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白云诗选

2017/3/1 0:06:00


宫白云诗选
   
  接受史
  
  接受生。接受缺失。接受亡灵。从白色到白色。
  我活过来
  站在雨后的栗子树下呼吸
  手腕交给陌生人,连同肉里的刺
  当处女的血太阳般遥远
  我的孩子找到我——
  那上帝的赐予。血是我的,肉是我的。
  为一个理由活着
  接受奶水,尿布,肺炎,挣扎
  高高吊起的吊瓶碎了……
  我用血缝补。我需要被“妈妈”的叫声迷住的睡眠
  ——我不愿醒来
  接受单车后座儿子蓦然的高大。
  接受耳鸣,失聪。年老,色衰。
  接受灵魂的慌不择路。
  接受无缘无故的泪流满面。无话可说。
  接受亲人一个一个的离去
  ——黑夜消散它的痛。
  肉体是我的,可我在哪儿
  那绿色的光在哪儿——
  上帝闭着眼不说话。晓色埋葬水边的长影
  公子踏雪而去……“无所谓对与错
  我熟知黑夜茫茫”
  当白昼越来越难以为继
  当真相开始麻木
  我渐渐习惯了接受
  就像习惯了酗酒,赌博,欺骗,谎言
  习惯了悲凉,冷漠,别离,自欺欺人
  习惯了崩盘,套牢,房贷,物价,回扣,转基因
  习惯了拥挤,堵塞,车祸,邮件丢失
  习惯了地震,海啸,洪涝,台风(那么多好听的名字)
  习惯了雾霾,爆炸
  哦,你看——
  我能接受所有的生与死,荒谬与罪恶
  我是有罪的——
  我向上帝承认
  
  
  流水
  
  那么多个下午和黄昏,岸边独坐
  流水养活着远方——
  落日与我一起下沉,与我一起下沉的还有:密匝匝的日子
  脚踝的剧痛,皮肤上的欲望
  深入水的内心
  我分享着它们的残忍,在所有的温柔之上
  我悲痛
  水有多美,时光就有多残酷
  那些漂走的脸,我无法逐一捞起……
  没有风吹起波澜——
  一只鸟飞来,注视这
  极致的寂静……
  
  
  
  历史
  
  白纸铺成的暗道,通向一道门
  谁拿着那把万能钥匙?
  那里住着祭祀女神。变换的修辞
  落下蹄印——
  一些被废除的词,正通过
  验证。
  
  
  中年辞
  
  鱼尾纹,耳鸣,偏头疼,镜子前拔下的一根白发,
  关节布满地雷,一种摧毁已被确立。
  我在暮色里生锈,
  而那些青春的早晨还在永恒的雨中,
  
  灰飞湮灭。碎裂吧,用时间的铁蹄——
  日复一日的日子,什么也不创造。
  从人世退身。血倒回,刺骨锥心。
  我哭。要做的事都没有做,
  
  活着,却在死去——
  小女孩敲着铁皮鼓,动词慢慢损耗。
  雪、热吻,马、伤口,残阳下,
  前世的爱人抱着刀……
  
  
  向落日处
  
  向落日处,看过去——
  一江水慢慢流。很古老,很宽厚
  像美德,很古老,很宽厚
  
  而人类不赞美。水与宽厚的关系
  我耳朵的清静听到
  许多的沉默,许多的发生
  
  无人从水捏出落日
  无人为我们的尘世忍受这轻盈的沉重
  我倾听,向着你
  
  卸下忙碌的头颅
  转瞬即逝的落日,过去了它隐喻的脚步
  一江水还在那明亮中
  
  
  局外人
  
  一只鸟在树上筑巢,
  一个老人坐在树下,
  阳光在树隙间留下孔洞。
  那最难的,
  一种和谐,简单地在那里。
  
  老人与鸟相对无言。
  隔着一树繁花
  相对无言。
  
  一个一心一意做巢的鸟,和
  一个一心一意等待的人,
  又能说些什么呢?
  
  疏离感把他们隔开,但
  容许他们说话,
  他们在各自语言的家里,
  而时光像个局外人。
  
  
  母亲的旗袍
  
  依然鲜亮,衣襟上的团圆
  饮着缺失的时间
  而母亲,十七岁初嫁的光芒早已落入泥土
  那奢华的绸缎,每一次抚摸
  每一次伤痛。我穿上它——
  仿佛母亲正从镜子中走下,父亲也随后而来,抱起我——
  “嗨,我的小新娘”
  我不知道错觉从什么时候开始
  从什么时候结束
  关于无常,上帝从不修正
  生或死总有相应的缺憾,悲欣无法埋葬。看呐——
  晚霞热烈,一团锦绣中
  母亲的旗袍
  救出一截幸福时光
  
  
  像蓓蕾周转不息
  
  春天又来了,像蓓蕾周转不息。
  在清明的风吹来父亲的时刻,你又嗅到他墓碑旁野山菊的味道。
  有多久,母亲也去了那里。
  每年四月,你恳求他们别再老去……
  
  
  白豹
  
  夜里,雪白的泉水翻身坐起
  我转身看见一个奇迹:一只白豹潜出白树林
  它像岩石一样站着,一片旷野,在它身后
  它眼里的荣光和力量飞往我的呼吸
  接着,除了速度,一切都
  静止不动,直到白雪缀满冰冷的早晨
  又是重复的幻梦
  但已经不知道如何抹去
  天空倾泻着它的白银
  像倾泻出某种情绪,白色的城市,白色的水
  白色的车流,白色的人群,他们都不回头
  
  
  
  风吹……
  
  风吹落日,风吹大野,风吹月亮弯弯……
  风吹我,滚滚浮世一粒尘埃——
  我活得很慢,风吹不走
  
  死亡流着泪水……
  一些入口或出口,生和死在那里发出叹息
  那么多悲欢,风吹不走——
  
  秋天的脉管,血已流尽
  大地苍白。而情不老,乳房饱满,头发还没有白透
  唇上有微苦的甜
  
  风吹不走。雪花簌簌而来,在黑夜之上——
  南和北,不近不远。枯枝上啁啁的白色小鸟
  永不知我黑暗的爱
  
  
  白日梦
  
  一朵云在蓝天的深喉——
  早春就泄了密。每说一句话,胃里就有一只猛虎窜出
  四月的密林,花的骨骸比树高
 
  
  
  在赞美的界限里
  
  伸出抚摸的手,薄凉的暖如丝绸。双眼中的温热
  站在镜子上,像酒中的衷肠
  像别离的重逢——
  时间的水,我双眼中的水,潮湿的水,世上的真意
  都显得孤独。就像孤独的美
  都缺少称颂。黄昏爬过来,在暗的介质里,眼睛的能见度在低处
  天空在高处,在赞美的界限里——
  天那么蓝,蓝得有些虚伪。而我信赖它
  就像信赖你——
  
  
  站台
  
  有时候,喧闹比孤独,
  空洞。人群中站着,没有前世与来生。
  悲愤的长鸣,从空气中迫近,
  一个窗口转瞬即逝。
  
  举起的手悬在半空,
  什么是可以留下的?锉刀似的风,
  锯着骨头。
  大地吞噬一切。
  
  迎来送往,漂泊之河的源头。
  没有人探询走下站台与走上站台的眼神,
  更没有人探询眼中的泪
  为谁而倾。
  
  栅栏外的天空正落着雨,
  这人世的深渊一一
  天堂和地狱仅仅
  一词之隔。
  
  
  小吉同学
  
  多好的雪,又来了
  白是眼前的唯一
  浅浅的笑,露出两排牙齿
  
  我唯一可以带回童年的东西
  我叫着:小吉。那个如此吉祥的名字
  或许应该叫老吉了
  
  一切都已变更,但我们重逢
  像是一棵树上的两片叶子
  雪地透彻的时刻
  
  小吉握着我的手
  仿佛树枝握着白雪
  
  
  天上的海
  
  请回到人间。请饮她,唇齿间的清流
  请吻她,白发中的青丝
  请抚她,两颊间的咸涩,以你存在之冷,请看她所有的诗:
  亡灵者之诗。病毒者之诗。
  情爱者之诗。朝圣者之诗。
  如果你听到碎裂的声音,请逐一捡拾
  她愿意成为你的碎片——
  在那深处,请给她一个坠落的奇迹
  让她保持深不可测的眩晕
  让她赢得你——
  一千年给天上
  一千年给人间
  
  
  
  光
  
  
  冬日唯一流动的东西
  我慢慢等,等你划开我的胸膛
  世界太黑,我看不到你
  已到来
  当雷点燃黑暗,我看着你一点一点拱着我
  我缩小
  在你里面
  
  
  
  死亡公寓
  
  
  死是生的一个方向。开不败——
  他嗅着插在花瓶中的勿忘我自言自语。
  
  “凡保全生命者将失去生命,凡为我失去生命者将保住生命”
  她靠在躺椅上读着马太•福音。
  
  他搅着玻璃缸里的鱼,它们快速地从这一端到另一端游个不停
  仿佛相信存在着一个暗道,通向大海。
  
  她向着世界的一端无用地看着——
  绝望在每一个眼神尽头蛰伏。
  
  屋檐上的猫叫令黑夜肚腹惊恐地颤抖
  玻璃沙沙响,谁识它沉沉的心事?
  
  窗外,电闪雷鸣,不会为急骤的雨保持沉默
  冷冷的呼吸下
  
  没有话语。阴影是摸得到的和谐,灯光潇洒
  把它变浓……
  
  除了肝胆,谁的心脏离她最近?
  血在无质的躯体中嘀哒地流着。时钟与心跳互不交流。
  
  他抹去嘴角的泡沫,放下剃须刀。
  她放下天涯路,换上宽松长裙。
  
  在白昼与黑夜之间。避开太阳的热与月光的美。
  他回到他的右边。她回到她的左边。
  
  他和她守着如此多的无辜时间,守着死亡
  在那道德的床上。
  
  
  蒲公英
  
  
  
  哦,小美人,你有分身术
  和停不了的爱
  仿佛小女巫,白色裸体在吹拂的风中
  当你落入泥土
  种子替你呼吸——
  
  
  念想
  
  岁月,时间,空气,花开,独坐,都是你的——
  漆黑夜里一小片光。这就是你
  红色的发卡,和沙滩的脚印,异乡的街道已将它归还。还有午睡的鼾声
  倘若有赶不走的瞬间,这算一个。
  但不是最后一瞬。最后一瞬在心脏的最深处
  我愿意捂着——
  需要给温热的心跳,海底的深度
  需要给面颊上的羞红,桃花的细节。需要给午后的平庸灿烂的色情
  和被太阳晒过的修辞。
  我给枯萎的玉兰浇水。给一碗清粥加块红方
  咽下命运。咽下126路公交车无尽的循环
  而车窗外——
  清晨明亮。黄昏温情。一切美与善良的构成
  缓慢的爱,多像一场漫不经心的雪
  千百朵雪花在飘……
  那个飘……
  
  
  
  
  
  并非正确的哲学
  
  
  面壁而坐的不都是圣人
  目不斜视者也并不都是正人君子
  喜欢摇尾巴的狗
  主人有时会不耐烦一脚踢开
  阿基里斯追不上乌龟
  只是一个思维的假设
  逻辑并没有犯错
  你看见的那些
  来自于并非正确的
  哲学
 
  
  茗香会
  
  
  灯火忧郁,代替他看见你
  那时的你,提着裙子慢走。茗香小花瓣似的
  袭来。情人的温暖,你捧着杯重续。
  此时,什么是你渴望的?
  满天的星光,在脚下碎裂,而那幅“厚德载物”
  慢慢意识到:它们薄得什么也载不起。
  敞开的门,一半遮着旧日的他
  一半遮着旧日的你。
  
  
  暴雨过后
  
  
  黑夜静的惊心
  满地死亡之水,急速渗入地下
  像落荒的欲望
  潮湿的月亮睡了,鸟儿也睡了
  婴孩一样。
  空气死一样沉寂。我死守着——
  怀念急骤与雷电
  相信它们还会来,在另一个夜里
  或清晨
  
  
  绿皮火车
  
  
  老狮子似的从隧道中爬出
  它的嚎叫,让我想起了正在分娩的母亲
  它在用力挤走黑暗,而她在用力挤出我
  光明是这个早晨的一半
  血是另一半
  
  
  归来者
  
  百叶窗再次卷起时
  一片白云飘过来,白得如同你
  刚浇过水的那棵玉兰
  我徒手分开眼前的长发
  就像分开你的怀抱
  水深处依然是火热,死亡也不能
  宣告它的终结
  
  等候区
  
  一代代人都在等
  在死亡的脚步声中,人类还在扩张
  这没什么可抱怨的——
  唉,好在我还可以寻找
  在茫茫人海中辨认着你的面容
  这是等待的理由
  死亡让我活着
  我等你,如同等待末日
 
    人世的谜团
  
  偶然的脚,让一双鞋适应
  在高蹈的位置上,落日从一片废墟上升起
  我的手落在你的手中
  渡口在另一座城
  没有幸福的人记起幸福
  那来自花园的奇迹
  人世的谜团,深不可测
  在深冻的大地
  我咸涩的眼睛涨满空洞的泪水
  现在,它开始浸润
  这漫长的人生
 
 
  宫白云,女。写诗、评论、小说等。作品散见于国内外各大报刊与选本。获首届金迪诗歌奖年度最佳诗人奖。2013《诗选刊》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著有诗集《黑白纪》。现居辽宁省丹东市。
 
                                                                      

 (安琪编选)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