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林的诗

2017/6/2 15:30:00

白鹤林的诗
 
作者:白鹤林


白鹤林(资料图)
 
叶子
 
夜色早早降。陌生人
向我打听一条陌生的街
他说:街上出售一种叶子
 
而在另一条街上,城市的公交站台
挤满他乡的雨滴
 
八月在草原
 
天黑后,一只狗在车库里奔跑
速度中带着铃音。嗖的一声,消失
 
我忽然想起,八月在草原
那赛马带着彪悍的蒙古人,只一下
就从数码相机里跑远
 
想着没什么联系的两件事
我慢慢爬上曲折的六楼
 
午夜
 
饮酒之后,有人开启喉咙
解放满腹的火苗
 
天干物燥,寒风如阵阵官兵
收刮午夜街区
 
在那流光深处,满城物欲
争相展露富足的腰身
 
夜行人
 
深冬之风催促夜行人
我穿过一日将尽的城市,和它
火热的斗争
 
在那幽暗的山峦与江水之间
黄金日渐稀少
思想何其珍贵
 
爱豹的少年
 
一个生病的人是谦逊的
正如沮丧
通常与感激比邻
 
这是否是说——
药,改变了我们内心的境遇?
 
但一个爱豹的少年,他能否
向自己的混沌之爱
奉献尚未腐败的肉身?
 
金箔
 
一整天,两个人为了一张纸
挥汗如雨
 
在木锤和墩子之间
 
只一口气,另一个人就把黄金
吹上了天
 
思想者
 
一辆又一辆胃胀的
公交车,奔跑在消化不良的
城市街道上
 
在每一个肥胖的清晨
 
“凡专注于思想者,
不宜空荡,适于狭隘。”
 
诗人
 
一场初春的雨,下在绵州城
像下在每一处的异地——
 
下在图宾根郊区。下在塞纳河畔
下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街道
下在希拉穆仁大草原
或者,贵州甲乙村
 
让我想起,去年见面
而今还乡的诗人
 
风景
 
房间开着窗,这理所当然
但你
给它一幅铁栅栏
 
风景具有危险性?
 
飓风
 
江边的“海谷阳光”前
停一辆“风摩托”
 
送来一车白萝卜
 
我猜是——
“飓风”牌摩托,被经年的河风
吹掉一个字
 
最小的阴影
 
一只八哥
在广场草坪的阴影里
散步
 
我们坐在车上晒太阳
 
一只八哥
和我们没有直接的关系
 
但它和广场、草坪、阴影有关系
和午后的阳光有关系
并与车保持着间接的关系
 
它一身的黑,像晴朗午后
一片最小的阴影
 
火车
 
火车旧了
拉着一车匹生锈的信
向彼岸奔跑
 
火车掉头开进梦里
我在七十岁前夜,忽然醒来
 
抖落一身的铁。或繁星
 
白夜
 
一池喷泉
在白夜的舞台,不息奔涌
耳朵多寂寞
 
幽暗草丛里,灯盏很零碎
接近银子的失明
 
我独坐桂花树下,听石头
排练歌剧
 
春闺
 
昨夜的狂风,像个粗蛮的酒鬼
猛推猛撞万家窗门
 
清晨醒来,世界却早已是风平浪静
温婉山河秀气如春闺
 
那昨夜的酒鬼,想必已在后院呼呼然大睡
只愿长醉不常醒
 
一个来自草原的男人
 
这一天,我都在想
一个来自草原的男人
他个高,体壮,有满腹的荒芜
还戴一副黑边眼镜
 
这一天,我都在写
一篇与草原和绵州有关的博客
回忆昨夜的雪花、丰谷
以及,本地土特产浇灌出的
水银般的俗语。或歌声
 
这一天,一位诗人
他驾乘卫星导航的黑色马车
返回北方的旅程
 
诗集
(致海子)
 
晚间你的纪念诗歌朗诵会,在下午
我就于心中默默完成
或预演了一遍
 
我为你做了一本薄薄的诗集
一本纯手工制作的诗集
它仅由十九次死亡,和四个爱情构成
 
一本最小的《海子诗选》
在这个春天,只发行了三本
 
一本寄给渣湾的村庄
一本赠予你二十年前的友人
一本留给我——
你祝福过的每一个陌生人
 
台词
 
昨晚,他们才在车站依依惜别
仿佛不可知的旅程
会如黑夜漫长,不再相遇
 
今夜,他们已在一起沉默。或哭泣
用彼此的孤独
安慰百感交集的肉身
 
“那就顺着风吹的方向,水流的方向
走完我的人生之旅吧!”
 
很烂的电视剧里,偶尔也有
精辟得让你意外的台词
而且它往往出自既可恨又可笑的
配角之口
 
落叶与窗户
 
每一首诗,我都写两遍
一遍写在秋之落叶上
一遍写在幽暗花园的窗户
 
前者是未完成的便笺本
后者是所有失败之书的勘误表
 
(以上18首,刊载于《诗歌月刊》2016年第5期“先锋时刻”)
 
来源:白鹤林新浪博客
作者:白鹤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5fc51b0102x30s.html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