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南鹏的诗

2017/3/1 0:24:00


徐南鹏的诗

落日

 
落日销熔于河水
竟也不值得大呼小叫了
当然,此说仅相对于
芦苇雪白而沉重的头颅
相对于一群野鸭子
在夕阳与河水之间,飞起飞落
 
曾经,我们的心里
那些看不起的野鸭子呵——

2013/1/14
 

即景
 
今夜,天空架设
一台巨大的粉碎机
接着村里的小水电
 
谁敢相信,坚硬的冷,和着小时候的饥饿
被轰鸣的机器碾碎
 
一朵雪花
载着一个小小的梦想
 
——飘舞,似新生,亦似告别

2013/1/14

 
生动
 
雪,飘落下来
飘落在夜的空里
飘落在雨伞的黑里
飘落在路灯下独行身影的生动里
 
她那么小的足迹
不用多久,必定被新雪掩藏
 
只有我一个人相信,她偶尔伫足
抬眼望的,是人间的一扇窗口

2013/1/13

 
白桦树
 
黄昏,我站在白桦树下。
一阵风过,最远处
一片叶子动了一下
然后,停止。
片刻后,一片一片叶子
相继动了起来
满树叶子哗哗响成一片
 
势必,它们在高处
最先感受到秋天,那颗
微凉的心

2013-9-26
 
 
刀子
 
一把小水果刀
很钝,握在我手里
 
刀子没有形容词
刀锋,刀背和刀把
很分明
 
或许,刀子本不针对水果
刀子就是刀子
很冷峻
 
我这么想的时候,刀锋
闪过一线光芒
瞬间消失

2013-9-26

 
约会

 
春风在吹,到江北的时候
气势有点弱了。她有自己的小春天
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那些失去的亲人,一个个列队回来
有的在山冈上,有的在田野里
有的躲闪在矮墙边
 
呈现的,是一朵朵小花
你要俯下身子,细细辨认
才能认出她们的粉面。
 
什么都过去了。她们安于命运
满足于一次现身。
细雨落下,不必解释。

2014-2-14
 
 
我嘴里含着一块石头

 
它够大了,够坚硬了!
锐利的棱角,刺破了我的嘴
我看见天是红的
 
我不说话了。我不能说。
我不知道是谁,把这块石头
放到我嘴里。并且,我已经接受。
 
如果它小点,如果它柔软一点
如果它是一块玉,那么
我就生活在小说里,生活在红楼梦里
 
你知道的,一个人嘴里含着
一块什么样的石头,你就会有
什么样的身份和姿态。

2014-2-14
 
 
他们是你什么人

 
写着:烂泥,简陋的营房,低沉的天空
写着:奥斯威辛。那些年的春天
依旧烂漫。那些年的冬天,白雪依旧飘荡
 
那些死去的人,像白纸一样轻薄。
不是没有字,是没有名字。
 
他们是你什么人?父亲?母亲?
哥哥还是弟弟?儿子?女儿?
 
你的孩子在大商场光滑的地上玩滑冰
女儿拉着你的裤腿,要坐电梯
到最高的楼顶,看城市风光
 
一个内心被洪水冲刷过的人
整个夜晚,对着镜子发呆,无数次
扣动了板机

2014-2-14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