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忠村的诗

2017/3/1 0:20:00


陈忠村的诗
 
醉酒后的故乡
 
我起床的时候把故乡放在地图里
回来时它已经在规划中消失
晚饭没有开始  抬头
有一种醉酒后的空白
脑海中推土机压过的车轮很清晰
城市在疯狂的成长  隐隐的疼
 
云能把风压底
贴地行走  和我
小麦田中相遇 
后来把我送到路上
 
梦是今夜最美的时间
醒来,门口的一声狗叫
让我知道这是在故乡孙庄
天还没有亮  月光如银
 
 
对自己讲  我就是茶
 
同情在开水中泡过八次的茶叶
想象到那棵茶树在春天的茫然
采茶人把叶子疼痛的掐下来
让它的伤口在体内偷偷的愈合
 
我要找一个安静的风口
寻找河中可以形成雨的水
它可能变成茶树  也可能成为茶水
最温暖的事  是满身的汗在风中
 
站着,我不讲话
默默模仿着
一片被开水泡过八次的茶
我就是茶  对自己讲
 
 
 
合上眼睛  疗治自己
 
闯进我视线范围内的不是乱舞的噪音
一枚半开的小黄花在水面上打漩
春天的雨滴像石子一样冰凉
落花在河景中没有春意
 
合上眼睛  疗治自己
草木的花也是花
是什么让它过早的倾入土中
在春天不全是希望的场景
 
它不存在了 在一分钟之后
开始起风  雨要停
我想它们可能制造着生机
辜负了一个诗人的祈祷
 
今年春天  你的消失
给我一份很沉重的悲伤
 
 
 
我是故乡早夭的长子
 
在故乡  只有在故乡
我才能把血液流回心脏
天空的蓝是虚的
只有这种无才是真
 
我是故乡早夭的长子
初春  来城市谋生
故乡低矮的房子藏在背后
我用方言常给它交流
 
一个常在午夜换班的人
星光对他没有任何作用
风带来的寒气不像春天
听着机器的叫声  在岗位上工作
 
天空,一夜之间
又蓝了
不在故乡
我学着把血液流回心脏
 
 
 
一粒发芽的种子
 
寒风是我的资产
寄养在雪山中的悬崖下面
我的腿在路上行走
磨破鞋底脚才有露面的机会
 
我在城里捡  想回家的种子
匆忙的行人看不到它们
它是打工者从乡下带来的
很多被遗弃在工厂边流浪
 
母亲的眼睛看不到它们
就大声喊她  让她用手抚摸
数着数  努力地记着
还没来得及种下  她就没了
 
春风是母亲的资产
仿佛是母亲的手  暖暖的
那粒发芽的种子
悄然站了起来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