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安:你要彻底消磨一整天 做那个最懒散的人

2017/4/26 13:51:00

诗谱第467期(小安:你要彻底消磨一整天 做那个最懒散的人)
 
 
小安

 
站高一些
 
你要做站在云上的那一个人
站在太阳和月亮之间
做最明亮的那一个人
你要做浑身爬满雨水的鸟
你说雨呵
落在我头上更多些
 
你要做一回松树
再做一回银杏
蚂蚁和鱼都在地上爬
你要做抓着花瓣的那一只手
你要彻底消磨一整天
做那个最懒散的人
 
 
终于有一个朋友来了
 
终于有一个朋友来了
但她很快又走掉
下一次什么时候再来
杨萍或者刘涛
下一次什么时候再来
 
六年过去了
孩子长得像小树一样高
我特别想看看
三十五岁的样子
至少坐在其中
听听那温暖的笑声
让我也学学
怎样弄一个幸福的家
 
 
风吹过读诗的人
 
风吹过读诗的人
风从每个方向穿透他的身体
把心吹成碎片
读诗的人想倒未倒
他唱出来了
真正的好诗
 
 
种烟叶的女人
 
你在床和窗子之间
种子许多烟叶
(用水泥地板种出来的)
那种烟叶
又香又嫩
 
你一早出门去
抽着这种烟叶
我做饭时
也能闻到
那时
表明你要回家了
我手上的动作就更快
 
有时候
我也偷偷吸两口
(我太累了)
绕着那小块烟叶地走两圈
每次总是又舒服又习惯
 
除了种烟叶
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我知道在什么时候
打开窗子
通通风
 
想着你在一个什么地方
和别的女人们吸烟
并且谈论我的作坊
我感到很快活
 
我私下里打算
翻过年去换个地方
老种这种烟叶
也够腻味的
 
当然,在你面前
我还是很规矩的
 
 
一个人看月亮升起 
 
一个人看月亮升起
静静的月亮就像那个人
他们彼此孤独
谁也不说一句话
 
时间流逝就像月亮在天上走动
它越走越远
直到天空干干净净
 
 
把一种好听的声音
 
把一种好听的声音
传过来
一个孩子的声音
他究竟在说些什么
把那种声音
再传过来一点
我们想听听
那声音中的尖细部分
会不会穿过
大海的波浪
 
 
草原在什么地方
 
在泉水里面
有一条路
可以走到天上去
从新都桥
骑马 飞一样的跑
也可以到天上去
还有其他的美色
一定还有其他的美色
 
 
从上边垂下来的一根绳子
 
从上边垂下来的一根绳子
又粗又好看
一直垂到地上
绳子上端缚在一根木钉上
木钉年代久远
褪了颜色
但很结实
 
绳子左右摇摆
用棉麻做成
从平台边缘或者更高的地方直垂下来
站在地上
我们一下不能抓到
但当我们抓住它的时候
就可以往上爬
一直爬到接近木钉的地方
 
 
今天
 
我到处去逛逛,心里有时愉快,有时又悲哀。
悲哀要多一些。你经常悲哀什么呢。
天在上面下雨。今年特别爱下雨,秋分以后,光着头走路,是我一个人。
我斜着眼睛看人,都是双影呢,都是飞虫。
今天要不要请一个人到家里去。比如请一个大的不得了的乐山大佛
我以前请过父亲母亲,狮子老虎,和一块泥球。
泥球最好玩啦,它一路滚啊滚的,到门口了,被门槛挡住。
聪明害羞,笨蛋,很不好意思。
我走到市场里,买了空气,水,土豆土豆兄弟,酒精和感情。
还有卖天空的呢。
 
 
清晨去张3家里
 
女人安静吃面条
清晨光线不好
地上有山
山上有无数座山
山上有高楼
张3的声音在那里说话
 
 
小安,女,1964年生,“非非主义”代表诗人之一。毕业于军医大学,后转业至地方精神病医院做护士。其代表作品有《种烟叶的女人》、《蜘蛛一》、《路上一盏灯》、《我们来写诗》、《内心世界》、《夫妻生活》等。部分作品被收入《中国诗年选》、《中国新诗年鉴》、《中国最佳诗歌》等多种诗歌选本。现居成都。何小竹在《我与“非非”》一文中谈到诗人小安时有一段话:“在80年代,一个‘先锋’阵营中的女性诗人,如果她的诗中没有能够用弗洛伊德学说进行解说的‘潜意识’流露,没有美国‘自白派’女诗人普拉斯的那种‘死亡意识’和自恋、恋父情结,是不会被重视的。我无意贬低普拉斯那样的诗人,也无意于否定有‘女性诗歌’存在这个事实和其存在的价值。我想说明的是,一个超越了性别存在而‘从语言开始’进行写作的诗人,小安的诗歌没有受到应有的评价和足够的重视。就其诗歌的纯粹和对语言的自觉性而言,她完全可以排在‘非非’任何一位‘男’诗人之前。”事实上,自90年代开始,越来越多的诗人和诗歌爱好者开始喜爱上小安的诗歌。《种烟叶的女人》是诗人的第一部诗歌选集,其创作的时间跨度为1986年至2000年。
 
 
作者:小安
来源:纳兰寻欢 微信公众号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