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轻松的诗

2017/3/1 0:22:00


李轻松的诗
 
每个人的地下室
 
当我每次从那幽深之处闪出时,
都有一股阴森的风将我吹拂。
当一只无形的手紧紧地扼住我的咽喉,
都有一阵昏迷将我窒息。
我的头发无由地竖立,每个毛孔都在张望,
我身体的开口处禁不住阵阵收紧。
我一次次地把它冥想为地狱的入口或者出口,
它是一个界限,一个开始或者结束。
一些尸体在寻找头颅,一些头颅在寻找刀
有什么在紧逼,我步步后退
像一只怯懦的羊,已退至悬崖。
 
2013-6-21
 
         
精神禁区
 
那一片迷宫般的房子,片片相连
充满了一种宗教般的气质
一种萎靡与亢奋的精神
那座花园满园花朵,却缺少一朵
秃头的人比花还艳。春色被惊扰了一下
这涣散与迷离之爱。深过世俗
我伪装正常,跟着一个跑调的音符
踏进这个禁区。有幸我还能崩溃
还带着深深的拒绝与诡异
我要奔逸一下。忽然间我越过了所有的障碍
敢于用大俗的词汇形容
并不感到羞愧。仿佛我要突破的事物
早已突破了我……
 
2013-1-27
 
           
一份病历
 
问:姓名?年龄?籍贯?家族史?症状?
答:无名氏。朝生……暮死。乌有之乡。
    还有厌倦、逃避、呕吐、妄想。
火里的眼睛、眼睛里的灰,
一条鱼,它在飞。一条鱼的阴影,它在飞。
烟花凉了……巨大的爆炸声,迸溅的碎片四处开花。
诊断:思维奔逸、感知障碍。
附:发炎,过敏,黑洞,还有疼痛,
一个人时。身心泛滥,
恐怖袭击,黑客。
一滴水,一把剑;
一些雾,一张网。
没有隐私的人哪,我的爱被你剽窃,
我患了时代病,被病毒袭击!
诱因:磨刀声、厮打声、碎裂声、现场转播声、
麻将声、呻吟声、刹车声交织在一起……
它们如此地逼迫我,
我要抽出我的刀,
我要闻到这世界的血,
我要把这一切赶尽杀绝……
 
2013-8-25
 
 
个人自传……
 
那是我童年的缩影:孤独、紧闭、
有时它是我的囚笼,有时是我的乐园
那些桌椅,就是我通过外面的途径
我张望的道具。越是封闭的地方越有我的美景
以至窗口、门都成了我的障碍
在司空见惯的地方出现司空见惯的人
是的,我已不关心如何活着
而是关心为何而活
那些形形色色的人,打破了舞台的结构
在融合中对立,挫败感、无望的搏斗
这一场灵与肉的交织
在我这里,从来都没有幕后
与其说是什么幽禁了我
不如说是我幽禁了世界
生活本身就是一场演出
或者说演出就是生活本身
 
2013-2-8
 
         
虫儿飞
 
虫儿飞在空中,或水上
它的暮色之翅是薄的
晶莹、透明,在雨来之前活一个时辰
在河边的湿气里转了一个身
有幸的话还可以发出声音
……只在花蕊上停留一刻
也是美的。你沾了雨露的纤足
反复授粉。偶尔也露出那柔软的腹部
带有花纹,七彩,能振动一下也是好的
一些植物借你觅了偶
你也借一丝微风上了天——
许多卑微的事物都得了你的眷顾
在绿叶的江湖或花朵的庙堂……
 
2013-3-28
 
         
夕颜
 
也叫牵牛花。是夕阳的颜色
盛露,藏在角落里。
不被人赏识,悦己者远在天涯
自我是一场独角戏。在黄昏开场
单瓣。薄粉。都说戏子无情
而你是无我的。一生都是个幽暗
前夜承接鬼魂,后夜承接露水
你都断不会有呜咽之声
茶有清香,果有馨香,兰有幽香
而你有暗香。朝与夕不过一瞬间
你呈现出你的幽闭之美
深藏的那份绚烂也是淡的
便有了一年生的草本气质
终是没有落了那份俗套
一朵与一朵,牵手,平淡,紧闭
只有素颜、素心,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开着
不为江山,只为一己
 
2013-3-29
 
           
罗网或羽翼
 
仿佛就是一幅地图。你有着自己的构思
顺风或者逆风会有不同的质地
横竖都是你布下的罗网
 
对于爱的描述就是不断地吐丝、作茧
并不只为了缚人还为了自缚
一个华丽的借口需要生命来陪葬
 
有时风吹掉了你,也会凭着一根丝线找回
你有着悠然的姿态和残酷的晚餐
而对于带翅膀的昆虫,你早已网罗了它们的生死……
 
2013-3-30
 
     
小溪水                                                                                    
 
你这涓涓之情是细小的,从深处开始
在石缝儿与骨缝儿间探出头儿
一亮相便是那么深情。用断续的声音
说起那些饮水的幼兽,清新的夜色,
你要一点一滴地给予
那细小的爱。那遗世的清纯与孤立
那一唱三叹的旋律,在清晨停在林中,
即使夜里也是发亮的
其实你也有着自己的悬崖。
跌落下去便是另一番碎骨
但你纵身跃下的姿势会更美
那些凉薄之人有着凉薄的笛音
还有谁能回到清澈之初?
溪是小的,海是大的
而你为情所动或者为己所碎……
 
2013-3-31
 
       
致生灵——
 
那棵老树只剩下了呜咽。风声如刀
在老迈的年龄有着鹰隼的眼神
一头母牛跪求人类放过自己
那一直卑微的尾巴也垂过膝盖
而多少屠刀立地还能成佛?
又有多少牛头能够成全刀的声名?
那头母牛的腹中,孕育着一个胎儿
一个,再也不会发声,不会呜咽的生命
仿佛从来就没存在过的草芥
都低下头,沉默,等待着宰割。
 
2013-4-6
 
        
悲悯
 
老狼吃下了羊,羊又吃下了草
草呢,吃下了什么?就像鲸吞下了鱼
鱼吞下了虾,虾又吞下了什么?
多少座山川,多少条河流
才能汇成十万里河山、十万亩玫瑰
还有十万个善意与恶念
或者是虫儿吃下了米
鸟儿吃下了虫儿
鹰吃下了鸟儿。那么鹰呢?
多少个春天,多少场风雨
才能孕出一颗星光,一座墓碑
还有一粒尘埃与一寸呼吸。
 
2013-4-6
 
       
一个下午的悲伤
 
我们谈论生死就像谈论一场盛宴
说到繁华处,我就有了泪光……
一只猫走过来,坐在我的膝上
用一种遗世的孤傲看我
仿佛一瞬间我也不在尘世
你要处理掉那逃亡的岁月,诗行及戏剧
其中有我的部分已被删除
你说,死不过是换个地方活着
你要求我不哭,微笑相送,
在盛年谢幕。人生该是圆满的
留白就不必再说了。独白只说给内心
我为自己活着而羞愧
还有我一贯的忍让、妥协和懦弱
选择沉默的手指、偌大的春天和孤独的剧场
选择不可复制的青春,暴力与电影
下一部是纯情片,在更深的遗忘中,
想不起谁曾是主角,谁曾是配角
 
2013-6-5
 
         
蒙面人
 
这是他一直迷恋的虚幻的气息
在这个有月亮的夜晚。风若有若无
那被吹灭的身影,在极度的恐惧中变形
那颤抖。被一张张病容呈现
他藏在暗处。一股血腥的味道
好像又一次浮动起来。那莫名的战栗
从凶险中开出花朵。一个杀手的冷面
需要被斑竹空虚,被秋风传诵
他有着不易觉察的药香
神秘、手起刀落、血光飞溅……
他要主宰一切,“我要杀死那个强大的人——”
突然抽刀,那些背影全部倒地。
那些呻吟声传来,被什么享受不已,
他在死尸间行走。如同一步一朵花瓣
这无望的悲鸣,消亡,好像他拥有世界
可在他一转身的瞬间又全都站了起来。
 
2013-6-13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