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筝的诗

2017/3/1 0:14:00

一个人的水街(组诗)
 
◇ 古筝
 
 
《谁是你》
 
亲,你真的
存在于我仓皇的时间中?这茫茫人海中
谁是你?
 
那感觉无处不在 
又难以捕捉。我追赶着你,如追赶
一种气息
 
你是谁?
一直盘踞在我四壁的空气里,我要怎样
才能真切的被生活带进
你的生活?
 
我如此恍惚
难道只有等到另一个人出现,才明白
亲,你仅是我脆弱的夜里,一个
更脆弱的幻象
 
他是谁已不重要
 
谁是你
如同我是谁,仅是一种游荡的气息,如同夏奈尔
与古龙
 
像微风
一直穿梭在他们之间,像问路,不过仅是镜中问路
但有回声传递
 
一缕熟悉的清香
在蓦然回首时,她接住一声轻念,那呼唤
如弦,如丝,如耳语
 
他是谁已不重要,重要的
他已到来
 
《请原谅她偶然的矫情》
 
有人叫出她的名字,从侧面
从正面,从背面,从四面八方风声雨声中
从刀子的锋刃上
 
这无常的幽灵,从她身体中
飞离多远?又穿越了多少静谧的时光与云层
幻化成雨的音质,刀的激越
在夜里,一遍遍
敲打窗牖
 
在被呼唤的夜里
她身在何处?在感觉的深处进入未来的事物
而那多次错过的恋爱季节重又到来,似乎
更绚烂
 
如果说那是她渴望并恐惧的
请原谅她偶然的矫情和矜持,从未把握,却似乎
已然占有,一种疼痛,经过血肉
与一把刀
 
《一根丝弦》
 
折断二十根弦
一把琴,将所有的华贵或凄婉藏匿在
时光深处。仅剩的
一根丝弦
断然退出璀璨的聚光灯下,多像
一根筋的女人,从绚烂走进
幽暗的暗道,一直
走到黑
 
一根丝弦
仅需一根手指,在郊外静谧的月光下
那便是一条隐秘的窄道,行走着
一个女人,与
她的影子
 
一把琴,我曾认识,像一团
春天的火焰,像一池春水,而如今我要再次端详
她的面容,我要告诉你们,爱情已将她重塑
她的音乐,她的飞行,同虚空
一样广阔
 
《纠结》
 
生活的本质
原本纠结,就像得不到和已失去,人活着
就在纠结中,爱得刻骨铭心,纠结
更深刻
 
生活如一根不顺溜的绳子,一个死扣
一个活扣,每个结,都让心
不知所措
 
即便纠结,总还有
纠结的欢与悲,总还有牵念和怀想的甜美
爱,并痛着
 
我纠结,因为我活着,并活在
一个人的心中,深爱着,并被一个人
深爱着
 
《回首》
 
答案一直搁在那里
即使有一万个为什么,一句
身不由己,便足以让珍爱半世的瓷器
粉身碎骨
 
海不会枯
在夜里,唯有身体像潮水一样退回沙地 
在她的生命里,从此
便有了沙砾
 
其实一开始便错了
后来则错上加错,当她不小心忘记
我是谁,谁是你,便成为
她对自己的诘问
 
亲,我真的遇见过你吗?
在她青春的梦中。可现在,蓦然回首时
一道白光闪现,或许仅是闪电
迅疾划过
 
《忘记,抑或记住》
 
收割的季节
总与春天很远,这多像她与你
有多远
 
有些怀念甜美,在于一朵玫瑰
从未开放,便至此失踪,此后
二月的天空下,每朵玫瑰的魂魄
似乎都像她
 
忘记,抑或记住
在漫长或短暂的一生中,都如同
回望一阵青烟
 
《她已然来过》
 
在北方,滹沱河卧成
另一根弦
 
在滋润的南方冬夜,碎银一样
皎洁的月光下,谁拨动了最后一根丝弦,与滹沱河
遥相呼应
 
屹立河岸的人,你可听见
北方的河流与南方的纤指合奏的回响?这之间
有多少哀婉与情愫已被许多风
一一传递 
 
在早晨,她醒来
审视早晨,一些似乎已抵达的地方,或许
仅适合怀想。如果有人真的在月光下,在滹沱河畔
听到来自南方独弦的琴韵
她已然来过
 
《一个人的水街》
 
看这条水街。有没有一块站牌
竖立在路边?
 
因为从未有人能够在此停留。
空寂的夜空下,仅有的几盏夫子灯,眨巴着 
瞌睡的眼。
 
这便是传说中从宋词中遗落在江南的水街。
有青砖黛瓦,一把古琴,与十根熟悉音律的纤指
和一些慵懒的时光。
 
这便是一个人的水街。一个人的水街,仅适宜
一个人独居,一个人怀想,一个人,与一街的清冷。
 
一个人的水街有多长?
孤独有多长,它便多长!欢乐有多短
它便多短。

                                                             

(原刊于《巫山》2014年第4期,作家网编辑安琪选入本网)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