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大地丰收

2017/6/6 13:47:00

大地丰收 
——长诗,或剧
 
作者:夏花


 
题记:
 
2012年1月1日,时间之殇。内有当年大事件可循
 
时间浑然不觉
其中有“人”,却一直企图将它撼动
 
序曲
 
那橘色袍服的老者
展露宽广的笑容,广场上空,
时间的细沙从手掌间推捻泻落
北风鼓吹起秩序的威名
当然,也有厄运、忧愤与悲情
巨大块垒,在脚下匍匐
 
第一幕:长镜头
 
1
如你所担忧
水晶球在人间滚动
仙女与魔鬼的角逐仍旧无法抗衡
人们看不到它时有点慌张
得到后又往往轻易任它溜走
它不够光鲜,奢华,着迷于节制与吃苦
有时又嫌孤单清冷
大幕后面
舞台一直在,忠实于沉默和守候
只有少数幸运儿被水晶之袖问候额头
是的,得到祝福的人们
新年的土地诱人清香
你们的美好将是最迷人的耕种
 
2
小酒馆是显然古老的故事场景
农夫们聚在这里抖落尘土
咳嗽一声,再咳嗽一声
疼痛的尘土,辛劳的尘土,无辜的尘土
它们在半空中短暂翻转,继续寻找温暖的生灵
仿佛一切“新”开始了,很快
你会发现并无不同
兄弟,不要抱怨这执拗的重复
哈,你当然会被它再次怀抱
就如一场欢饮后必定酿造的律动
有点脏,无奈,但意蕴无穷——
请记住魔咒:每一次被拥抱都是一个重生
能够拿起锄把的人是多么有福
 
3
街边的少女还没有擦干泪珠
阳光与雪在栗色发梢纠结辉映
一秒钟幸运,一秒钟不幸
成群结队的孩子们追逐着风筝
天空在大地之上放牧……
游戏如此古老,爱情永远年轻
好吧,还有什么不能继续
既然自然给获恩准
我们就坚持私存下感恩——
请原谅年轻的心灵,依然被爱制约
一个世界就是所有的世界
一个冷酷就是所有的严冬
请原谅热爱
它与生活的关系,依然纠缠于力量、真理和宿命
 
第二幕:特写
 
1、罪赎
 
人群在一起默默祈祝
向内思考的人点燃蜡烛
脚下的石板如此冰冷
一切逝去成为不可逆的追究
“我们都是有罪的”——
一个孩子被拒绝的方式
和一些孩子没有不同
高大的城堡就在身后,有谁不是其中的某块砖头?
那进攻者也在坚守。盛宴前
杀戮和祷告都同样回荡声声——
不要固执于峭壁和坚不可摧的眼下
但要看望石缝里挣出的生命
哪怕一场雪的事件也有过去式
——轮回朴素地消磨,怨愤褪去,真迹淡出
而“我们都是有罪的”——这声音轮廓分明
钟声总是从远处传来
道路却总是从脚下启程……
 
2、 间奏
喜悦时,世界是背景我是风景
悲伤时,世界是风景我是失败的园丁
我还是要说到粮食
犹如顽固地痴迷手中的除草机
我还是要说到风,
它平凡的行走像极我不多语的双亲
我还是要说到植物的气息
这世间的底色,又像香火
一代代繁殖,渗透进整部信息化的剧情
完成对大悲剧中人的牵领
我还是要说到活着
活着是不需要翅膀的使者
一出生之际就剪掉了飞翔的虚名
 
3、纪念
但这一年有一个精神曾经飞过
他经历人间的传说留下一道彩虹
如果存在本身就是艺术
仰望艺术的人,同时看到理念的种子洒向天空
人间往往是这样,死比生更容易令人动容
犹如失之痛永远深邃于得之幸
原来句号其实寓意圆满,苹果象征罪诱与上升
它开放式的结语,使终结变为愿景
丧歌成为赞歌
遗憾成为永恒
每一个时代都会产生自己的匠人—亚当,亚当
越是卓越越多不忍
我相信一切并无意外,银河还在不断诞生新星
天堂的水,缓缓前行
第三幕:镜头的狂欢
新年酒会 :拍卖场
前行,向更多进军
——这口号因时尚而无情
因权威而冷静
然而新年是低头上路的农民
除了四季更迭,不肯再为别的注解什么
他的牙齿里藏起有秘密?
这秘密又何尝不在每一杯盏摇晃的颜色中?
拍卖场。我已说不清一块黄金的性价比
它和一年消逝的时间是什么关系
拍卖场,我已说不清我得到过什么
它们又都是在何时何方失去,离我而去。
一个农民迷路在拍卖场
一个新年早早落座在价值的陷阱底
只有一样你不需要的却一定会坚持给你
零交易。我们都知道那秘密——
然而路上是多么拥挤
拍卖与被拍卖,价值在其中奇怪增长
看,人们如彼快活
一条路因为拥挤而有了假象的意义
新年酒会:整容者
 
爬满虚假符号的美女
不该这样嘲弄那些倾慕者
你小小的灵魂是否也注射过什么?
或是曾用术刀去掉对造物的敬畏?有没有
放弃成长的辛苦
宁愿只要撒一个娇换一颗糖果的权利?
当下。当下多么唯美
所以连时间都必须年轻。它选择做少妇
在不甘和衰老之间
选择一座石碑的造型,毫不动摇
保持冷眼旁观的情绪
照此来说,新的一年与过去的一年没有不同
不相信爱情的人,偏偏爱情成堆
巫蛊者坐在沙漏旁,并非真的想检阅什么
财富山上,一枚金币和一个女人的美丽同等
年轻当然也是一杯美酒
时代和绝望都有足够的富余,允许酿造,允许买醉
哗啦啦,麦子成堆,稻谷成堆,粮食啊成堆
无语
诗到此处将赞美《年鉴》,
诗人对它的情感也很难说清
仿佛经年沉默的谷仓,一只只装满
又空等在那里
当语言沥去诗意的蛋白
生存的数字化也随之活得更加硬朗
金融年鉴,房产年鉴,收藏年鉴;
电影年鉴,文学年鉴,美术年鉴;梦想年鉴
思想年鉴,理想年鉴;创造集中,描写集中,顺序集中
红色印章,出版署。一年终成为一排
厚重的集中营
处女一样列队,语词贫乏表情丧失,
以此躲过被某种意志强奸的厄运可能
“用数字说话”,孩子们已然疲倦
不再轻信。人类终于掌握了某种语言
可以与任何时代发生关系,同时没有关系
肩膀比着肩膀,自己与自己平行
这是今天的大地。充满金属的铿锵
神秘尚存,但光芒万丈
一个无限的时代
词语,潜入历史肥厚而交出判断
漠然的阴影
 
第四幕:副歌或片尾曲
 
1
一年荷包满满,一年伤痕累累,
一年欲语还休
在人间。
我们都是被过去的一年伤害过的孩子
可还是习惯于用种植悉数旧历。

这里是一群真正的农民
表达存在的方式就是通过笨拙的劳动
而大地从不嫌弃,它以农民的存在呼吸
坚持通过一点点
丧失实体的意象,传播信仰:
在众多必然之上
必是某个偶然造就的命运。
当时间还浑然一体,当它与人类相遇
当智慧的刃初试分割
便有了这新与旧,过去与未来
概念的焦虑
老人从树上再度扔下一片叶子,
是飘然下落,还是翩然上行,
从完美过渡到形式残缺
谁能预言下一个365天终将杳无的踪迹?
 
 
2
一年滚滚而来,一年滚滚而去,
来吧,像我一样
像无数的人,赞美着物欲
劳动在水面之上
平静。没人能够真的把深渊说明
劳动者还是劳动吧,
将她视作永恒的母亲
有人在为地狱加瓦,有人持续做着通透的梦
现实依然如史前般混沌——等待爆炸
新年与旧岁情人一样遭遇
一朝擦肩,终生难续——
目光的礼花 传递记忆——
那时美人还没有长成巨人,爱情还只是我与你
我们和妈妈一起在桌前数着玉米粒
数着数着,火烧云就来了
 
3
你看到了什么?
什么又在上方看着你?
和生活保持敬畏的距离,以使清晰更加可鉴:
允许它尽情变幻
从想象之内抵达想象之外的模样
而生命持续矜持,
更多人出生,一些人死去
它持重地笑着:我还不够老。
它持重地笑着,与此相比
一首诗显得多么轻浮
枪声和饥饿。仿佛一直在远方,又因一个滑稽的死亡
蓦然拉近……
在新年的早晨醒来
被祝福鼓舞,发现已置身莫名的丰收情怀里
阳光照旧显得冷静,从窗外滑过,
仿佛伸手可触及
我和它谨慎地对望。一座城
整个冬天都在跃跃欲试,又旋即有些沮丧
 
结语
 
世界澎湃,人潮涌动
我们坚持着用玉米排出最后也是最初的字幕:大地
 
夏花 于2012年1月1日

 
作者简介:
 
夏花,诗人、北京电影学院教师、北京市青联委员,法学、心理学、电影学学习背景。出版诗集《一些旧诗歌从海边赶赴京城》》、 “夏花的诗夏花的画“自绘插图版诗集《夏娃之夏》等。第一首散文诗作品《凰兮凰兮》即发表在《青年文学》2011年首期,成为代表作之一,作品清新真诚、想象非凡、极具现代感和视觉感,长诗组诗更加大气浑厚、融个人体验、社会和哲学思考于一体。2011年提出视觉诗歌概念,主办各类诗剧活动。同时进行诗歌插画创作。作品发表在《诗刊》、《收获》《十月》、《天涯》、《青年文学》、《民族文学》、《诗潮》《散文诗》等十余家刊物;多次入选各类年度选本。多次参加十月诗会、海南两岸诗会、岳阳楼国际诗会等各诗歌活动。
 
作者:夏花
来源:中国诗歌网
 
http://www.zgshige.com/c/2016-10-31/1999403.shtml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