽不见
血在花瓣上滴
黑龙从花丛跃起
吸取一万朵人面鲜花的精髓
百草长成黑鳞
覆盖血的面目
 
白云从山体内出生
每一块山石都是云根
在我脚下氤氲
一群洁白的婴儿
柔嫩的手臂挠我的心经
水从天上来
婴儿的手臂化为白藕
在天河化生
 
历九道轮回
脱去赤子的面目
百万婴儿的精气汇入
千万只白藕滋养
万万次吸干阴山的乳
你化身成龙
一条圣洁的白龙
从盛夏潜进深冬
寒夜的黑遮不住你的鳞光
月光抱着你,升华
 
这一夜千年前就已注定
狼群复现在阴山之顶
天上的蝴蝶成群地飞
乌鸦和喜鹊不分彼此
唱着萨满的咒语
敲击大地的鼓
蝙蝠巨大的黑色羽翼
遮盖一切沉睡的生灵
 
这一夜千年前就已注定
白龙又一次遇到黑龙
潜伏的黑龙复现
黑色水波滔天
巨大的浪冲击白龙的飞翼
黑龙伸出巨大的掌
代替我,抚摸白龙的心脏
 
白龙冲天而起
思念还以仇恨
欲望还以郁结
洁白温润的手掌已经不能安抚魂魄
天上的云跟着我歌唱并且祈祷
雷声轰鸣
震动冬天腹地
 
十万只蝙蝠为黑龙助阵
你为何要借助这灵异的妖
难道你已不是龙
不是生生死死轮回的龙
色彩不是你的本质
龙才是你流过大地的根本
 
阴山大雪覆盖下的百草燃烧
金色火光融化千年积雪
雪助火势雪借着火飞舞
每一根干枯的白草都复活
每一棵沉睡的树都苏醒
最后的狂欢
神灵升到空中
通天的红光
与天边的少阳呼应
 
我脱去一身雪衣
穿上黑白相间的萨满神袍
向四方空中祷告
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
黑白争斗黑白交合重生
 
黑河蔓延到阴山脚下
淹没青色的城
所有的建筑和灯光都在黑暗里回炉
黑龙借着轰鸣的雷电
听见白龙的战鼓
黑龙头颅高昂
抛弃潜伏的土地
冲向空虚的山气
 
子时已过
少阳上升
在山为白
落地为黑
 
我被空中降落的金色铁杵击中
我已无力高歌
卧在黑白交战的龙体上
勒紧他们的肌肤直至骨髓
天地合气
人类降生
我呼出体内最后一口阳气
助虚弱的少阳一臂之力
黑白从体内升起到空中
向四方弥散
 
少阳从懵懂中伸开手臂
它是婴儿
它是河的神光
是山的元气
是太阳的精华
它是你,是我
是龙,是神
它是宇宙第一缕光
 
卯时已至
潋滟河水浮动青城
情人们携手飞驰
黄土在他们脚下夯实
光芒埋进土中
吸进大地的肉身
深夜来临我伸手抚摸你们
像当初山间的白龙和地底的黑龙
我轻轻祝颂
梦沿着梦的河道
大黑河流进青城
 
 
初稿写于2013年1月4日,新诗开元;定稿于2013年1月7日,青城桥上楼

 
附:

评论文章:


构建历史与反历史的传奇
——读远心长诗《大黑河》
 
作者:鄢冬
 
大约也是这样宁静而肃杀的冬日,远心拿来一本《作品》杂志,指向一首她的作品,那是一首很长很长的诗,远心的作品多为短诗,长诗较少。《大黑河》的出现就显得特殊。诗歌中的长诗如同小说中的长篇,是优秀作家必争之阵地。视觉时代需要短文学,但作为衡量作家水平,长文学则避无可避。这是一种构建历史的情结。《大黑河》具有一种史诗的气质,也拥有史诗的结构。同时,她又不甘心塑造线性、单线条的历史,她的《大黑河》很大程度上是在进行反历史的传奇创作。于是她的史诗在一种神秘、空灵而又阴郁的氛围中,呈现内容和技法上赏心悦目并且奇幻独特的风景。

内容上,《大黑河》在讲述一个故事,并且结构完整,脉络清晰,即便远心用跳舞的句子来迷惑看官们,但这个故事其实很迷人。故事里,罪与罚、爱与恨、善与恶在疯狂地撕扯,直至世界太平。

一、生的力量与原罪

全诗最让我动容的莫过于“生”之力量。万物生再到人类出生,其线索不难觅见,但表达却蛮力十足:由黑色蝙蝠垂天羽翼煽动的水“流进青色的城”,于是“万物生”。水是滋养万物的必要条件,是生命的源泉,但垂天羽翼蝙蝠煽动的水则并非圣洁之水,而是欲望之水,罪恶之水。因此万物的到来,实际上载负着原罪。果然,这水“席卷了所有流放的诅咒和哭号/淹没战场上的白骨和鲜血”,并非涓涓细流的溪水,也不是泛着波光的湖水,而是张着血盆大口,从死亡之上掠过的幽灵之水,是让一切推倒重来,然后死而后生的残忍之水。正基于此,全诗在原罪下,展开了生的探索,既是诗人的探索,更是诗歌的探索。

众所周知,上世纪八十年代女性诗歌中,比较突出的是对女性主体地位的强化和确认。“我”在以往的诗歌中往往只作为叙述者、抒情者或者见证者,不直接出现。然而翟永明奋力高呼关于“我”的寓言之后,便成为被人效仿的重要标尺。远心诗歌里,有模仿的痕迹,但在读诗的过程中,很容易使人忘却翟永明的存在。原因在于远心实际上是在角落里叙述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故事不完,读者的思绪就不能停,也停不下来。并且叙述中的纵横阖闾,让你拍案叫绝。刚才是原罪,是阴森、恐怖的战争现场,同时也是属于过去的记忆。一句“我是萨满神”让所有人重回地平线。萨满神的出现,让诗歌获得了一种戏剧效果,诗歌开始由传奇向神话进行转变。此神话又并非冰冷、单薄,因为它对应的恰恰是人类的生存。,然而当我们仰视上空时,我们竟然相信了神的存在。因为我们相信,有罪就一定有罚,我们的文化中无论是百姓阶层还是精英场域,都对因果报应充满了期待和信心。神来了,于是万物安静吧。你们反思你们的罪过,水也回归到你应该回归的位置吧:“水缠绕水/山承载山”。至此,应该是全诗的第一部分。

二、矛盾与解化

世界的安详潜伏着不详与危机,“黑龙复现”让紧张、窒息的空气卷土重来。为了避免读者的审美疲倦,她的诗歌不再采取单线叙述,开始了双线甚至多线叙述。黑龙与白龙并置出现,阴阳抱化与交合,映衬着一个混乱无序的世界。远心较好的古典文化素养让她从容驾驭这黑白两龙,一方面诗歌中的黑与白是分明的。黑龙身上更多的是血腥、残暴与邪恶,白龙更多的是柔软、和平与善良。另一方面,黑龙和白龙不断地缠斗,直至形成山川大地,不再分辨出龙的形状。白龙和黑龙被吸进大地的肉身之后,“我”轻轻为他们祝颂,祝颂他们穿越时光而成就永生。可以说,诗中的“我”便是阴阳之体,黑白二龙就是阴和阳,也就是我的两个侧面,也就是世界的两个侧面。正如我们随意抛向空中然后又清脆落地的那枚硬币一样,阴阳两面在高速旋转中改换色彩、立场,直至归于尘土。

三、慈悲与狠辣

诗人受萨满教影响很深,以泛灵的眼睛来观察世界。正因为如此,我们在乱象之中寻觅到的是生命的涌动,在肃杀和死亡中也不会泯灭对于信仰的执着。在山川河流中,在沧桑历史中,诗人痛哭并沉潜,寻找那一丝丝可以支撑神话前行的力量。同时,诗人试图用大悲悯的心来普照万物,即便这个世界中邪恶的角色总是如此强大,诗人也并未选择“介入”,而是冷眼观察。

但同时,诗人的笔法又有着同辈女诗人无法比拟的狠辣。有一种蛮荒的力量,才得以支撑一些惊艳的文字。“野马和战马交锋/万牛在水底奔腾”“成群的乌鸦和喜鹊交配”“十万只蝙蝠为黑龙助阵”“百万婴儿的精气汇入/千万万只白藕滋养/万万次吸干阴山的乳”。正是品读这些句子,让我觉得诗人并不限于塑造一个女神,全知全能,俯瞰众生,同时更是以一种女妖的态度指点江山。这背后有历史的积淀,也有现实的偶然。

在女性诗歌风起云涌之后,女性写诗就带有沉重的使命感。又要写得比男性好(因为女性诗歌曾经太让人关注,以至于对女性诗人总是以特殊眼光对待),又要突出自身的特色(甚至若不从女性诗歌中读出性和叛逆,众看官就会索然无味)。索性远心在《大黑河》中似乎并没有给人这样的感觉。她在写历史,她既不写女性的历史,也不写男性的历史,而是在写她想象中的历史,梦中的历史。
 
以上是从内容上,《大黑河》的技法上依然有几处亮点:

一、二元思维

二元对立思维在特殊时期,曾经是文学创作中重要的思维方式,但现在已经彻底落伍。远心却显得十分顽固,誓把二元进行到底:黑夜和白昼,生与死,梦与现实,黑龙与白龙,我和你,妖与神。整首诗都在进行着各组矛盾之间的碰撞甚至火拼。至少从表面看来,热闹非凡,似乎在上演一出神话玄幻大剧。但通读之后,并没有让我十分反感。主要原因在于她费劲脑筋在二元之间进行整合。整合的要点在于对话。与小说、戏剧中的对话不同,诗歌的对话更多是一种潜在的、含蓄的对话。是看似无言,但却尽在不言中的千言万语。对话中有黑夜和白昼周而复始的更替交换,像一对恋人般无休止的吵架、和好、吵架、和好;有生和死同样周而复始的更替交换,像庄子所谓的气聚而生,气散而灭,灭而后生,生而后灭;有梦和现实,笔下的现场是仿梦的状态,而笔下的梦境确是血腥而悲壮的现实,让人难以抗拒,直至无法分辨;黑龙与白龙,邪恶和正义并不是要比个高低,而是共生于自然中,一起完成吐纳和枯荣;我和你,我是主宰者,你又似乎随时变成了我的主宰;妖和神,神俯瞰众生时像神,神面对混乱的江山,传递出并非黑白分明的态度,让她成为暧昧的妖。正是恰到好处的矛盾表达,给予诗歌以中和与含混的双重美丽。

、单线多线写作的互融

在单线和多线写作之间,往往考察诗人写作的基本功。单线写作,即全诗只有一种写作的脉络,或抒情,或记叙,或议论,好处是清晰,坏处是单调;多线写作,即全诗拥有多种声部,似乎同时发声,让你一时间陷入狂欢,酣畅淋漓,然而这就像听一个乐队在演唱一般,要保证每一种乐器都恰到好处,都发挥到极致,这实际上是种矛盾。远心的处理比较妥帖。在这首诗中,之所以反复纠缠读者的往往不是神秘诡异的氛围,而是叙述方式的频繁切换,像失灵的电视,让你在尺寸见看到了繁复的节目,无法消化。按照我的理解,开篇起到“山承载着山”可以成为第一部分,以下文字直到“月光抱着你,升华”成为第二部分,“这一夜就像千年前”直到“龙才是你流过大地的根本”可以是第三部分,最后则为第四部分。每一部分可以单独成为一首短诗,有说得通的内容和逻辑,有理得顺的思想和形象,但却失去了长诗的那种大场面、大气象。换句话说,诗人用来吸引看官的是多声部写作,而真正支撑这首诗的实际上是多声部背后的单线条,若想理解这首诗,就要读懂单线条的脉络为何。我们不妨以每一自然段为例,列出核心词句:1.黑色 2. 死亡 3.我和你4. 萨满神5. 平静6. 黑龙的破坏欲 7.白云的美丽 8.你化身白龙 9.万物再次出现(上一次是第一自然段)10.黑龙和白龙缠斗(我和你的缠斗)11.白龙暂时撤离 12.黑龙得到黑蝙蝠助阵13.复活与狂欢(指的是植物)14.祈祷15.继续缠斗,大黑河复现(大黑河上一次出现在第一自然段)16.子时过后,黑白二龙消逝17.我也消逝18.山川河流带有龙、神的灵气19.我托生为人,轻轻祝颂。这般看来,脉络变得清晰。远心叙述最有价值的地方,在于以多声部的叙述方式进行表达,以单线条的主干情节为内在线索。所以形散而神聚,多彩而不繁杂。

三、时空切换

这首诗中,时空的切换再次突出了诗歌中的大气象与大场面。第9段“这一夜就像千年前”如偈语,让长诗瞬间拥有了层次感,前八段的叙述成为古老的寓言,成为遥不可及的梦。时间的转移,让空间瞬间开阔,读者得到的是视觉和感知层面的享受,而诗人仍然不满足于技巧的新奇,她整首诗都跳脱出了炫技的偏狭,而是明明置身其中却又居高临下,明明身处众生世相却又俯瞰众生时所流露出神的怜悯与温情,这种大气度在同辈诗人中间同样也不多见。

总之,远心的这首《大黑河》是当今诗坛不多见的作品,在视觉快餐的时代,有人耐心写长诗,写长篇小说,写大部分的论著,这本身就是无关功利,只顾风雅的趣事与苦事。另外,这首诗中传递出来的技巧圆熟、形式多样、内容深刻等特质,也凸显了她理性与感性交汇后的价值。
 
远心自己坦言,这首诗是她最特殊的作品。远心其他的作品有的在试图复归古典主义,如《菊花醉》,有的描述日常生活。远心的创作能力令人艳羡,她属于情感力极其丰沛之人,因此读她的诗,亦或是同学们上她的课,时常被她所震撼,所感动。单从她对于诗那种执着、炽热、虔诚的献身态度,她的诗歌们至少是真诚且有感召力的。远心研读过女性主义的很多著作,她拥有女人的日常生活经验:恋爱、结婚、生子,女博士身份又让她处处体现思考与感性的缠斗。她的诗作体现更多的是一种复杂性的言说,既不是女神似的训诫,也不是女巫似的蛊惑。时而觉得她在努力张扬自己的个性,时而又似乎情愿在角落里消失。在远心的其他诗歌中,她仍然体现着一种选择的阵痛。是寻找自我远去的心,还是把私心放远,这是她现在面对的抉择。

我们拭目以待。
 
2015年12月30日于呼和浩特
  
 
远心近照

诗歌作者:
远心,真名赵娜,80后,呼和浩特人。苏州大学文学博士,内蒙古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师。写诗有20年,出版诗集《月的下弦》《一条草游蛇的故乡》。在《飞天》《草原》《诗歌月刊》《作品》《神剑》等文学杂志发表诗作近百首。另有数篇学术论文、文学评论发表在《文艺报》《南方文坛》《诗探索》《名作欣赏》等。
 

评论作者:
    
鄢冬,福建师范大学文学博士,内蒙古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师。著有诗歌研究文章《当代诗歌的新三美主义》、《当代诗歌文化记忆的三种图式》、《现代空间诗歌基本范畴研究》等。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